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泥姆/五行缺糖/请勿转载

【王喻】幸福论-06

前文:05

……累死累活,好不容易能赶上生贺。



06.   One swallow does not make a summer (中)


穿着深蓝色衬衫的挺拔身影消失在会议室门口,众人目送他离去,空气仿佛凝结了一般。

不知道过了多久,刘小别回过神来,在角落里低低笑了,语气颇无奈:“我就跟你们说吧,懂技术又会做设计……这种业主最可怕了。”

“别哥你个乌鸦嘴,求放过。”对面的袁柏清颓然趴在手提电脑的键盘上,“喂,我说这哥们究竟什么来头,谁快来给我科普一下?还有,之前是哪个混蛋说他是个手残连cad都画不好的,等会放学了别走!”

“听我们老大说这喻总好像是个海龟?”对面设计院的小程弱弱地跟上。

“我怎么听说是东南某大院呆过的精英,一年就考过九门[1]的那种?”又有人爆料道。

“真的假的,一年过九门的目前我就听说过俩,我们叶总和隔壁Samsara的周帅……就连我们老大都考了三年好吗。”柳非说。

“设计院出来的?天哪,自己也是设计狗出身,去了甲方还这样虐我们,他的良心不会痛吗?”

“我就问你们怕不怕。”刘小别摇着头说。

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了起来:“怕谁?”

刘小别吓一跳,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他稳住身形,回头对上了从会议室后门悄无声息走进来的那个青年的眼神,一手捂住了胸口。

“老大?哎您老怎么一点声儿都没有地就进来了,吓死我了。”

“刚忙完就过来了,你们讨论完了?” 

最近的天气颇为晴暖,这一天王杰希穿着件黑色的衬衫,袖口卷起露出修长手臂,口袋别着太阳镜。他一边打开电脑包取出笔记本,一边看看周围那群蔫头蔫脑仿佛被霜打过的菜叶子。

“诶?Glory的人都走了?喻文州呢?”

王杰希的目光落在刘小别身边的那个空位上。

一件浅驼色的风衣胡乱搭在椅背上。黑色细长保温杯放在电脑旁边,杯盖没有拧紧。一卷拷贝纸松散地滚在桌面,旁边散落着几支马克笔……然后就是一台Glory团队标配的D牌17寸工作站,机身纤薄,屏幕还亮着。

那个人总是很仔细,即使周围都是早已熟悉的团队,他也会随手锁屏幕。作为壁纸的风景图片有点眼熟,仿佛是南欧的某个小镇,白色的蔷薇攀援在古老建筑物的石墙上,越过那围墙,便是一望无垠的碧蓝大海。

 

“Glory团队有个内部会,喻总刚出门。”刘小别站起来收拢桌子上那堆乱七八糟的施工图,给他老大腾出点空间,“您有事儿找他?他刚说了等会回来,这不,电脑也没带走。”

“哎,等等,先别拿走……”

王杰希的目光扫过了放在图纸最上面的那张黄色的拷贝纸,马克笔线条和几行清秀的手书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微微眯了眯眼,“这是研发中心大堂平面?你们跟Glory的人已经结束讨论了?”

会议室里的空气又变得尴尬起来。

“嗯……哼,是的吧。”刘小别忸怩嘟哝了一句,几乎不敢抬头看向他老大的眼睛。在座的这几位R+Design和Z市设计院的精英们刚被好好教了一回做人,现在都一个个有点讪讪的样子。

Glory总部园区一期施工图正在审核中,喻文州发现研发中心有一道剪力墙落在大堂正中十分影响效果,他想在入口首层把这道剪力墙抬掉,可是结构偏偏不合理,R+Design的建筑师们伙同设计院算了半天都觉得解决不了,于是刘小别便做了主,跟Glory项目团队解释说不可能取消这道墙,业主还是死心吧,万万没想到喻文州自己走开坐在会议室角落,琢磨了一个小时画出了方案,并附上简单计算书扔给他们去深化,顿时觉得脸疼。

王杰希盯着草图看了半晌,然后抬起眼,似笑非笑地看着那群面有菜色的小青年:“以后还是先拿给我看。”

 

“对了,喻总让我把更新过的专业计划拿给您看看。”

