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泥姆/五行缺糖/请勿转载

【喻王喻】光合作用-02

02.


七夕快乐。

  ------------------------------------------------   

喻文州坐在凌晨三点却仍然嘈杂的银记茶餐厅里、看着对面的人认真地在餐巾纸上画自制小雪橇的结构图时,他忽然想起了曾经读过的一个著名女作家的文章。

   在那篇回忆自家老公轶事的散文里,作家无不戏谑地写到,当男人跌入童年的回忆里去,就很难爬得出来。只要触动到那个话匣子的开关,你就可以看到那个平常可能老成持重的成熟男性忽而仰天大笑,忽而手舞足蹈,忽而作势,忽而长啸……即使你已经听那几段故事听到耳朵生茧,强行令他停下,可是对方却仍然会沉醉在那份甜蜜而又带着几分怅然的情绪里久久回不过神来。

   王杰希握着从喻文州那里借来的红笔,端详着自己在餐巾纸上的大作,表情是满意的,可是仍习惯性地皱着眉头:“差不多就是这样了,你看这里,我爸后来为了安全起见又加了一段木头,重心就后移了,但其实没有影响速度……”

   当他抬头看过来的时候,目光惊人澄澈,喻文州端起杯子喝口茶,顺便掩住自己嘴角的笑意。

   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才能让两个人的对话从客套的同事寒暄、就忽然演变成了两个刚及而立之年的男人关于南方和北方童年生活的大乱斗。

 

  “恭喜你,王先生,看来你有一个圆满的童年。”

  喻文州原封不动地引用了那个女作家调笑自己先生的句子,脱口而出的瞬间把自己也吓了一跳。

  对面的人愣了一下,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忘形,于是露出了一点孩子气的微妙表情。

  “嗯,的确是……不知不觉就说得停不下来。”王杰希坦率地笑了,“今天才发现,和喻总聊天是一件很放松的事。”

  “叫我喻文州就好了,我们同年且同级……你也不希望我成天叫你王总吧。”喻文州同样直率地注视着对面的人,心里却有点嘀咕,为什么今天晚上自己总是会说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提议宵夜,也许只是喻文州水瓶座特质发作的一时的心血来潮。可是如果真正深究起来,喻文州也不得不承认,对面这个高高瘦瘦的青年,一直以来其实都让他有些在意。

  R+的传统一直以来都是双核心制,每个设计工作室里都有一名设计总监负责主创和方案,另一名项目总监则更偏向于PM的角色,主要负责管理和进度。

  这个双核心的结构通过多年的实践证明了它的高效,比如现在ADS的喻文州和黄少天,规划组的李轩吴羽策,ACS的韩文清和张新杰……只有王杰希的景观组是个例外。正是坐在喻文州对面的这个人,在之前的项目总监方士谦辞职出国之后,以一己之力挑起了大梁。

 

  当喻文州在结束加班后送走同事,自己也准备离开的时候,他注意到属于对面的洁白灯光穿过书架投射在地上,留下长长的影子。

  不知不觉地,喻文州就走了过去,站在黑暗中看着对面那个人凝神工作的样子,然后看到他一直用左手顶着自己的胃部,并且眉头越皱越深。

  喻文州想起之前某次聚餐的时候,卢瀚文好像随口提了一句小别说他们老大其实有很严重的胃病。

 

  “还有很多要完成吗?要不要等下一起去宵夜?”

 

  话一说完喻文州也觉得有点奇怪,因为当邀请出口的时候他意识到了自己说的那么顺其自然,就好像之前发生过很多次一样。

  可事实是他和面前这个人并不熟,顶多是在尾牙上互相敬过酒的交情。不比他一直以来的好人缘,对方似乎天然自带闲人免近气场。

  总而言之,那天晚上喻文州的本能还是先行了一步,远远领先于他那个原本精准缜密、大概由于最近加班过多已经有点当机的大脑。

 

  “你还需要其他东西吗?”王杰希指指推着小车靠近他们的侍者,打断了喻文州的走神。

  “我不用了,你看看还需要什么。”喻文州说。

  “我也不需要了,”王杰希一边微笑示意侍者一边说:“我们这一顿宵夜吃了两个小时,再这样下去天就要亮了。”

  “你现在还胃痛吗?”

