K泥姆/五行缺糖/请勿转载

【喻王喻】近未来-01

刚被工作虐完到家,奇迹般地翻出了日期是两年前七月(……)的硬盘文,这就是命运的召唤!应该是有据可考的第一篇喻王喻,其余存稿慢慢修。

七月六号零点不知道身在何方,所以提前祝老王生快!


01- 他说我该如何出场

 

六月末的时候,天气闷热难当,学院街两侧的店铺里人头攒动,各种做讨论、写论文、准备期末考的小组占满了大部分空间。

在那间一向清静的名叫蓝溪的咖啡店里,此刻也充满了鼎沸的人声,窗边的青年摸了摸满是胡茬的下巴,略带渴望地看了一眼室外阳伞下潇洒地敲打键盘的年轻女性……嘴里叼着的那根烟,然后叹了口气,掏出纸币压在杯子下。

“小子,我走了。”胡渣青年对吧台后正在做芒果冰山的店长招招手。

冰山是四人份的,在玻璃盘中堆到满溢,店长正在飞速挥舞水果刀削下新鲜芒果颗粒嵌入白色山体,手法极尽娴熟,百忙中还不忘回头看了青年一眼:“您老慢走。”

青年走出店门,冰凉的皮肤接触到燥热空气的一瞬间激起了无数小疙瘩,他抖了一下,抬手看表,2点33分,他掏出墨镜戴上,走向马路对面的微草大学。

 

“芒果冰山,请慢用。”穿着紫色围裙的服务生小心地把托盘放在桌上。王杰希点点头,目光没有离开桌上的图纸。

“现在可以开动了么?”对面的人有点迫不及待的样子。

“都是你的,我胃痛。”王杰希头也不抬,取下耳后别着的铅笔在纸上涂抹。

 

店长洗干净手,懒洋洋地倚在吧台前,踹踹蹲在脚边完全隐没在吧台下一团阴影中的人。

“起来了,笨蛋,就真的这么难受么?”

“黄少饶命,”那人有气无力地哼唧一声,“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旧疾最麻烦了。”

店门开了,掀起的气流拂动门口挂着的一串风铃,发出清脆的叮咚声。店长还没来得及开口,阴影中的那人抢在店长之前及时地站起身来,挂起职业性笑容:“你好,欢迎光临。”

嘻嘻哈哈进门来的几个女大学生被青年那露出八颗牙的标准笑容震慑了一下,店里的喧哗似乎也静了一瞬,绘着蓝色雨滴的风铃轻微地震颤着几乎不可闻的声音。

“哇……”

“嘻嘻……”

服务生及时送上甜品单,拉开椅子请他们在靠窗的位子坐下,店里的喧哗渐渐又起。

青年抚额,软软地顺着吧台滑坐在地板上,店长急忙伸手去扶:“喂,郑轩,你还好吗?”

那人额角冰凉,竟是满满的冷汗。

“我说……你这一见人多就犯晕的毛病真的应该去看看医生啊。”

“压力山大。”名叫郑轩的青年痛苦地拧起眉头。

 

 “大蒜售价300元一公斤,身价贵过猪肉。”喻文州舀起一勺冰送进嘴巴里。

“是么?”

“你肯定从来不自己做饭,所以不关心这些。啊,芒果好甜。”

“我一般都外食。”

翻过报纸,“希腊爆发大罢工,欧洲恐慌……瑞典陷入瘫痪,示威者烧银行,”喻文州低头快速阅读海外头条,“朋友昨天告诉我,他们学校都停课了,留学生个个蹲在电脑前刷机票准备回来。”

“其实这年头哪里都一样。”

“王博士好冷漠。”

“金球柏林双料影帝M.E.沉迷荣耀,与男友分手真相全盘曝光。”

“……”

“连M.E.那么帅的人都因为打游戏被甩,怎么说呢……”喻文州若有所思地摸摸下巴,“让人感觉多少有点安慰。”

“……吃饱了吗?走吧,你们学校的门禁时间快到了。”

“忽然想叫一份覆盆子蛋糕外带……对了你刚才好像说今天请————”

“……”

王杰希起身到吧台刷卡,那个亚麻色头发总是一脸元气的店长对他笑笑,他试着牵动唇角,目光留意到吧台角落的地板上坐着一个男生,脸上搭着一块湿毛巾似乎已经睡着了。

“这位先生不办一张我们店的甜品护照吗?”

“嗯?”

