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泥姆/五行缺糖/请勿转载

【王喻】送往-01

  • 架空向,年龄操作注意,鸡毛蒜皮过日子文。

  • 送给兔兔 @Goodbye-Kitty ,遇到你是我的缘(唱)


站在路口等待的时候,喻文州百无聊赖地依靠着背后那道半人高的弧墙。

从围墙墙头向下望去,就能看到圣格拉斯书院的下沉圆形花园。这座有着百年历史的男校依山而建,圆形花园里的那汪蓝莹莹的喷泉,在逐渐沉下去的暮色中仍然蓝的像一只海眼。

书院门口不允许停车,像喻文州这样等着接孩子放学的家长大多泊车在半山的公园门口等待,因此黄昏时这条道路非常安静。

喻文州一个人站在学校门口,他工作的蓉岛大学和这所男高仅有一路之隔,一排高大的鸡蛋花树正掩映着马路对面蓉岛大学的红砖围墙……不时听到啪嗒一声,便有白中带黄的花朵掉落在鹅卵石的地面上。

不知道为什么,喻文州忽然想到了某个童话中那座荆棘环绕的城堡,被诅咒的公主,侍女,骑士和猫猫狗狗都在其中沉睡……此刻的圣格拉斯书院,安静得就像那座着了魔的城堡。

 

喻文州并没有听到课室钟声,但是在他回头的时候,走廊上的课室门忽然被逐扇推开,沉默的魔法烟消云散,整座古老的建筑物顿时被笑语笼罩起来,少年们像飞出牢笼的小鸟一样,叽叽喳喳地打闹着涌向学校大门。

在一群穿着相同制服的少年中,喻文州一眼就看到了王杰希,少年挎着单肩黑色书包,正在跟身边的少年说着什么,两个人不紧不慢地向他的方向走过来。

在看到喻文州后,方士谦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我妈刚说在半山公园等我,那下周一见啦~”

“好。”王杰希点点头。

“那什么,微积分作业……”却见少年狡黠地呲牙笑了一下。

“……有不懂的打电话给我吧。”王杰希叹了口气。

方士谦冲着喻文州挥了挥手,背着书包蹦蹦跳跳走远了,这时,王杰希走到喻文州身边,抬起头看看他:“你等很久了吗?”

“没有,我也刚到。”

喻文州伸手想去接少年的书包,少年却摇了摇头避开,而是把另外一只手里拎着的绿色运动包塞进了喻文州手里。

“我饿了,下午上了两节游泳课。”

“走吧,”喻文州说,“先去吃饭。”

“今天不想吃蓉岛大学餐厅。”少年抬起眼睛看他,“也不要麦当劳美心大家乐大快活。”

“……大周五的不吃这些,”喻文州忽然有点想笑,“发现一家很好吃的日本菜,去吗?”

“嗯。”

这时王杰希终于露出了一点笑容,十六岁少年最近几个月又长高了一点,现在的高度恰好到喻文州耳际。

圣格拉斯书院历史悠久,制服依然保留着英国殖民地的风格,白色衬衫外搭清爽的浅薄荷绿鸡心领背心,浅灰色短裤配深灰色制服皮鞋。穿着夏季制服的少年皮肤白皙五官清淡,从阳光中看过去,头发颜色偏浅,呈现出一种温暖的深栗色,整个人就像一棵正伸展着新鲜枝叶的小树,身上还有刚淋浴完的淡淡药水肥皂气息。

看着王杰希,喻文州总有种奇怪的错觉,仿佛这十多年的时光被谁偷走了一样。

他还记得很多年前的那个晚上,在老师家的书房里,他们几个人正在挑灯夜战,师母准备好了宵夜,这时那个早都应该上床睡觉了的小男孩忽然揉着眼睛推门进来,然后无视房间中的其他人,摇摇晃晃地跑过来趴在喻文州腿上,软软暖暖的一团。

 

等他们走回蓉岛大学建筑系系馆的地下停车场,喻文州却忽然发现自己没带车钥匙,只好悻悻地重新拉着少年上楼,刚返回自己办公室,就有一串夺命连环call在等他,系里秘书还见缝插针地敲门带来了一叠紧急文件,喻文州一头黑线地夹着听筒一边冲年轻女孩做口型,让她准备些点心过来,秘书小姐会心一笑,抿着嘴出去了,此时的王杰希坐在喻文州办公室窗下的沙发上,他已经蹬掉了鞋子,正盘腿坐在沙发上,对着窗外的夕阳和大海发呆。

喻文州忙完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黑了,他只开了一盏书桌上的工作灯,暖黄的灯光照亮了房间一角,而对面窗下沙发上的少年裹着他的西装外套,正睡得不亦乐乎。咖啡桌上的牛奶杯空了,小碟子里盛着的凤梨酥也只剩下了几粒碎屑。

喻文州走到沙发上坐下,昏暗中他看不清少年的脸,只能听到清浅的呼吸声。

 

很多年前的那个深夜,在众人此起彼伏的嘲笑声里(其中笑得最厉害的就是那对身为建筑系教授的无良父母),喻文州抱起穿着绿色小怪兽睡衣的小男孩上楼回到卧室里。

床边有一盏暖黄的夜灯,星星图案的被单下,小男孩大睁着眼睛看他,而那只白色的猫咪王不留行也啪嗒一声跳上床来,摇了摇尾巴蜷缩在枕边。

“文州哥哥今天讲什么故事?”

喻文州拿起枕头边的那叠绘本飞快地扫了一眼:“宇宙,星星和恐龙都讲完了,今天继续讲奥特曼的故事好不好?”

“我去年就幼儿园毕业了。”七月才刚过了六岁生日的小男孩不满地盯着他看。

哎哟,你好棒棒哦……那一年十九岁,提前升读大三的喻文州在肚子里笑得快抽筋:“那希希今天想听什么?”

