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泥姆/五行缺糖/请勿转载

【王喻】幸福论-03

03- 蝴蝶悄然落在你肩头(中)

 

夏天的时候,由蓉岛和Z市合作建设的粤湾大桥正式投入使用。这座全长接近三十公里的跨海通道的完工,将蓉岛CBD到地处两市之间的蓝海自贸区的驾车时间由过去的三个小时缩短到了七十分钟左右。

一年来,喻文州都是过着一种双城记的生活,他每天早上从位于蓉岛西侧的家中出发,开车去蓝海自贸区的Glory新总部项目办公室上班。

由于Glory的蓝海新总部将不仅只有办公和技术研发的功能,还将并入整个亚太片区的员工培训,销售,采购等板块,再加上所有配套设施的开发,预计将分三期建设,在八年内正式完工。为了这个宏大的愿景,在新总部工地附近,Glory租下了一整座自贸区湾岸写字楼作为基建部的开路先锋基地。另外,Glory的员工福利极佳,有时候工作晚了,喻文州也会留宿在公司配给他的宿舍里休息,即使在和R+Design的一期设计启动会当天也是如此。

这天一大早,喻文州爬起来跑到隔壁去砸门,把前晚跟他一起开会开到凌晨四点的黄少天从床上挖了起来,洗刷干净套上西装后将人往车子后座一推,轰一脚油门向蓉岛市区驶去。

黄少天在喻文州的车后座足足咸鱼瘫了十分钟,才从极度渴睡的状态中挣扎了出来。

“哦天啊我是谁我在哪你是谁你要把我绑架到哪里去?”

“快闭嘴。”

正在专心开车的喻文州温柔地说。

“对了,等下就能见到魏老大了……”

“诶,真的吗?我还以为他被困在新加坡赶不回来。”黄少天顿时眼睛一亮,坐起身来。

“他和老叶昨天晚上分别都给我发了信息。”喻文州说,“这次能直接跟冯总当面沟通,他们R+Design自然也很重视。”

“对了,主创建筑师会来吗?”黄少天忽然跃跃欲试,“就那位萌妹子,黑长直那个。”

喻文州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后座的青年,不知出自一种怎样的心理,他忽然不想告诉黄少天那个残酷的真相了。

在发现乙方联系清单上出现的乌龙后,喻文州立刻将那张表格调整了一下,才发给了其他设计单位。但是最原始的版本,即从R+Design合规部发出来的那份,一开始就抄送了包括黄少天在内的基建部各位大小头目,才来到了喻文州的手上。

待工地归来的黄少天打开邮箱,看到那位“王小姐”的照片之后,不禁惊为天人,足足念叨了三天。

 

“人家年纪轻轻就是执行董事了,该叫‘她’乙方大佬才对……什么萌妹子。”这时,喻文州闲闲地跟了一句,“若论能打,人‘王小姐’顶两个你了。”

“文州你怎么向着外人,再怎么说我也是双学位在手,风流倜傥能文能武上的了厅堂下得了工地。”

后座的人搔了搔后脑勺,一头短发有点微卷,天然带些棕色。

最近一年老在工地里泡着,黄少天像换了个人似的,皮肤晒成了健康的蜜糖色,鼻梁高挺,眼睛却永远是少年,含着亮晶晶的笑意。即使偶尔得穿着脏兮兮的工地衣服,他的模样也出挑到完全沾不上一星一点的包工头土味儿,只会让人觉得很有型很man。

喻文州默默地从后视镜里欣赏了一会儿。

“干嘛?”

通过后视镜,后座的青年注意到了来自司机的两道灼灼目光。

“忽然觉得可惜……”

他们是邻居,从穿着纸尿裤的年纪一起长到现在,说话从来肆无忌惮。

刚上大学的时候,喻文州就跟好友出了柜。从小就上蹿下跳适应力超强仿佛野生动物一样的发小,在那一刻毫无困难地接受了他最好朋友的性向与他完全不同。

“二十年前怎么没发现你也能变成一个帅哥。”

“……够了啊文州!”后座的青年忽然邪恶地露齿一笑,“哼,就算再过二十年,你的泰普也不是我这样的。”

“那你说说看,我的泰普是哪样的?”喻文州也笑。

“当然是斯文败类啊!!!”

