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泥姆/五行缺糖/请勿转载

【王喻】逆旅-02

前文: 01

第一案. 逢山鬼

 

短短三个月之内,这已经是王杰希数不清第多少次沿着沣水策马驰骋在雍岭中。

他们行走的这条泉谷道是从雍州通往蜀州的五条咽喉驿道之一,也是其中最艰险的一条,道路两侧山岭陡峭,古木森森,在这样的一个雨天里更是湿滑难行。

即使在长安府六部[1]协助办案的那三个多月外差里,王杰希也从未如此这般夜以继日地赶过路。

已经是离开京城的第十日了,早晨起床更衣时王杰希居然在自己大腿内侧摸到了马鞍磨出来的老茧,这时他终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这句老话真的是非常有道理。

回京那日,景龙池畔蓝溪阁里几杯三白酒下肚后,他就不知不觉被喻文州拐上了贼船。两天后待王杰希终于回过神,那封批着“……准雍州清吏司协大理寺外放勘断长安府逢山县虞生命案”的文书轻飘飘落在了案头,他一抬头,正对上替刑部尚书林杰送文件的司正先生一张皱巴巴满是同情的老脸。

“这就又要上路啦,王大人。”却见老司正一拱手,“大理寺那群催命鬼,也真是催得厉害极了,唉,可怜,连个清明都不能在京中过。”

“……”

王杰希一边琢磨着您老这句话怎么听着这么不对劲呢,一边拉过老司正悄悄问一句:“侍郎大人呢?头痛病好些了吗?这会儿他老人家肯不肯见我?”

“刚才从方大人门前过,还听见里面在摔东西骂大理寺呢,看来他老大人精神甚好、甚好,”老司正咬了咬手指,一脸痛惜地看看王杰希,“我说王大人啊,您这次可真是太淘气了,怎么好端端就招惹上了方世镜手底下的人呢?”

 

在王杰希身旁,除了许斌刘小别和高英杰这三位他一手拨拉起来的刑部年轻官员外,紧跟着他们的还有三个身着常服的青年,正簇拥着当中骑着一匹矫健青马的大理寺左寺丞喻文州。

用老人的话说,每逢节气,阴阳交泰,便有雨。山里一下雨则愈发清寒,虽然人人披着油布斗篷,但是一路疾驰下来,浑身上下也湿了大半。王杰希看了看喻文州,目光忍不住在那人毫无血色的嘴唇上多停留了一会儿。

想想也是,从元宪十二年中了进士起,喻文州即使在地方上做法曹的那两年,也都是在京兆府管辖的县里,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京城,这十日风餐露宿下来,应该也是够他受的了。

“再有不到一个时辰就能进城了,我记得上次从逢山县经过的时候,城外有一个茶棚,这会儿不知道还有没有人,去歇歇脚吃点东西也好。”

王杰希举起马鞭指了指前方说,此时日头已经渐渐西斜,一行人跟着他的指点,一路快马加鞭来到了那个茶棚里。待他们走近时一瞧,这茶棚里倒是热热闹闹地坐满了人,都是南来北往避雨的,但是店家并没有出来招呼,王杰希一抬头,才发现那个写着“茶”字的绣旗在门脸儿上方卷了起来,棚里空空如也,只有几条长板凳横七竖八歪在那里。

“坐这儿。”王杰希四下一张望,对着刚下了马的大理寺一行人挥挥手,“小别跟我来。”

刘小别从马背上解下水囊,跟在王杰希身后出了茶棚,几个客商打扮的男子正坐在檐下看雨,就着水囊吃着干粮。

“今儿是寒食[2]啊,也只有咱们这些人,还在赶路。”却听一个老者悠悠地叹息了一声,“今儿这日子不好,可是我等命更硬,量是这路上来往的鬼神都不敢近身。”

“说得极是。”有人附和着笑起来。

这时,老者注意到了站在檐下不远处的王杰希,在江湖上半生磨练出的毒辣眼光只一瞥就看出了这玄衣青年通身上下的气派。

“那位小郎君,我等都是粗人,若是冲撞了尊驾,小老儿跟您陪个不是。”

“老先生言重了,”王杰希摇了摇头,“在下就是想借问一句,诸位可知水井在哪里,我想去取点水来给兄弟们喝。”

 

同水囊一起递到喻文州手上的还有一块圆圆的用树叶包着的物事,王杰希站着,居高临下地看着大理寺丞好奇地拿起树叶团子闻一闻,然后抬起眼来:“这是……青团?哪儿来的?”

