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泥姆/五行缺糖/请勿转载

【王喻】幸福论-04

前文:01  02  03

粗长的一更。


04.蝴蝶悄然落在你肩头(下)

 

不同于隔壁众人热火朝天审图的混乱,这间会议室里只有五个人坐在长桌两侧,全都抬头看着投影大屏幕。

“关于二期,大致的情况就是这样。”

王杰希讲解完建筑文本,按熄了手中的激光笔。

“云秀,你们有什么疑问的话请尽管提出来, R+Design计划本月底跟冯总做二期概念正式汇报,需要你们烟雨同步配合出个景观方案。”

容貌娟秀的年轻女性脸上连一丝笑容也无,她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屏幕上那张由R+Design初步梳理过空间关系的二期场地总图。

楚云秀转过头跟身边的李华低声讨论了几句,然后重新抬起头来看向王杰希和叶修,而项目总调度喻文州正坐在远离那四人的角落里,腿上放着笔记本,像是在发呆,又像在思考。

 

“王总,在这样一个高技派风格的研发中心建筑群周围,修建一条仿阿姆斯特丹运河群风格的环形水道……我始终觉得是一个不够理智的决定。”

楚云秀的嗓音里永远带着一丝慵懒的柔媚,即使发火的时候也没人见过她提高音量,然而此时在会议室里,那句话却如此振聋发聩。

“云秀,我想你误会了……”

王杰希也抬起头看向她。

“Glory基建部已经将运河议题用各种手段辗转推过了专家评审会。同时,业主也已经找到了最好的工程和生态团队来解决后续问题,因此,现在提给你们的并不是设计指引,而是要求。”

“在接受要求之前,烟雨首先需要考虑的是最基本的问题,就是方案的可行性。”

楚云秀的眼神很冷静,对上王杰希的视线,也丝毫没有退缩。她伸手按亮激光笔,在R+Design的总图上圈出两个地方。

“这里是织银湖[1],也是二期现状中唯一的自然水体,无论是从美学还是从生态角度来看都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王杰希点了点头:“是的,我们R+Design的这版总图已经帮烟雨确定了设计方向,织银湖将成为这条新运河的水源。”

“然而现在织银湖湖面标高比运河上游最高点的设计标高低了整整五米,因此我们要想办法将水抽到高处,这是第一个要解决的技术难点。其次,冯总的要求是,这条人工水道必须可以行船,那么我们该如何解决将船只从两层楼的高度运上运下的问题呢……”

“正如我刚才建议的,为了解决高差的问题,你们烟雨需要在河道与织银湖的交汇处设计一个水门,用来运送船只,”王杰希也用激光笔圈出了一个点,“大概位置在这里,当然,我们也可以再重新论证。”

“一个解决五米高差的水门……”楚云秀盯着他,“您知道要朝上游泵多少水吗?这种花了大代价,同时又对环境和生态都毫无益处的工程真的有存在必要吗?”

王杰希正要回应她,这时,一个人从角落里站了起来,背着手走到了投影银幕前,仔细阅读着上面密密麻麻的等高线,房间里的人顿时都被他这个突然的举动吸引了注意力。

射灯的光将喻文州的影子投在屏幕前,他沉默了许久,然后回过头来。

“不得不说,R+Design这张概念总图的竖向设计既不能说服云秀,也不能说服我。”

喻文州开了口,半边脸隐藏在剧烈的阴影中,灯光勾勒出鼻梁优美的轮廓。

“因为这张图只是初步的意向,”王杰希平静地回答,“R+Design目前主要解决的是研发中心建筑群的功能和流线,至于接下来如何处理水系,我们还需要跟烟雨进行更深一步的合作。”

“我能提一个建议吗?王总。”喻文州说。

 

到这一天为止,R+Design已经为Glory集团提供了超过六个月的服务。

短短半年时间里,王杰希从东京搬回了蓉岛,但是由于工作太忙,他一直没有时间找房子,而是寄居在酒店公寓里,一天天蹉跎下去。与此同时,他每周要在Glory基建部办公室度过至少两个工作日。好消息是,R+Design又拿下了Glory总部园区二期的合同,蓉岛办公室的业务也慢慢走上了正轨。

