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泥姆/五行缺糖/请勿转载

【王喻】送往-02

  • 抽签抽到的关键词:养成,理想和爱情。

    前文01

 

房间里安静清凉,王杰希穿着居家的背心短裤四仰八叉躺在床上,默默盯着天花板发呆,那只名叫索克萨尔的加白美短正窝在他的臂弯里,像是也睡着了,热乎乎毛茸茸的一团。

“你说,他怎么能这样啊……”

少年低低地嘟哝了一声,伸手去揉猫咪的脑袋,索克闻声抖了抖耳朵,好奇地抬起头看看王杰希。它扒着他的手臂爬上来,蹭了蹭少年的下巴,然后趴在对方的胸口不动了。

“他……”

王杰希话还没出口忽然笑了起来:“哎呀你这个小胖子,压死我了,得跟他讲一声,不能再给你加晚上这顿罐头了。”

 

在日本餐厅幽暗的灯光中,眉目清秀的青年在他对面微微皱起了眉头,表情不知道为什么变得有点陌生。

“我一直以为你不喜欢蓉岛。”

……的确,谈不上有多喜欢。

王杰希抱着猫翻了个身,抬起眼看了看立在枕边的那只笑眯眯的淡蓝色鱼抱枕。

王杰希十六岁生日的那天晚上,喻文州推了所有应酬,带着他去早早预约好的海景餐厅吃饭,吃完晚餐两个人准备下楼去停车场,途中经过商场快要打烊的家居精品店,王杰希一眼就看到了橱窗里陈列着的那张白色布艺沙发……上躺着的一条笑眯眯软趴趴颜色很可爱的鱼。

下一秒,他果断地把手里啃了一半的蛋筒冰淇淋塞进了一边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的喻文州手里,一猫腰钻过已经下了一半的卷帘门,嗖地一声消失在人家店里。

 

“……今天是你的生日,怎么说都应该是我给你买。”喻文州开了口,声音里多少有点忍俊不禁。

正在喜滋滋低头端详手中的纸袋,自顾自笑得见牙不见眼的王杰希闻言抬起头看看他。

冰淇淋化得很快,绿色的液体黏糊糊地流下来,沾在包着蛋筒的纸巾和喻文州的手指上,可他依然毫不在意地举着那只被主人遗忘在一边的抹茶蛋筒。

“我爸妈叮嘱了好几遍,这顿应该他们请的,可是你偏要付钱。”王杰希嘟哝了一声。

喻文州笑了:“能陪你过十六岁生日,我很荣幸。”

仿佛有一点热从耳根蔓延上来,王杰希清了清喉咙,漫不经心地开了口:“那……那你生日几号啊,明年假如没人跟你玩的话,我陪你过。”

喻文州笑得更厉害,正要伸手揉他的脑袋,又想起手里还有东西,手便停在了半空,这时王杰希果断低下了头,就着喻文州的手叼过了那只半融的冰淇淋。

“怎么想起来要买这条鱼,上周末Wendy来打扫,还跟我开玩笑,说你平常应该都是让那些星战抱枕和猫睡床上,自己睡地下吧。”喻文州又问。

少年的脸蛋被冰淇淋撑得鼓鼓的,冰得只顾嘶嘶吸气,眨巴着眼睛好不容易挤出来一句话。

“因为……可爱。”

 

想到这里,王杰希伸手抓住那只鱼抱枕,囫囵一团和猫一起搂紧在怀里,却听索克嗷了一声,从他的怀抱中挣脱了出来,一蹦蹦到床尾的飘窗上,不满地盯了王杰希一眼,然后蹲下舔毛。

“……”

莫名被猫嫌弃的王杰希抱紧了鱼。

 

“不想去美国,这是……心血来潮的决定吗?”那人的话忽然又回响在耳边。

当然不是了。

一想到这茬,王杰希抱着鱼在床上滚了两圈,带着挫败感猛锤床板,而索克好奇又高冷地蹲在床尾看他,一脸看智障的表情。

“管他呢……”

下一秒,王杰希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弹了起来,“我要考DSE(蓉岛文凭考试,又称蓉岛高考),SAT债见!”

