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泥姆/五行缺糖

【喻王喻】光合作用-01

架空背景,全员向(争取),私设多,严重OOC,预备随时撤退。

 -----------------------------------------------    

    “老大,那我今天就先走了?”刘小别说,语气里有那么一丝不确定。

    “走吧,明儿好好休息,周一老郭早上7点半先去我那儿,然后再去捎你,看着点时间别睡过了。”王杰希从电脑前抬起头。

    “好嘞。”刘小别咧嘴一笑,然后戴起耳机潇洒地把包甩在肩膀上。

    “诶……”

    “怎么了?”

    “把英杰他们那边的灯关了吧,留我这里这一盏就行。”王杰希指指前方那两排空荡荡的桌椅,又指指头顶白晃晃的顶灯。

    “我觉得还是留着那些灯吧,不然别人看到咱这儿就只有一盏孤灯外加光杆司令景观组老大,怪凄凉的。”刘小别撇了撇嘴。

    王杰希笑了:“得,为了不那么凄凉,你也别去约会了,来陪我改ppt吧。”

    “内什么……”刘小别后退了一步,狡黠地转了转眼珠,“老大你加油啊,您老英明神武千秋万代一统江湖……”话音未落,人已经没影了。

    王杰希笑,继续把注意力集中在面前的屏幕上。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他拿起手边的茶杯却发现早已没有水,于是起身端着杯子朝茶水间走去。

    王杰希注意到他所在的这一层的另外半边——也就是他们公司三个建筑工作室之一的ADS所占据的那部分空间——仍然亮着灯,这在周六晚上实在有些罕见。

   “黄少天居然也会周末加班,真是稀罕。”他想着,不自觉地就朝对面看过去。对面人不多,当中领头那人并不是ADS的设计总监黄少天,而是项目总监喻文州,大卷大卷的A0硫酸图正包围着他们。

    正在领着三四个人审图的喻文州很罕见地戴着副眼镜,咬着红笔的笔杆仿佛在思考着什么,看着有点呆,和他平常在王杰希心里整洁优雅的印象有点出入。

    喻文州似乎听到了王杰希的脚步声,抬起头看向这边,微微笑了笑。王杰希也回了一个礼貌的微笑,晃了晃手里的空杯子,然后脚步没停地走进了茶水间。

 

    已经晚上10点多了,整个二楼都很安静,可以断断续续听到ADS那边传过来的讨论声。一会儿是国语,偶尔夹着两句不知道谁在拽的英文,这会儿却变成了粤语。王杰希有点恶趣味地想是不是那个人前人后都以好脾气著称的喻文州其实正在臭骂手下小弟们……他凝神听了一会儿,发现仅仅能分辨出喻文州低沉的声线,而自己的粤语听力仍然完全没有进步。

   ADS好多广东人啊,王杰希想,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景观组包括他自己在内大部分都是北方人,不过对于这座高速发展的新移民城市Z市而言…这两种情况都不算新鲜。

 

    三个月前,R+ Design搬了家,他们的新办公室、就是王杰希所在的这座四层白色小楼,位于Z市原来的工业区内,是由旧厂房改造而成的工作室。

    整个工业园区里分布着各种创意产业,除了像R+这样以建筑、规划、景观设计为主的大型设计公司和数不清的各色小型设计工作室,还有摄影棚、画廊、概念餐厅、酒廊、零售、咖啡店等等。于是用刘小别的话说,虽然R+从CBD搬到了郊外,可是逼格不降反升。

 

   自从搬家以来,王杰希的景观组就和ADS成为了邻居,各自占据了公司二楼的半壁空间。这个由厂房改造的大空间中,只有几排稀稀落落的书架和展板分隔着两个组的物理界限。手底下的年轻人很快混熟了,经常窜来窜去地打打闹闹。

 

   不过作为王杰希个人而言,在R+工作三年,他和ADS的那两个头儿其实并不熟。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冯老板想增加点新鲜感,通过这次搬家,他给所有部门都换了位置:王杰希曾经的邻居、也是合作次数最多的ACS组和城市规划组都搬去了三楼,ATS和结构组在一楼,行政、人力、市场、运营等等部门以及各位公司董事的小办公室一股脑儿塞进了四楼……四楼楼顶还有个屋顶花园,王杰希前阵子听后勤的妹子说可能要在楼顶搞些Urban Farm给员工种着玩,etc。

    总之,在那个炎热的六月夜晚,新办公室的甲醛味儿刚刚散去,被其他组戏称为“植物人”的景观组终于把他们老大周围的几张空桌堆满了淘宝来的多肉植物和其他小盆栽,琳琅满目充满浪漫气息……而百草丛中的王杰希,却破天荒地需要为下周一的汇报加班到半夜。

 

   王杰希习惯性地伸手去那个被全公司“LA男神教”【注:LA=landscape=景观,本文中有些地方会使用缩写,见谅。】的教徒妹子们轮流投喂的小篮子里摸一块巧克力或者独立包装的饼干。

