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泥姆/五行缺糖/请勿转载

【王喻】幸福论-05

前文:01  02  03  04

一桶狗血。


05.   One swallow does not make a summer (上)

 

“我以为,像你这样含着银汤匙出生的人,烦恼会比普通人少很多。”

“怎么会……”对方在轻轻微笑,声音低沉,“这世界上所有的人,生下来都在追逐同一个目标。”

“什么目标?”

“Eudaimonia...”

“……二少爷,麻烦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尽力学着讲中文,英语和德语也最好不要超出我的能力范围,”他伸手轻轻拨乱了对方的额发,“不是所有人都能以法学院的一等荣誉毕业。”

“是亚里士多德提过的,但是不知道该怎么翻译……德语里面大概是Glückseligkeit?”

“是指……‘幸福’?”

“大概比那个更深刻一些。”对方的声音渐渐低下去。

那个人和他的理想主义者兄长有着几乎一样的外形,但是从来没有人会把他们看作同一类人,喻文州曾经也是这样认为。直到多年后,他才发现,那对孪生子其实有着相同的灵魂基底,大概这才是“兄弟”这个词的意义所在。

 

在那个梦见跟前任谈论亚里士多德的清晨,喻文州睁开了眼睛,贴着他鼻尖的,是一个温热光裸的男性脊背。

大惊之下,喻文州猛地向后一仰,床垫轻微弹动了一下,他几乎可以听到自己颈椎发出的哀鸣。

然而眼前的人还是像个孩子似的趴着入睡,大半个脊背露在白色被褥外,正对着喻文州。

晨光之中,他的皮肤可真好,一颗痣一粒癜痕都没有,唯一让人浮想联翩的,就是有几条泛红的抓痕微微有点肿,浮在那诱人又光润的象牙色肌肤之上。

不,这不是卡夫卡的小说,而是真实发生的事件……喻文州按捺住了自己想伸手触碰一下那个裸背的冲动,冷静地唤回了自己的理智。

作为一个成年人,他的下一个反应便是在被单下摸索自己,然后悲伤地一无所获。

喻文州环顾四周,这是一个陌生的房间,看起来更接近studio式的酒店公寓,标准化的家具,一种不近人情的工业冷白色调装修。有东西散落在不远处的地毯上,包括他自己昨天穿着的淡蓝色的衬衫,长裤,还有几件不认识的衣物。

此时,四分五裂的记忆亦伴随着宿醉的轻微头痛,重新回到了他的脑海中。

温柔肢体的交缠和略粗暴的亲吻形成的鲜明对比似乎还残留在肌肤表面。

啊,原来你的耳朵这么敏感……不知道是谁在轻声说,然后就听到有人在轻轻地抱怨。

最可怕的是,他以为自己断了片,但是身体却似乎还记得昨夜的快乐。因为那种甜美的余韵依然在他的身体里流动,轻轻地震颤着,然后缠绵坠落下去,盘桓在小腹深处。

 

喻文州猛地坐起身来,他掀开被子下床,庆幸地发现身体看起来干净清爽,不管怎样,对方应该是采取了措施的,事前事后都是。

……最好笑的是,他似乎还记得自己被抓着在浴室镜前灯下刷牙的片段。

神呐。

喻文州有点崩溃地抓了抓头发,轻手轻脚地抓起搭在床边安乐椅上的浴袍裹住自己,然后开始搜罗满地散落的衣物。

内裤消失无踪,手表倒是被好好地放在床头柜上,从领口向下一连四颗淡蓝色的贝壳小扣子,都被崩掉,散落得满地都是。

他捏着其中一粒扣子,光脚站在地毯上发呆。

 

“那边……衣橱最左边都是衬衫,下面抽屉里有内衣和袜子。”一个带着浓重睡意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我……我还是先回家。”喻文州回头,挤出一个十分勉强的笑容。

“那你也得先能得体地出门才行……”床上的人从枕头上抬起脸,“等下让我送你吧。”