坐在另一侧的高英杰把手提电脑转向王杰希,屏幕上是一张由Glory项目团队提供的总部园区一期建筑专业进展的详尽甘特图,由于二期设计的启动,对两期项目的界面处理上产生了一些影响。

总项,变化的子项,前置条件,更新时间,完成时间,封闭时间,成果。

王杰希看着图表中从深到浅的蓝色图形,陷入了沉思。

项目管理是一个非常宏大的理性活动过程,高楼拔地而起,山头削平后被建筑群占领,原生森林消失变成鲜花和草甸,水岸线被人为迁移……无数张计划书对工程的进展进行预测,然后再扁平展开变成了可视化的图表。

自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半年多的时间过去了,王杰希觉得自己已经很了解计划书背后那个人的秉性,看似温和,却冷静惊人,同时又理智得可怕。

因此,十天前发生的事至今仍让他迷惑。

唯有洗澡的时候,王杰希一低头看到胸口那个一点点消退中的细碎牙印,才在一点点敲打着他的理智,那个晚上,是真实存在的……否则他真的会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幻想。

 

事情的前因后果现在看来都不那么重要,只记得是结束了工作的一个很普通的晚上,他们结伴去吃晚饭,地方是喻文州选的街市大排档。王杰希心知这人必然是熟客,因为那位头发已经花白的老板见到他就笑逐颜开,几乎不怎么费力就张罗了满满一桌菜,膏蟹文蛤海鲜粥,百叶包烧肉,酒糟花螺,椒盐鲜鱿,香煎腐皮卷,金银蛋苋菜,还清蒸了一条刚打回来的新鲜的乌丝斑,滋味细腻清甜至极。

最近工作太忙只能靠三明治和快餐续命的王杰希埋头在碗碟里,吃得专心致志,直到身边的人替他续茶,方才回过神来说:“以后在蓉岛,我就跟你混了。”

“行啊,保证带你吃好喝好。”对面的人大笑,露出洁白细密的两排牙齿。

“等我安顿好了,也请你跟黄少天来家里吃饭,尝尝我的手艺。”

王杰希又说,只不过话音未落就发现了自己这句话的问题所在——他已经搬到蓉岛半年多了,却丝毫没有已经安顿下来,开始新生活的实感。

工作在继续,并且已经驶出了暗流和险滩,进入了开阔的水面,可他人却被留在了原地,丝毫没有向前迈进过一点点。

“你太忙了,不急的,慢慢来。”对面的人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轻声说道,多少像是在安慰。

“文州,你成家了吗?”王杰希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问出这样一个问题,其实他一低头就能看到,那人的左手上空空荡荡,并没有戒指。

“我?还没有啊,”对面的人一笑,“你现在应该是最了解我的人之一了,看得到我的每一天都是怎么过的。”

“等做完这个项目,休息一下。”

“对,等忙完这一阵子,就可以忙下一阵了。”喻文州露出一个促狭的笑脸。

 

现在想起来,晚饭时的所有对话,似乎都笼罩在热腾腾饭菜温柔的氤氲中,白茫茫的一片。

街市闷热,小楼的屋顶有吊扇在转动,周围人声嘈杂,侍应推着服务车穿梭,有孩童丢下碗筷趁父母不注意溜走在餐桌与餐桌的狭缝中玩耍,在他们这一桌前不远处,白发的老板正坐在收银台后盯着一台古老的迷你电视机看本地新闻。

王杰希喝完了第二只喻文州给他点的冰冻椰青,正在用钢勺慢慢挖着椰肉玩,他并不喜欢吃这个,只是喜欢勺子接触内壁时那古怪又温柔的触感,每挖出一块,他就会放在身边那人的盘子里。

“我有个发小是医生,现在在澳洲工作……”王杰希说着,有点孩子气地把一勺剥离出来的椰肉转来转去地观察,满意地发现上面一点椰壳都没沾到,“之前他说过,挖椰肉的手感,很像在做椎间盘手术。”

喻文州本来正在毫不客气地享用对方精心炮制出来的那一盘洁白果肉,闻言立刻哽了一下。

“噗,”他抬头看向王杰希:“我要有阴影了。”

“别啊,”王杰希笑了,“安心吃你的,还有很多呢。”

“你不喜欢这个?”