“喻大人好灵的鼻子。”

王杰希在喻文州对面的小矮凳上坐下,同时目光戏谑地在门口一晃。喻文州顺着他的目光回头,一只瘦巴巴的黄狗正在茶棚门口探头探脑,那几个客商正掰了干粮喂它。

“……”

喻文州决定不去理他,自顾自打开树叶包,却见那青团绿得晶莹可爱,油亮亮的一团,兀自散发着草木香气。

“你怎么不吃?”

这时喻文州忽然发现了其中关窍,一行人除了王杰希外,其他几个手下正一边拿着青团在啃,一边坐在屋檐下听外面那客商老者讲古,而棚中此时只有他跟王杰希两个人。

“那老丈是吴地人士,也就做了这几个带在路上吃,早上出门太匆忙,我竟忘了今天是寒食,不到驿馆估计是买不到干粮了,就索性从他那里买过来,大家先垫一垫肚子,总比啃干饼强。”王杰希不在乎地耸耸肩,一只手捏着水袋说。

对方看了他一会儿。

“王大人如果不嫌弃在下的话……”

喻文州就着树叶把青团撕开成两半,玫瑰豆沙馅儿流出来了一点,像一条贪馋的小舌头,然后又被他巧妙地用树叶托住了。

“寒食节分食清明粿,似乎也是别有情趣的一件事。”这位总是笑眯眯,但实际十分道貌岸然的大理寺左寺丞接着说,“祝愿若虚兄耳目清明,岁岁俱安。”

其实他们也可以是彼此称呼表字的关系,只是知道这一点的人少之又少罢了。

 

“……都说他们村子是鬼谷后人,这就没人知道真假了,不过十有八九都是做阴阳堪舆的没错。”老者说。

“这踏虚村怎么就没了呢?”旁边的中年人插嘴说,“在下是雍州朔方县人,还记得十三四岁的时候开始跟着父兄学做生意,每个月都在这条泉谷道上跑个来回,家父爱那山里清静,因此回程时每次都会带着我跟兄长在踏虚村小住几天,村里安居乐业的样子现在都还记得很清楚。”说着,他摇头叹息。

“据说还是跟国师……咳,跟那妖僧悟业有关啊。”老者说,“荣曜年间发生的那些事……唉,可真快,转眼间伽蓝之变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二十年,你们这些娃儿怕是都没经历过那些日子,长安那时乱得可真是……”

老者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的有些忘形了,连忙咳一声转回了原本的话题,“总而言之啊,踏虚村绝户也就是这二十年间的事。”

“老丈,在下有一事倒有些好奇,可否请教一二。”这时一个清冽的青年声音在身后响起,说话的人正是微服的大理寺正六品左寺正,喻文州的副手黄少天。

“不敢当,小郎君请讲。”

“我们兄弟坐在这驿道边上听众位先生讲古也是有不少时间了,今日寒食,在下留意到这驿道上来往客商不多,可车辆不绝,却都是拉着脏土碎石的牛车,一直向着那边山林中过去的……想请教下这可是有什么用意?”黄少天抬手一指不远处的幽暗林间,“还有刚才您几位一直提到的踏虚村,可否也在这逢山县城外的什么地方?为什么老丈您又说那村子绝户了是跟伽蓝之变有关呢?如果不介意,可否再跟我们兄弟多讲几句?现在肚里的馋虫都被老丈您吊起来啦,停在这里怕是晚上连觉都睡不好。”