“好啊。”他几乎是有点呆滞地回应着。

“哦不对。”这时,床上的人也猛地坐了起来,头发乱蓬蓬的,上半身赤裸着,显露出精悍优美的线条。“昨天晚上车没开回来,我们吃完晚饭,又喝了酒……最后坐出租车回来的。”

“真的没关系……”喻文州也捏着他的扣子后退了一步,“那个,洗手间请借我用一下,再借我一件衣服。”

此刻,在喻文州眼前的,是他一丝不挂的乙方顾问,是他合作了半年多、能力上佳的项目建筑师,他那位靠谱又英俊,偶尔却不近人情的工作伙伴。

 

“现在几点了?”王杰希问。

这其实是一个十分愚蠢的问题,因为在他自己手边的床头柜上,就立着一个小小的复古钟表。

“6:55……”喻文州说,“嗯,那个,你今天……”

“我今天要回公司,应该就不去项目部了。”

“好,那我等下自己去项目部,如果有问题再电话联系。”

喻文州一口气说完,一闪身就推开浴室的门钻了进去,然后在淋浴间和浴缸之间呆立了一分钟,还是走进了淋浴间。

他刚脱下浴袍,拧开热水,忽然听到了有人轻轻敲门的声音。

“是我,干净浴巾和那个……嗯,其他的衣服我都给你放在门口的篮子里了。”

“……谢谢。”

“洗手台上那支电动牙刷是我的,新拆开的那支牙刷是你昨晚用过的。”

“……好的。”

水流进了眼睛里,喻文州用力眨了眨眼,然后把水温又调高了一点。

热水冲刷着皮肤,几乎到了有点疼痛的程度,才能带来洁净的感觉,把他从昨晚那些支离破碎的记忆中拯救出来。

 

喻文州擦着头发从浴室走了出来,有点庆幸地看到王杰希已经不再光溜溜了,他穿好了居家的衣服,UC Berkeley的旧T恤和运动裤,此刻正背对着喻文州,站在咖啡机前。

“喝什么?水,茶,还是咖啡?”

王杰希听到动静也回过头来。

……王先生的咖啡闻起来可真不错,但是喻文州此时对自己的自制力已经完全失去了信心。

“水就好了。”他轻轻地说。

王杰希推过来一个玻璃杯,喻文州喝了一口,有点感动,原来是同道中人,喜欢在清晨喝掺了柠檬汁的冰巴黎水。

他们两人站在开放式厨房里,中间隔着一个小餐桌,喻文州知道对方一直注视着自己,可他却觉得没有抬起头回望的勇气。

“昨天的事……”喻文州放下杯子,低声说,眼睛盯着榉木餐桌的浅色纹理。

假如此时王杰希客气回应,他已经不记得了,是不是对他们都比较好呢?

短短的几秒,喻文州那个过于灵敏的大脑,已经转过了几百个念头。

“我们可以继续……嗯,”对方似乎在字斟句酌,最后还是放弃了,换了一种语言,“可以继续约会吗?”

轻柔的语句落在鼓膜上,却带来了震耳欲聋的回响,喻文州几乎是有点惊恐地抬起头来。

 

眼前的男人舔了舔嘴唇,样子有点……难以形容。他的建筑师皱着眉头,似乎有点困扰,又有点无所适从的……害羞。

一旦有过身体接触的后果就是这样,对方连舔唇的动作都变得意味复杂起来,空气里弥漫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动物性的空气,诱人的,充满了引人下坠的甜蜜。

喻文州十分明白,他们已经没有办法回到昨天之前的关系了。

 “恐怕不能……”

喻文州将杯子轻轻放回台面上。

“对不起,还是请你忘记昨晚发生的事。”

  

后文 06

-------------TBC-----------------

哈哈哈酸爽!我现在终于可以安心了,周末见。

爆手速了,快表扬我!(x


 
评论(20)
热度(81)
© moominn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