“太淡了,没有味道。”王杰希想了想,“不过可以拿来炖鸡汤,会很鲜美,也可以做椰子糯米鸡,你们大吃省人民应该会喜欢。”

“老王你很懂啊……”对面的人含笑看他,“看来我真的要约时间去你家吃饭了。”

“好啊,你要愿意,现在就约起来,”王杰希很慷慨地说,“只有煮饭给别人吃的时候,才有心情做。”

“如果是自己给自己做饭呢?”对面的人又看着他的眼睛,问。

“那可太麻烦了……”王杰希笑了,“我懒。”

 

那天喻文州坚持付账,声称自己要先下手为强,好让王杰希不能赖掉那顿可以携宠物(黄少天)出席的家宴。

王杰希笑着看喻文州从皮夹里数现金出来给白发老板,老板推还给他几张小面额纸币,喻文州又悉数塞进了收银台边的“无国界医生募款箱”里。

这时,王杰希越过站在他身前的那人肩膀,看到了带着虚影的旧电视里,出现了一张无比熟悉的面孔。

他一愣,镜头即时拉远,出现了年轻男子的全身照,是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的那一张——背景是机场,青年阔步走向镜头,眉头微微锁起,长大衣里穿着西装,潇洒倜傥得仿佛某个明星。

紧接着又是几张照片闪回后,本地娱乐新闻主播一贯故作大惊小怪的声音回响在耳边。

“M.E.最近被消息人士爆料做定百亿新抱,订婚仪式近在眼前。自新年前入住Chris Ye位于半山的五亿新屋后,两人不但感情稳定,M.E.更已经融入叶家,不仅北上B市数次与叶家人团聚,还为Chris的妈咪庆生。被问到恋情进展,她透过友人回应︰「依家好開心,多謝大家關心。其他唔講咁多了。」 ”[2]

“这种新闻,我不管看多少次还是不习惯,动不动就受到惊吓跟坐过山车似的。”王杰希笑,“第一反应总是老叶又被狗仔拍了?要不就是老叶要订婚了?这兄弟俩真是够了,明明长一样,个性却天差地别。”

身前的人没有动,也没有说话,而是静静注视着电视,仿佛充耳不闻。王杰希忽然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他正要伸手拍对方的肩膀,那人已经回过头来,目光灼灼地看进他的眼睛。

“是吗?我倒觉得他们……不太像。”

 

喻文州的表情有点奇怪,第一秒看过去的时候,他的眼神仿佛是一片空白。

王杰希正在发呆,眼前那人却深深吐出一口气,肩膀也随之松弛下来,仿佛如释重负的样子。

“买好单了,我们走吧。”喻文州说着,声音非常平静。

“嗯。”

王杰希还是有点莫名,他跟在喻文州的身后走出了街市,他的车就停在对面的街角。走出了几步后,喻文州又停下了脚步,再一次回头看向王杰希。

“王总,你今晚有别的安排吗?”

“……怎么了?”

王杰希一怔,这是怎么搞的,吃了个饭,又变回王总了。

喻文州在路灯下看他:“我想去喝一杯,有没有兴趣一起?”

他敞着风衣站在依然带着凉意的晚风中,整个人在暗淡的光线中变得苍白透明了起来,连衬衫的褶皱都是如水般温柔的颜色。

喻文州双手插在风衣兜里看王杰希,表情也几乎是温柔的,不知为何,又有一丝落寞。

 

“好啊。”王杰希轻轻吸了一口气,心脏忽然沉重地撞击着胸腔,他忽然有种预感,这个晚上注定会变得很漫长。

只是那时的他还没有做好心理建设,将会面对一个怎样陌生的对方,以及自己。

 后文 07

--------------TBC--------------


最近忙die,很久没上lo,大家都放假了吧,嘤嘤羡慕。

留言我都看啦,谢谢小天使们,我会抽空慢慢回。


[1]九门:指我国一级注册建筑师资格考试,一共有九门课程,合格成绩有效期为八年,即需要在有效期内全部科目合格才能获得资格。从业人士大都会选择一边工作一边准备考试,外加众所周知的工作强度,一年过九门的凤毛麟角。

[2] Emmm我实在不会写狗仔体,这一段就抄袭了壹周刊(大笑)


 
评论(20)
热度(68)
© moominn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