王杰希觉得自己跟项目经理喻文州相处得还算愉快,他从一开始就没看错,喻文州是个明白人,在磨合了半年后,他已经开始享受这种跟聪明人一起工作的乐趣。喻文州曾经也是建筑师,从国外读书工作回来后,在业界著名的工程咨询公司做了三年,后来又带着整组人被Glory基建部招致麾下。

 

“我说文州啊……”

下午才风尘仆仆赶到蓉岛的叶修原本一直在默默旁听没出声,此时也笑了。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官腔,关起门来都是自己人,有话就直说好了。”

“你们二位都经历过一期竞赛,我想你们早已很了解冯总了,他是个老派人,Glory也是科技公司,可是想要的永远不是apple park那样一个横空出世的‘飞碟’建筑物,而是一种自然亲密的场地关系。””喻文州扫视着对面的两人,“早在做竞赛的时候,组委会为什么会顶住阻力拍板选择R+Design而不是其他设计单位?就是因为在一期项目那么复杂的现场条件中,你们都能做出如此绝妙的单体组合,说是神来之笔也不为过。”

王杰希默然无语地注视着眼前的青年,很罕见地觉得右边耳朵有点烧。在业内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之后,对于他来说,这个极其私人又细微的的生理反应也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所以,我就很想问问R+Design的主创设计师,为什么到了二期,那股充满想象力的激情反而褪去了?”

喻文州掷地有声。

“建筑是领头专业,我们要从大局出发,不能以牺牲整个设计团队的努力作为想象力的代价。”王杰希淡然道,“冯总的想法,当然是我们首先要考虑的。”

“所以当冯总说他要一条运河,你就给他一条从上游到下游高差足足五米的运河?”喻文州盯着他看,“王总,恕我无礼猜测一下,这是一种消极的激将法吗?消极地去应对那些原本可以由你解决的问题,好逼着我们项目团队不得不努力去说服那位学IT出身完全不懂建筑和工程的CEO去放弃这个非常困难的想法?”

 

王杰希缓缓将激光笔放到了桌子上,身体渐渐向后,直到他感觉自己的脊背靠在了坚实的椅背上。

王杰希紧盯着喻文州的眼睛,但是他也知道,现在还是保持沉默比较好。

会议室里的空气像凝结了一样,连叶修也陷入了沉默,此刻他是真的不便介入眼前二人的针锋相对中。

 

“差不多了,我来总结一下吧。”喻文州忽然从投影幕前走向了R+Design的两个人,一只苍白修长的手伸了过来,从王杰希手下拿起了那支激光笔。

“这个运河的概念不能取消,也没办法取消。你们R+Design和烟雨要共同努力的就是如何解决这条水道的所有技术难点。我有两个建议,一是烦请R+Design重新整理竖向,扩大到整个二期场地进行考虑,必要时请调整现有建筑平面,二是请烟雨针对织银湖水系做一个专项……”

 

“唉,真正是玩火不易啊……老王。”

正坐在项目办公室室外停车场的临时座椅上,垂头玩弄手里那只都彭火机的王杰希一怔,抬起头来。

还没等王杰希看清,一股清淡的玫瑰香气已经轻柔擦过他身边,然后是一只涂着Dry Rose色蔻丹的纤手拿起他的烟盒,抽出了一支。

“带火了吗?”

“没,劳驾王总了。”

长卷发梳向一侧,统共都拢在左侧肩上的年轻女子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然后微微垂下长睫,任由王杰希为她服务。

“怎么了你,右边的耳朵好红。”楚云秀吸了一口烟,然后打量着王杰希。此刻她坐在王杰希对面,两人中间隔着一个圆圆的小桌子。

“哎,有吗?”王杰希明知故问地伸手摸摸耳垂,“大概一直在被人在背后讲坏话的缘故吧。”引得楚云秀嫣然一笑。

“你知道为什么老冯这么坚持要什么劳什子运河吗?我听说,这几天整个基建部都已经被他那些天马行空的想法搞得人仰马翻了,就靠喻文州一个人顶着。”

“不知道,也不感兴趣。”王杰希一笑,“我只知道今天又要加班了,不是吗?你今天晚上打算撑到几点呢?”