   好像有哪里不对,王杰希想,因为他的左手摸了个空。

   对了,昨天好像郑轩、刘小别和卢瀚文一直在他座位周围聊天来着……想了想那几个吃货的嘴脸,王杰希叹了口气。

   加班到半夜没有食物,这种感觉实在有点虐,即使对平常有点酷、略微不苟言笑的景观组boss来说也是如此。

   这时,对面的灯光忽然灭掉了,然后就有各种窸窸窣窣的动静、说笑声和脚步声从围绕着整个景观组的黑暗后面传过来。王杰希听到喻文州柔和的声音在跟同事道别,嘱咐开车的人路上小心。

   这么看来ADS也加完班了。王杰希揉了揉胃。

   整个公司没几个人知道,王杰希的胃病史其实已经超过十年,他平常一直都很小心,戒酒戒生冷饮食规律,不过最近实在有点太忙,今天甚至忘记吃晚饭,然后还喝了太多浓茶。

   在对付实习生错误百出的分析图和越来越尖锐的胃痛的间隙,王杰希往嘴里塞了一把药,顺便抽出了几秒想了想等下要不去银记点一碗粥……然后他抬起头,不自觉地吸了一口惊讶的冷气,因为喻文州就站在他面前,微微笑着。

 

  “还有很多要完成吗?要不要等下一起去宵夜。”

 

-----------------------------------------------------------------------------

    王杰希看了看倒映在电梯轿厢里的自己,今天出门的时候并没有多想就穿了件支数不高的白衬衣。这一天十分忙碌,一会儿趴在桌子上审图,一会儿卷起袖子教小朋友们干活,现在衬衣已经被揉的稀皱。他看了看旁边的喻文州,他也穿着一件长袖白衬衫,袖子卷在手肘处,在这暗淡光线下看不清质料,也许是细麻,可以隐约透出身体的轮廓,有种漫不经心的性感。

 

   王杰希觉得唯一和玉树临风的ADS项目总监违和的地方,还是那支从刚才就让他很在意的红笔,现在正别在对方胸口的口袋上。

  “对了,好像今天是第一次看到你戴眼镜。”

  “我有一点近视,不过度数不深,画图和开车的时候才会戴。”对方拉开车门,做了个请上车的手势,“想吃什么?”

   “……”王杰希张了张嘴,决定把银记两个字藏了起来,“你定,我听小别他们说,整个公司最懂吃的人都在ADS。”

“真的假的?”喻文州笑了,“那带你去喝个粥吧,放点白胡椒,暖胃。”

“诶……”王杰希愣了愣。

“刚才远远就看着你顶着胃缩成一团……”喻文州笑了笑,“幸好戴了眼镜,看得比较清楚。”

  “什么缩成一团啊……”王杰希说,“那是你们小卢吧。”

  “小卢和少天一模一样,坐没坐相站没站相,上次老冯过来转转,他们俩正一边一个把脚翘在桌子上接着手柄打游戏……现在我在认真考虑要不要强制他们每天贴墙站半小时。”

  “挺好,顺便还预防肩周炎,我支持你……不然把袁柏清刘小别他们都交给你替我带带……”王杰希忽然顿住了,“嗯?你车里这个味道是什么来着,好熟悉……”

   “什么?”喻文州转过脸看看王杰希,这时前方出现了红灯,他缓缓停下车,“哦,你是说这个?”

    喻文州伸手到王杰希头顶,在车厢的挂钩上稍微摸索了一下,然后把一串东西摘下来放在他手中。

    王杰希低头,看见一串被丝线串起来的白兰花躺在手心里,花瓣已经萎黄蜷曲,散发着馥郁湿润的香气。

    然后旁边的人坐直了身体,踩下油门,绿灯了。

   “今天中午出去吃饭的时候,遇到一个老太太在卖这个,”喻文州说,“总让我想到小时候在G市的日子,就忍不住买了挺多,然后分给了餐厅的其他人。”

    王杰希默默地听着,他几乎可以想象那样的画面,顶着烈日在街头叫卖白兰花的老太太,还有买下她满满一篮花朵的喻文州。

   “B市……”

   “嗯?”

   “B市有这花儿卖吗?”

   “没有,不过夏天的时候偶尔会有人卖丝线串好的茉莉。”王杰希说。

    不知道是因为在这黑暗中梦幻般的香味,还是因为这“深夜游车河”的魔力,王杰希也想起了童年的那个四合院,窗下用来养金鱼的大缸,庭院中间的石榴树,还有夏天早晨醒来时家人堆在他枕边的茉莉花。

    接下来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车里的温度很舒适,王杰希放松了身体,觉得四肢百骸都有一种软绵绵的倦意,而手心里的那一小串花朵,就那样兀自香着。

-----------------------------------------------------------------------

Magnolia alba:白兰。




 
评论(14)
热度(179)
© moominn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