“什么都行。”

小男孩板着一张小脸说,他的长相大部分随师母,皮肤白皙,眼尾干净秀长,隐约有内双的痕迹。

从哈利波特到彼得兔都被无情拒绝之后,最终实在无计可施又累得够呛的喻文州也躺在了那张白色的儿童床一侧,他一只手撑着头,一只手轻轻地拍着小男孩的脊背,开始讲起了古埃及人和古希腊人盖房子的故事。

朦胧中,喻文州还暗中庆幸了一把,幸好他最近在王杰希爸爸的压迫下有认真研读西方建筑史。

 

在幽暗的日本餐厅包间里,料理一道一道上来,两人慢慢边吃边聊,王杰希告诉喻文州,他又跳了一班,下学期开始就可以读相当于大三程度的A Level数学和化学课程了。

“太棒了,明天跟你爸妈打电话的时候一定要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喻文州看向眼前的少年,露出了一个由衷的笑容,“你爸一直想让你申请他母校的金融,现在从你的成绩来看应该没什么问题。”

对面的少年沉默了一下,抬起了头看向喻文州的眼睛:“可我不想去美国。”

“那你想去哪一所……英国好不好?如果是剑桥的话……”

“不好。”

喻文州闻言微微蹙眉,眼前的少年看起来可爱又倔强,在他办公室的沙发上睡得蓬蓬的短发还没恢复原状,刚才他还一直在觊觎喻文州杯中的清酒,结果被成年人果断拒绝了。

“我想申请蓉岛大学,读建筑系。”王杰希说,不知道是不是喻文州的错觉,他忽然发现对方的声音隐隐有点颤抖。

“为什么?”他问。

“不想离开……”王杰希说,“蓉岛。”

“可是我一直以为,”沉默了许久之后,喻文州也开了口,“你不喜欢这个城市。”

 

那是一个雨天,喻文州开车从机场返回市区,车子行驶在那座跨海大桥上,远方的海面上铅云密布,车窗上凝结的雨珠晶莹剔透,一颗颗仿佛眼泪的样子。在副驾驶座上,好几年没见的少年撑着下巴,望着雨水蜿蜒着在玻璃上流淌而下,一言不发。

“希希。”

最终还是喻文州打破了那漫长的沉默。

“……嗯?”

“你上大学之前这两年,我都是你在蓉岛的监护人。从现在开始你就当做自己家,不管有什么事情都可以跟我商量……”喻文州转动方向盘,车子驶入隧道,他们排在长长的车流后。

“过了海,很快就到家了。”

“嗯。”十五岁的少年沉默了一会儿,略生硬地跟他道谢。

 

喻文州的家在蓉岛大学附近,位于一个清静的半山高层小区之中,宽敞的三室两厅,站在客厅阳台上可以看到海,而在另一侧的客房阳台,可以俯视蓉岛大学的宁静校园。

喻文州早已为恩师的独子布置好了房间,白色为主体的简洁舒适家具,灰色暗纹星星图案的壁纸,柔软的浅灰色地毯,墙上镜框里装着Radio Head的Kid A海报,其余软装则都是宁静的深海蓝。

“……”

站在门口的王杰希注视着眼前的一切,默默松开了手中箱子的拉杆,似乎好奇地想迈进房间看个究竟,却又硬生生地停住了脚步,有点害羞地抬头看向喻文州。

“进去看看吧,这是你的房间,”喻文州笑了,“我跟你妈妈商量了一下,尽力跟B市家里的装修保持了一个风格……”

这时他有意地沉吟了一下,开了个玩笑,“而且有大飘窗,应该会比你原来那间更舒服。”

“切。”少年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回应,下一秒却迫不及待地走进房间想看个究竟。喻文州看着王杰希在房间里转了两圈,下一秒,在他伸手拨开飘窗前垂着的落地纱帘时,喻文州满意地听到了一声低低的惊呼。

“这是谁?”少年抱着一只胖嘟嘟的加白美短从房间里伸出头来,满眼都是惊喜,“居然比我家老王还要肥,哈哈,第一次见面就肯让我抱,真是好可爱。”

“这是索克,我家的另一个小朋友。”喻文州微笑了起来,“以后你们要好好相处,不要打架。”

 

吃完晚餐后,他们一路无话地开车回到家,王杰希说自己累了,径直回了房间。喻文州洗完澡从主卧出来,依然没有见到那个每周五晚上都盘腿在客厅沙发上全神贯注打游戏的身影。

“周五晚上,周六晚上和周日下午?”那时少年坐在喻文州对面眼巴巴地看着他,如果他真的是一只小狗的话,喻文州似乎已经看到了对方尾巴摇晃不停的样子。

“周六下午你要去上游泳课,周日一大早要去上英文课,两天都不可以。”那时喻文州故作严肃地说,“从现在开始,周五晚上是我们家的游戏时间,当然,你也可以带朋友回来吃晚饭。”

客厅里空荡荡的,手柄和几张游戏丢在地毯上,喻文州拿起来放进电视机下面的柜子里。回来之后,王杰希的运动包和书包也就那样丢在沙发上,他走过去掂了掂,现在小孩子的书包都重得像灌了铅,尤其是王杰希的高中,成套的英文原版教材,每一本丢出去都可以充当凶器。

喻文州摇了摇头,继续打开手上的绿色运动包,然后把里面的湿泳裤和浴巾取出来放进洗衣机。

忙完这一切后,喻文州重新回到客厅,这一次他带着笔记本电脑和啤酒。作为一个大学老师来说,尤其是建筑系的老师,他们和杀手一样,永远没有假期。

 

---TBC----

 


 
评论(23)
热度(151)
© moominn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