  “好多了,吃了药,又喝了热的东西。”王杰希说,“没想到你说要来的地方就是银记。之前我也在想这里的黄沙猪膶粥……”

  “那个还是下次再喝,不适合你今天的状态。”喻文州笑着摇摇头。  

  “好的,那下次再一起出来宵夜。”王杰希说。

  一瞬间,喻文州本能地萌生出分析一下王杰希的语气到底是真诚还是“有礼貌的客套”的念头。可是下一秒他又默默地挥去了这个想法,就像在放技能的时候主动打断了读条那样。

  喻文州在那个晚上意识到了一件事,他在ADS一直所向披靡的读心魔法似乎在对面的人身上会失效。

  他愿意和王杰希聊很多东西,如果对面的人也愿意,喻文州并不介意两个人聊到天亮。可是喻文州发现在对面这人身上,他并不想使用自己天生强大的分析能力。

 

  后来又过了很多天,两个人都是一如既往地忙碌着,偶尔在茶水间相遇寒暄两句,并没有“下一次去宵夜”的机会。

  喻文州也会在黄少天吵吵嚷嚷“公司楼下的餐厅都好难吃、还是让景熙开车去银记外卖回来”的时候想起那个略奇妙的晚上。

  “文州,你吃什么?还是凉瓜斑腩饭吗?”

  这时黄少天正在大飚手速帮ADS的加班小伙伴们记下要点的外卖,同时嘴里也不闲着,“老是凉瓜斑腩我都替你腻得慌,换个鱼香茄子饭吧,或者你要是嫌油大我觉得他们家招牌车仔面挺不错的。诶这个是新品吗,郑轩你把手机拿近点我看不清了……文州文州你看看这个新品怎么样?……哈哈哈哈哈这是什么鬼,你们快看,‘避风塘炒面——男人的浪漫’……”

  银记是Z市一间有三十年历史的老牌茶餐厅,价格亲民服务热情食物水准更是无可挑剔,唯一的缺憾就是老板打广告的水平总是有点诡异的别出心裁。

  于是在同事们的起哄声里,喻文州笑眯眯地从徐景熙手里接过了那一盒”“男人的浪漫”——唔……虾酱虾膏大虾炒面?挺好吃的呀,下次宵夜可以试试。

 

  “哟……都快九点了,你们这才吃晚饭呢?”这时,一个人穿过正在闹腾的ADS众人,慢慢踱了进来。

  “刘工,你们今天也加班啊……”喻文州起身招呼刘皓,“吃了吗,再来点儿宵夜?”

  “不了,谢谢啊……”刘皓挥挥手,“你们吃好、吃好……”一边说着,他的目光一边在ADS众人身上逡巡着。

  卢瀚文警惕地抬头看了刘皓一眼,宋晓和郑轩交换了一个别有深意的眼神,黄少天没抬头,仍然大大咧咧地从徐景熙碗里抢着牛肉。

  “喻总,一会儿有空了你能和黄少到ATS来一趟吗,我和陶轩这边有件事情要麻烦你一下,昨儿已经跟冯老板打过招呼了。”刘皓说。

  “好的,我们一会儿过去。” 喻文州说。


 

--------------------------------------------------------------------

 

  “什么?先是好好的委托改成投标,现在又说这个投标其实是个围标?下下周就死线了现在方案TM什么都没有,然后ATS就把这个烂摊子扔给我们了?”郑轩嚎了一声,“这就是甲方设个套来骗方案啊,冯老板也能答应?老大,我们现在手上还有两个项目马上就要汇报了,压力山大!”