“正在等司机接我和李工去跟生态顾问开会,然后再回公司加班……”楚云秀托着腮看过来,做这行的女生,不管外表看上去再怎么女神,内心都是有一个铁打的汉子,最不忘苦中作乐,“对了,我刚才听到一个关于运河的八卦,特地来跟你分享一下……”

 

不多时,烟雨的司机赶到了项目部,将楚云秀和李华都接走了。而王杰希还是坐在树下,默默注视着眼前一整排在阳光下闪着光的各色车子,公司配给他的那台墨绿色Tesla X停在角落里。

现在订一部新车的速度太慢,王杰希人来了半年,刚拿到钥匙却还不到两个月,好在终于结束了每次从蓉岛来蓝海自贸区开会都得打车或蹭车的窘状。

 

“不好意思,王总,刚才有点事情又耽搁了一下……让你久等了。”

王杰希回头,喻文州正在急匆匆向他走来,肩上挂着电脑包。

“你太客气了,喻经理。”王杰希笑,“之前几个月都在蹭你的车,不好意思的人是我才对。怎么不见黄经理,他不跟我们一起回蓉岛吗?”

“少天还在现场,今晚可能就住宿舍了。”喻文州笑,“今天蹭车的只有我一个。”

说着他已经走到了副驾驶一侧,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王杰希正要切D档发动车子,却听身边的人诶了一声,他也一怔,一只金黄的蝴蝶正在向他们轻盈飞来,然后绕着车前盖上下浮动,最后竟落在了前挡风玻璃上,微弱地扑着翅膀。

 “这种凤蝶啊……这几年都很少见到了,”王杰希默默松开了挂挡的手,“稍等,让我去把它请到安全的地方。”

他正要伸手解安全带,却听身边的喻文州忽然开了口:“还是我去吧。”

 

王杰希坐在车里,看着喻文州小心倾身伸手,准确无误地捏住了蝴蝶的翅膀,用另一只手护着快步走开,将那只小生物放到了停车场边缘的草丛中,然后重新回到了车上。

“喻经理日行一善。”王杰希重新发动车子,还不忘笑着调侃他。

“彼此彼此,举手之劳而已。”喻文州接得也很顺溜。

“之前我看过一个日本电影,”王杰希一边开车驶出停车场,一边说着,“那个片子里有人说,当蝴蝶在冬天幸存下来,第二年会变成金黄色。”

喻文州转过来看他。

“……哈,只是一部电影的台词而已。”王杰希注意到身边那人忽然变得认真的眼神,笑了一下。

“然后呢?”

“然后?”

“就是金色的蝴蝶……在那部电影里,怎么样了?”

“……嗯,就一直在山坡上飞着,每年夏天都是。”王杰希有点讶异,但还是娓娓道来,“说那句台词的婆婆一直认为,金色的蝴蝶是她早逝的长子,特意飞回来看她。”

“这样啊……”

“嗯,”忽然有点不太习惯这种文艺氛围的王杰希腾出一只手抓了抓头发,“电影的名字我有点想不起来了,回头查好了告诉你。”

“好的。”喻文州笑了笑。

“总之呢,是一部在讲人生啊总是晚了一步……的伤感电影[2]。”王杰希故意说,用一种调侃的语气。

“总是晚了一步……”喻文州也笑了起来,“那应该真的值得一看。”

 

他们都是大人了,深谙工作和生活绝对不能混淆的真理。因此,不管是在喻文州还是王杰希的车上,凡是下班时间,业主代表和乙方代表从来不谈工作,可是王杰希觉得这一天的喻文州有点反常,他在返回蓉岛的路上再一次提起了那条运河。

 “其实真的没有你和云秀脑内出来的‘运河巡礼’那么花哨,咱们技术上也难做,最终还不是我们基建部买单。”喻文州笑笑,“我也不会跟自己过不去啊。”

你可真行啊喻文州,打一顿板子再给一颗甜枣。

王杰希扶着方向盘暗暗磨了磨牙,此时他们正堵在如火如荼的过海隧道里,周围一片昏暗。等过了海后,王杰希打算先送喻文州回那人位于蓉岛大学附近的家,自己再调头回公司。

“冯总只是想要一条可以行船的简朴水道,几座小桥……你知道就是景观的设计要稍微偏欧式一点,因为二期里面除了研发中心,他的别墅也在这边。”喻文州说。

简朴?