“冰淇淋或蛋糕集满12个印花送一份特制6寸蒙贝朗很划算哦,看您也是常客。”

“谢谢,不用了,我不喜欢甜食。”

“那么这个咖啡护照怎么样,总有一款适合您,我们现在正在推出精选咖啡豆,买一包豆子的话就免费为您办一张饮品集满9个印花送一杯当日招牌如果您不喜欢在家煮咖啡的话可以寄存在我们店里等到每次来的时候由我们为您准备喜欢的饮品……”

王杰希不禁有点惊叹于娃娃脸店长行云流水丝毫不会吃螺丝的口才:“还是不用了,谢谢。”

“……”店长的目光颇有些怨念,“期待您的下次光临。”

王杰希转身和隔壁宿敌大学的首席记者一起离开,推开门的瞬间,风铃轻轻地震动起来,发出清脆的声响。

 

这条学院街不长,但是C国首都第三新燕京市的四所百年名校全部集中在这个街区,因此非常出名。

王杰希在装饰着长袍术士雕像的白色大门前停下脚步:“到了,快进去吧。”

青年在单肩背包里翻找着:“糟糕,ID卡不知道放哪里了。”

他扭头看看门口的大钟:“2点58分,惨了,门禁还有两分钟。”天实在太热,喻文州的额角都是亮晶晶的汗水。

“唉。”王杰希走上前抢过对方手里的包,哗啦翻倒出来,钥匙钱包驾照录音笔巧克力糖笔记本各色荧光笔两份当天日报。

“居然有这么多东西。”他蹲在狼藉中翻找一气。

“有了有了,在这里。”对方翻出一张蓝色小卡片。

“快点进去,门要关了。”王杰希七手八脚地把东西重新塞回喻文州包里。

“今天……谢谢王博士啦。”喻文州站在蓝雨大学的白色大门内侧朝他挥手,王杰希耸耸肩,转身朝微草大学走去。

来到门口的保安处,王杰希走进并排的上百个小隔间中的一间,取出ID卡,刷卡,扫描全身物品外加长达30秒的辨识头像视网膜和指纹的程序,嘟的一声之后,小隔间内侧的门打开,他的双脚已经踏在了微草大学行政馆前的草坪上。

王杰希无意间回头看向保安处西侧的出口前排着的长队,离开大学的手续相对简单很多,只用刷卡和扫描随身物品即可。

穿着大花衬衫胡子拉碴的青年正插着手站在排队出去的人群中,戴着浅色太阳镜,有点社会又有点眼熟的样子,也许刚才在蓝溪里见过……王杰希想。

魏琛走过安全门,保安系统寂静无声,他轻轻地吐了口气,整理了下墨镜,继续插着手向前走去。

十分钟后,微草大学的安全系统被完全启动,进入S级警戒状态。

微草大学生命科学院院长、曾经担任过九次南极科考队领队的碇方渡教授在封闭的实验室内身亡。

 

被蓝溪店长殴打着赶出门去送外卖的郑轩站在完全被宪兵队封闭的微草大学门口,陷入眩晕状态。

“这么多黑制服……看着好难受。”他撑着行道树干呕,手里装着冰淇淋的干冰袋表面凝结着一层水珠。

“没事吧……”这时有人扶了他一把。

“我没事,谢谢。”郑轩抬起头。

“小心点哦,先生,今天有事件发生,还是早点回家比较好。”穿着印有四校联合新闻中心字样T恤的女孩说。

忽然她抬起头凝神调整耳麦:“收到,我现在过去,转播车别停太近了,微草北门这里交通完全阻塞。”

她对郑轩挥挥手,转身跑开。

 

王杰希站在顶楼的导师工作室里,透过落地玻璃窗看着寂静黑暗的校园。

由于隔壁蓝雨前一阵子掀起的“黑色夜晚运动”蔓延到微草大学来,高照度的射灯几乎都被学生会取缔了,到了夜晚校园里几乎只有月光和几盏庭院灯来维持可见度。

事件发生已经过去了将近六个小时,却依然这么安静,几乎有点不可思议。他掏出手机,依然没有讯号。

门开了,冬月教授走了进来:“我和保安处交涉过了,暂时还是没有办法恢复通信,我们只好继续等待了。”

“视频会议正在进行的时候忽然被切断信号,不知道美国那边会怎么想。”

“认真编个借口吧。”教授说。

“为什么?这是刑事案件,而且现在这个社会想要完全封锁消息不大可能吧?”