 

少年光着脚在房间里转了两圈,才发现书包被丢在了客厅,他从书桌上胡乱捞起一个笔记本,蹑手蹑脚地开门出去。

时间已经过了午夜,喻文州本人虽然是个夜猫子,但是却对王杰希管得很严,平常上课的日子十点半就勒令他上床睡觉,即使是假期也不可以超过十二点。

王杰希的房间外是一条短短的走廊,走廊尽头就是喻文州的房间,此时房门紧闭,王杰希房间对面则是另一间客房,平常会当作家中的书房使用,房门正开着,里面黑洞洞的一片。在走廊和客厅之间还有一个很高的装饰用酒架,酒架背后有淡淡的灯光照出来,目测是因为他们俩各自进房间之后都忘记了关客厅的灯。

与同龄人相比,王杰希有着相当脱俗的自制力,因此他天然地反感那种自己控制不了的事情,比如离开家来到蓉岛,比如离开作为起跳平台的蓉岛去美国,比如眼下那条其他人早早替他安排好了的光明大路。

不能自己控制人生的焦躁感让十六岁的少年在那个晚上最终还是有了恨不得下楼跑圈的冲动。

王杰希踮着脚尖一点点地靠近客厅,他觉得自己现在需要的,要么是摸进厨房打开冰箱痛吃一顿冰淇淋,要么跳进泳池里游个三千米……要么就熬个夜把微积分作业和物理竞赛习题全部搞定。

 

还记得离开家的那天,父母送他到机场,一向最开朗坚强的母亲居然也红了眼圈,父亲揉了揉他的头发,明明是在鼓励儿子,听起来却更像在安慰自己:“文州……嗯,你文州哥哥,他会来接你,爸爸妈妈都跟他商量好了,有什么事情及时跟家里人说,注意身体……”

王杰希走进安检通道,不时回头,直到那两个最熟悉的身影消失在远处。

离开家来到这个没有季节的岛上已经满一年了,在最开始的几个月,他甚至连做梦都会梦到B市。

王杰希不能自拔地想念那座北方城市的春日熏风,夏天摧枯拉朽带着泥土腥味的暴雨,秋日皇城根下的黄叶,还有冬天琉璃瓦上的白雪。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还是决定努力去接受这一切,包括接受自己午夜梦回时的不知所措和脆弱。

活在这世上,总要走出家门去看看世界。这是王杰希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明白的道理。

来到蓉岛之后,他一度以为在这座城市自己仅仅是个过客,但是未曾预料的是,他再一次遇到了喻文州。

记忆中那个温柔大哥哥的形象已经有些模糊了,在母亲为王杰希整理的童年相册里,却有着这样一张照片。

十八九岁的少年蜷着双腿滑稽地躺在白色的儿童床上,感觉随时会滚下床沿。而在他手臂间,小男孩裹着星星图案的被子,只露出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那时还是一只幼猫的王不留行在他们的头顶也蜷缩成了柔软洁白的一团。

仿佛是一个巧合,照片中一大一小两个人都是皮肤白皙五官干净的类型,头靠头躺着正睡得香甜,纤秀睫毛长长地覆下来,又在头顶处不约而同地睡出两撮乱翘的毛。

只不过童年的王杰希有着一头浓密微卷的小黄毛,和青年的光洁黑发形成了鲜明对比。

“这样看起来,你和文州还真的像兄弟呢。”还记得那时母亲掩口而笑,“再看看人家那么优秀,讲真妈妈不介意跟文州的妈妈换一下。”

“……现在当然是我比较帅。”