青年说起话来语速相当快,促狭归促狭,仍不失彬彬有礼,再加上那张俊朗的面孔,让人一见之下就不禁心生三分喜欢。

“踏虚村正是在城外,喏,沿着这泉谷道再往南七八里就到了,村子一直藏在山坳里,风景好得很,”中年人抢着答道,“不过刚才老丈也提到了,不知道是不是跟这村子里祖祖辈辈出阴阳先生有关……不是我夸口,像小兄弟你们这样不懂路的人啊怕是不好找过去。”

“不过现在房倒屋塌,田地也荒废了,人都没了,也没什么可看的,”老者说。

这时,又一位坐在檐下休息,一边拨弄着腕上佛珠的过路商人闻言也加入了聊天的行列,满脸欣慰的神色跟众人解释道:“这来往的运土车辆,都是从逢山寺运出来的,因为我们这逢山县,当下正在做一项大功德。”

 

“我听他们说啊,这逢山寺修建在河谷之中,前朝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那时山上就有几个洞窟,不过没什么人知道。伽蓝之变之后,虽然圣上并没有迁怒任何人,但多少还是被悟业那个疯和尚牵连,整个雍州的佛寺都凋敝下来了,你们看看长安就知道……”黄少天皱了皱鼻子,“前天刚到长安的时候我整个人都不太好了,说好的长安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呢,现在都破败成什么样子了?我跟你们说啊……”

“少天,说重点。”

原本正悠闲地控着马,走在王杰希和黄少天中间的喻文州敏锐地侧过脸看向右边的青年。

“我刚才说哪里了?寺丞大人您又把下官打断了……啊对了,说到逢山寺虽然香火也不行了,但是那住持惠岸和尚却一直没有离开寺里。”

这时黄少天又找回了他正确的说书节奏。这位寺正大人也是大理寺的一朵奇葩,明明也是三甲进士出身,一身精妙绝伦的家传武功让负责京兆府治安的靖安司[3]下足了血本,差一点就从大理寺手中截胡成功。

而黄寺正的话痨就像他的剑法一样幽微莫测,有时无情锐利,见血封喉,怼得各位上官恨不得吐出一口心头血,时而却又聒噪到密不透风虚虚实实,让大理寺上下都无比头痛。

“半年前,这惠岸和尚做了个梦,梦中在河谷山壁上金光四射,出现了万佛朝宗的景象,醒来后他便发下宏愿,要在有生之年继续完成开凿洞窟造像的事业。大概是惠岸和尚的诚心真的感动了佛祖吧,逢山县的巨富愿意捐出全部家财助惠岸一臂之力,全县的官吏百姓也都被调动起来了,人们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前两个洞窟已经修葺完毕,第三个洞窟今年内应该就可以完工了。”

“来这里之前我翻过逢山县志,在水经一部中,有着关于河峡二窟的记载。第一二窟修建于前朝昭帝时期,距今将近一百四十年。”喻文州对另外二人说道,“这次我们来逢山县,要查的案子便也与这逢山寺石窟有关。”

“我们不是要查的是那劳什子的鬼神索命案吗?”

黄少天皱起眉头小声说,由于大理寺与刑部的保密体系限制,在抵达目的地之前,身为上官的喻文州和王杰希不得向任何人透露关于案情的信息。

这时他们一行人走在逢山县城城门的阴影下,喻文州抬头看了看天色,缓缓开口:“少天,子不语怪力乱神。”

“现在跟你说说也无妨,这案子的死者,正是那位将自己全部家财捐给逢山寺的大善人虞江山。”王杰希解释道。


------------------TBC----------------------------

下一话传送:03

[1] 长安府六部:参考明朝的南京六部。本朝迁都后,长安依然保留了陪都的地位,并设置吏、户、礼、兵、刑、工六部,但是六尚书等职位,多半为虚衔,为参赞机务或涵养清望的闲职之所。

[2] 寒食节:冬至后105日,清明节前一两天,为了纪念春秋时期的名臣介子推设立。这一天民间禁烟火,只吃冷食。

[3] 靖安司:杜撰的首都圈城市反恐特警机构,出处是马亲王的《长安十二时辰》,强烈推荐,里面有我最喜欢的李泌同学(捂脸尖叫)




 
评论(14)
热度(89)
© moominn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