“真是没想到啊……碇君。”教授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点燃一支烟,“我没跟你提过吗?我跟他也算是同期生,而且都是日裔,我做建筑他学生物。”

“……没有。”

“他可是帮了我不少忙的,他的细胞联动理论其实就是我做互联城市的基础。”说着,教授深深吸了一口烟。

王杰希惊奇地看着导师,跟着冬月马上就满三年了,第一次听到他主动提起碇方渡,他沉默地注视着导师指尖的那一点火光微微颤动。

 

郑轩掏出钥匙开门,房间里很暗,只有电脑屏幕的光照亮了那人身边的一小块空间。

“回来了?”喻文州头也不回地在电脑上敲打。

“嗯。有冰淇淋蛋糕要吃么,可能有点化了。”郑轩一边换鞋一边说。

“今天的甜食居然有剩余?”喻文州闻言好奇地回头。

“不是,是送外卖没送出去的,客人点了半打玫瑰糖浆,但是却没办法进去他们学校。”

“哦?客人是微草的学生?”

“嗯,门口围了好多人,我看除了宪兵之外好像还有情报二处的人。”郑轩从干冰袋中取出已经变得黏糊糊的蛋糕,摆在碟子里。

“那么多人你不会又晕倒了吧?”

“我才没有那么逊。”

“这倒是真的,你现在的症状已经减轻很多了。”喻文州叉起一块蛋糕放在嘴里,“唔……那我不客气了,谢谢。”

“那位也真是,为什么不能等我送完外卖再动手呢,我都快被黄少念死了。”郑轩说,“真是压力山大。”


南极融化70%后的三十年间,人口减少了接近一半,全球仍然笼罩在温室效应的死寂中。现在,世界经济喘息着艰难回升,政治金融中心重新回归占据现存人口一半的东亚大陆。国家重组,政治和经济结构重新洗牌。

侥幸活下来的每个人都在默默观望着纷乱世事。

 喻文州每天都会使用的电脑软件不是目前最火爆的模拟如何逃离灭顶之灾的网游,不是某著名公司的办公系列,不是现在在年轻人中非常流行的运势占卜,而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工作室开发的地球软件。

其实很早的时候、远在灾难之前的上个世纪就有相似的玩意儿开发出来,可以在上面找到你所处的位置,可以俯视大地的样貌,可以添加不同视角的实景照片,甚至能找到简单的3D模型。

但是现在的这个更加真实,全息摄影技术的进步使大部分现存的国家都幸运地保留了灾难前的地球影像资料,你可以潜入电脑屏幕上的那一片蔚蓝去看那已经沉入水中的世界。一切都依赖这个软件的用户一点点地上传和修改,共同构筑着一个完整的地球。

喻文州就沉迷于这个游戏。

他伸了个懒腰,从电脑前站起身来,拉开窗帘,这个城市随处可见百层以上的高楼切割着天空,一片玫瑰灰,大气的颜色在那场灾难后被彻底改变了。

喻文州想起做地球软件的工作室主页,enter的地方是几张古早的蓝天白云照片,是另一种从来没有见过的天空。

他继续回到桌前,从抽屉里取出一个装在透明密封袋里的胶囊开始研究,这时电话忽然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号码,沉吟了一会,还是接了起来。

 

“昨天怎么没有回宿舍?”电话那头的人劈头盖脸地问道。

“哦,做完采编我实在太累了,就在工作室这边睡了。”喻文州夹着电话,举着密封袋中的胶囊对着灯光照来照去,后来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工作台上。

“……”

“诶?你还在吗?”

“嗯。”

“昨天四校联合新闻中心先接到消息就立刻召集记者过去了,当然要抢个头条,结果没几分钟你们学校的通讯就完全被切断了,害我们在微草门口白白蹲守了大半夜。”

“嗯。”

“老王?”

“……嗯。”

“王杰希?”

“……”

“哈哈,我真的一点事情都没有。”

“昨天一恢复通信我就给你打电话,结果你一直没接,又听说有记者和宪兵发生冲突受伤。”王杰希用一种公事公办的语气干巴巴地说。

“……改天请你吃饭。”喻文州的目光从胶囊上移开,他注视着头顶那盏雪亮如同白昼的高照度工作灯,渐渐地露出一个微笑。

“……”

“对了,老王,你知道我昨天遇到谁了吗?”

“军方负责人。”

“……那怎么可能。”

“谁?”

“前男友。”喻文州停顿了一下,声音忽然有点欠揍地矜持了起来。

“……你要没别的事情讲我切线了啊。”

“唉唉唉,我还没说完呢,那人毕业以后可是分到情报二处去了,怎么会出现在普通的事故现场,我顺手查了一下,昨天的宪兵配置几乎快赶上上次地铁毒气案了……”

“然后呢?”

“很可疑吧?”

“我还是切线了。”

“等等,王杰希!我现在需要见你。”电话那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今天我们学校的门禁时间是下午五点……现在是中午十二点半,二十分钟后蓝溪见。”

“哎等一下……先别挂,喻文州!”

电话里传来了嘟嘟的忙音,王杰希举着手机发呆。


---TBC---

 
评论(15)
热度(46)
© moominn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