喻文州大笑,下意识地垂下眼睛瞄了一眼空着的副驾驶座。

那里放着一份折好的桔子日报,娱乐版朝上放着,是喻文州刚从员工公寓供人自由取读的报纸架上随手拿过来的。

 

“喻经理你好,我是王杰希,幸会。”

对方低沉的嗓音比电话里的声线听起来还要更有魅力一些。

青年伸出手来跟喻文州相握,肩宽腿长的他穿着最简洁的黑色西装已经足够好看,个子甚至比一旁的叶修还要高一点。

这位王董事看起来最多三十出头,穿衣服很有味道,也不是快要秃顶的新中年,真是太好了。

喻文州微笑着,不忘用眼角余光瞟了一眼身边已经化作石像的黄少天,不知道为何觉得有些心满意足。

 

人长到了一定年龄之后,就会发现时间过得越来越快,转眼间冬去春来,又是一年。

 

喻文州走过去,将开着的铝合金窗扇拉起来,同时将工地基坑传来的巨大噪音关在了外面。

他所在的会议室坐落在由几幢临时板房围合成的项目办公室里,现在Glory总部一期的施工图刚出,喻文州就立刻组织了一个为期三天的交底会,各方设计单位都到齐了。

长会议桌上泾渭分明地坐着两拨人,左边是作为设计建筑师的R+Design的阵营,带头的几个喻文州也很熟了,包括王杰希的助理高英杰与刘小别,还有两个日本人高桥与砂田。坐在右边的那一群则是负责施工图深化的Z市设计院还有人防、结构、景观、BIM等专业。

“你们老大到哪里了?”喻文州从窗前回过头问高英杰。

青年此时正忙得上火,额角都是汗,却依然能做到不紧不慢地回答喻文州:“刚又给王总打了个电话,他刚开车过了粤湾大桥,还有二十分钟就到。”

“没事的。”

喻文州一颔首,再看向房间一角的景观咨询顾问。

“云秀,今天要麻烦你们稍微晚点走了,等一会儿王总来了,我让他把二期的情况跟你们大概捋一下,上周五我刚陪他去给冯总做了二期建筑概念汇报,基本上建筑平面已经定了,你们那边也要抓紧。”

“好的。”

正垂首在手提电脑上看图的长卷发女生点点头,对喻文州一笑,然后摘下防蓝光眼镜,略带疲倦地捏了捏鼻梁。

 

这种临时办公室一向冬冷夏热,不开窗户吧,明明还没到五月,房间里已经开始闷热不堪,打开窗户呢,外面工地噪音又吵得头痛。

 

喻文州站在窗前思考,忽然,一个蹁跹的金黄色影子掠过窗下,居然是一只过去很常见,近年来在城市里却变得很稀罕的燕尾蝶。而这一只的颜色又分外鲜艳,金色的蝴蝶飞飞停停,然后落在院中一丛很不起眼的野花上。

对面屋檐下,几个工人正围着施工经理说些什么。

项目部的实习生卢瀚文正抱着图纸穿过廊下。

而他们所有人都对那只带着神秘美的小生物视若无睹。

 

鬼使神差一般地,喻文州忽然想起了小时候读过的姆明童话,里面提到过一个关于蝴蝶的占卜。

夏天来临之前,如果看到的第一只蝴蝶是白色的,那么你就会度过一个寂寞的夏天,如果看到的第一只蝴蝶是黄色的,那么你将会迎来一个快乐的夏天。

如果是金色的蝴蝶呢?

不知道从何处,传来了一个幼童的声音。

那么那个夏天将是无以名状的不可思议。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在什么地方,他似乎见过这样一只蝴蝶。

经过一个夏天,他们都已经被托斯卡纳的太阳洗礼成了蜜糖的颜色,他伸了个懒腰,白色的埃及棉床单被揉皱了,恋人的手臂温暖而有力,他们在床上分食一只他所见过的最美丽多汁的桃子,香槟插在床边的冰桶里。

那个时候,恍惚好像有一只金色的蝴蝶,停留在窗前盛放如同瀑布流泉的白蔷薇丛中。

 

下一秒,门被推开了,王杰希走了进来,身后跟着数月不见的叶修。

“刚从B市过来,顺便跟老王来看看情况……”叶修看到喻文州,抬手打了个招呼。

越过王杰希的肩膀,喻文州盯着不远处那张熟悉的脸,心里打了个突。此时他做了一个连自己都不能理解的举动,急急扭头看向窗外,野花丛依然在原地,而那只金色的蝴蝶,不知何时已经消失无踪。

 

---------------------TBC---------------------

怎么回事,这进度跟我计划的不一样啊喵喵喵?

然而这次我是有大纲的(。

emmm争取把这章更完吧,接下来又是努力工作的一周呢(棒读。

后文:04

 
评论(23)
热度(75)
© moominn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