被调戏得有点不好意思的王杰希不满地伸头去看一边父亲的平板电脑,父亲正在翻着自己的facebook相册。

“文州博士毕业的时候,我刚好在加州开会,就赶上了他的毕业典礼。”

父亲指着照片,在灿烂的艳阳下,戴着博士帽的青年搭着父亲的肩膀,那笑容让王杰希想起融雪,有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他去年在蓉岛大学拿到了tenure,应该就定在那边了,真的是年轻有为。”父亲说,“关于你去念书的事情,原来爸爸妈妈也没下定决心,后来还是文州帮着联系了学校,又说他会帮着我们照顾你两年……”

“其实我可以住校的,那样不会太打扰人家吗?”

王杰希嘟哝了一句,弯腰从脚边抱起了王不留行,把老猫放在膝头慢慢揉搓着。

“我们一开始也是这个意思,”母亲接过话,“但是文州说他现在还是一个人生活,家里房子也够大,你住过去可以过的舒服一些……你们也有七八年没见过了。”

“那孩子……从上大学的时候开始,就一直让人特别放心。”父亲叹息了一声。

 

喻文州的确像父亲形容的那样,有着井井有条的组织能力,这是王杰希住进这个家之后很快得出的结论。

虽然做饭手艺平心而论差点儿,虽然每周末会有菲佣上门帮忙清洁洗熨,但是在这个只住着一大一小两个男性的家中,能做到窗明几净,要茶有茶要水有水,连猫咪的毛都很少会沾在地板和沙发上,衣柜抽屉拉开来干净内衣袜子分门别类放得整整齐齐,真的称得上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了。

维持正常生活运转并不像看起来的那么容易,有猫要铲屎,有账单要缴,要买蔬菜水果牛奶冰淇淋填满冰箱……喻文州每周工作时间接近六十个小时,还要教书要做课题要写论文,但他每天晚上依然会按时回家和王杰希吃晚饭,吃完晚餐后看他功课,两个人一起讨论,然后再各自回房,一个继续加班到深夜,一个写作业按时上床睡觉。

周末的时候喻文州会开车送王杰希去上游泳课和补习,上完课之后会带着少年在城中走走,看看博物馆和画展,听音乐会,在路边咖啡店坐着喝东西聊天,去海边晒太阳。

 

“那是谁?”记得第一次在学校门口见到在等他的喻文州时,方士谦这样问王杰希,“是你哥?”

不知道是一种怎样奇妙又幼稚的心情在作怪,王杰希摇了摇头:“他才不是我哥。”

“难不成是你老爸?”促狭的少年哈哈大笑了起来,“别说,你跟他还真的有点像。”

“像你妹。”王杰希愤起一掌拍在对方背上。

“等一下,凑近点看倒也不怎么像了,人家帅哥长得可端正了,看看你这一单一双的大小眼哎……”

 

在黑洞洞的走廊里,少年赤裸的双脚踩过光滑的木制地板,发出几不可闻的细微声音,王杰希从酒架后伸出头来,却看到了客厅里意想不到的一幕。

比他大十来岁的青年正坐没坐相地蹲在沙发上,用笔帽夹起额发刘海,露出好看的额头,此时他一只手端着啤酒罐,正一脸苦恼地皱眉盯着脚边的笔记本电脑屏幕。

“……”

王杰希无语地盯着喻文州,看着那人放下啤酒罐打了个长长的酒嗝,然后从耳后取出一支笔,抄起一边的笔记本涂涂抹抹起来。

原来,就连这人也会有这样浑身破绽的时刻。王杰希忽然有点好笑地想。

“真的好难搞…………”

却见青年扑通一声四脚朝天倒在沙发上,然后下一秒又弹起来,盯着屏幕喃喃自语,完全没留意到对面黑暗中少年的存在。

不远处站在黑暗中的王杰希饶有兴味地挠了挠下巴。

 

---------TBC------------


 
评论(21)
热度(127)
© moominn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