王杰希一笑,觉得自己简直懒得回答,可身边的人似乎浑然不觉。


“你知道他们老冯为什么这么坚持要运河吗?”那时楚云秀说,带着一抹奇异的微笑。

“还能为什么?有钱任性呗。”

“是一个情结……”楚云秀说,“冯总年轻的时候跟女朋友一起在荷兰留学,然后他回国创业了,可是女朋友却留在了阿姆斯特丹。”

“……这你们都能打听出来?”王杰希哭笑不得,“我服了,一个个都是进CIA的人才啊。”

“还不是你们R+Design资源多啊……反正迟早你也会知道,”楚云秀白了王杰希一眼,“今天这顿怼不能白挨,好汉不吃眼前亏,不如早点给你透个底,咱们就别打这运河的主意了,再怎么不伦不类砸自己家招牌,可人家大佬要啊,那就硬着头皮做呗。”

王杰希忽然灵光一现,想到了一直在叶修手下做事的年轻海归建筑师唐柔,又想到了唐柔的家世,再想了想唐柔陈果苏沐橙和楚云秀的交情,点了点头。

  

“其实我很喜欢你提的那个水门的概念,就需要看看标高还能不能再降点。要是水利那边论证没问题了,我保证不管花多少钱都给你做出来。”喻文州说,叹了口气,“我其实能理解冯总,就仿佛在绅士运河乘船经过黄金转弯[3]的那种感觉……真是难忘。”

“估计冯总也是几十年来都对这种感觉念念不忘吧?”

王杰希这句略带讽刺的话刚一出口就立刻后悔了,急忙欲盖弥彰地换了个话题。

“那个……我记得喻经理也是在欧洲读的书?”

可喻文州的表情在暗处看不分明。

“再难忘也没有用的,不管过了多少年,却总是晚了一步。”

他轻轻地说,像是在回答,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一句话如同游丝一般地进入王杰希耳中,他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下一秒,王杰希的车子跟着车流钻出隧道得到解脱,触眼之处,一片光明。他们行驶在沿海的高架上,眼前的海港风景如画,夕阳的颜色璀璨无比。

“我硕士在维也纳读的,然后工作了几年,一有假期就把欧洲该去玩的地方都去了。”喻文州回答,声音表情都与平常无异,仿佛刚才那句在暗处的发言并不是出自他之口,而真的是一个幻觉。

 

车子停在喻文州家楼下,喻文州正要解开安全带下车,却又犹豫了一下,看向王杰希:“王总,不知道你今晚有别的安排吗?要不要一起吃晚饭。”

都是因为你,我还要回去加班啊……王杰希暗暗腹诽,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两人那一段延伸在昏暗与光明交界处的对话,让他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喻文州的要求。

“好啊,不过现在既然都是酒肉朋友的关系,拜托你以后别再叫我王总了。”王杰希笑,“老天,这都合作半年了,我们还在这个总那个经理地称呼彼此。”

“好啊,老王。”喻文州从善如流地笑。

“嗯,喻……”王杰希吃了个螺丝,顿了一下,“我就随老叶吧,以后都叫你名字,可以吗?”


 

----------------TBC--------------

本章完结,期待下一话的雷,苍蝇搓手.gif

 后文 05


[1] 织银湖:荣耀的七十五级副本www,隐藏着老冯这个大boss(不。

[2] 一个强行的电影安利,是枝裕和的《步履不停》

[3] 黄金转弯:(Gouden Bocht)是阿姆斯特丹绅士运河最有名的部分,介于莱顿街(Leidsestraat)与Vijzelstraat之间。沿河宅邸有着精美的花园、天花板以及古典主义的立面,每年向公众开放一次。在河道弯曲处,沿着新镜子街(Nieuwe Spiegelstraat),居住着阿姆斯特丹最富有的市民,所以这部分的运河带后来被命名为“黄金转弯”。


 
评论(9)
热度(83)
© moominn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