  “现在说这些没用,因为冯老板已经答应ATS要把这个项目分给我们做了。”黄少天无精打采地说,“这些事儿文州和我不是没有考虑……”

  “……这次的项目有点复杂,甲方的背景也点麻烦,现在我们一时半会也没办法跟大家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交代清楚,但是在这里只是希望大家可以相信我和少天的安排。”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然后走到了他身边,“别的就不多说了,大家尽力去做,其他事情就交给我和少天吧。”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为了赶上死线同时减少人力在无意义的项目上的浪费,喻文州陷入了一种昏天黑地的忙碌阶段。

  这一天的黄昏,徐景熙走到喻文州座位边,递给他一杯水:“老大,你今天不能再喝咖啡了,我看你都喝了好几杯了,身体会受不了的。”

  “啊,好的,谢谢你景熙,”喻文州揉揉太阳穴,“对了,关于总图还有三楼的会所那部分……”

  “景观那边我刚才去协调过了,三楼会所室外基本改完了,没有什么问题,总图正在弄,王总说今天午夜前给我们。咳,我们方案改这么厉害,幸好王总没生气,态度还挺好的……”徐景熙吐了吐舌头,“就是刘小别放话说下次打荣耀的时候要把我们ADS杀到亲妈都不认识……”

   喻文州没忍住笑出了声。

 

   当喻文州走进材料室的时候,他看见王杰希正在一排一排的架子中间寻找着什么。

  “咦,你在这儿啊……”

  “嗯,柳非她们那个项目需要一块样板,我就过来找找。”

  “什么材料?木头?花岗岩?”喻文州说着就走了过去,“我帮你找……”

  “都不是,是一块石灰岩,意大利产的,整个东南亚只有一家香港供货商,我们公司估计就没存几块。”

  “什么颜色?”

  “米色,有点条纹的,挺大一块,大概有200乘200吧……”王杰希比划了一下,然后回过头来仔细打量了一下喻文州,“你还好吧……”

  “三天没刮胡子而已……”喻文州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还行,撑得住。”

  王杰希转过脸看了他一眼:“有些事情,的确只有你和黄少天才能做到。”

  “嗯。”

  喻文州叉着手看着那人转到了后面那排陈列架。

  “不过,说到底,不用太执着,也都是工作而已。”架子后面的人忽然说了这样颇晦涩的一句。

  注视着他的背影,喻文州才发现王杰希是真的很瘦,却很挺拔,可能比自己还要高几公分。他穿着一件普通的黑色短袖T,低头的时候,露出白皙的后颈。

  这个人,在方士谦离开的时候,肩上所承受的压力,大概只有喻文州才能理解,甚至连黄少天都不能。

   喻文州忽然想起了一个八卦。

   他听说王杰希进入R+之前一直在欧洲念书工作,那一年硕士毕业设计拿了大奖,立刻就有著名事务所来给他送工作offer。

   这年头,其他在欧洲读建筑或者景观的人基本意味着一毕业就失业,只有王杰希一直这么拉风着——因此当他刚回国进入R+的时候就已经是Associate的位置了。

  刚开始和方士谦一起工作的王杰希,风格非常先锋,比如说热爱复杂的项目,各种参数化工具手到擒来。那时他做方案的时候往往不计成本,动辄就是几米长的工作模型堆满整个工作室,细节可以推敲到入木三分。

  可是现在的王杰希,是一个在材料室里翻来翻去帮小姑娘找石头,带着手下人默默配合建筑师完成毫无意义投标的设计总监。

  但同样是现在的王杰希,即使方士谦离开了,他手下景观组的设计师流失率仍然是整个R+最低的。王杰希还会每周从外面请人来公司做讲座,在组里建立专属图书馆,每年申请经费给设计师做软件培训、带他们出国看项目。

  真的仅仅是工作而已吗? 喻文州很想问问他。

  你自己做到不那么执著了吗。

  喻文州想也许今天真的有点咖啡因中毒了,怎么心脏跳得这么快,有点难受。

 

“我看到了,好像在那上面,不知道被谁收到那么高的地方……”喻文州指着头顶那排的架子,“我来取……”

  “等等我去取把椅子。”

  “应该够得到吧,我看见了……”喻文州踮起脚尖,伸手费劲地在架子深处摸索着。

  “果然戴了眼镜就是不一样。”王杰希还不忘调侃他一句。

  喻文州努力扒拉着那块石灰岩样板,眼看它就在伸手可及的地方了,王杰希站在他身边盯着,也伸手想去扶一把。

  忽然,材料室的大门被猛地拉开,一个人冲了进来,喻文州吓了一跳,手一抖,那块石板斜斜地飞了出去。

  “小心!”

  “砰!”

  “嘶……”

  闯了祸的卢瀚文呆呆地看着眼前的景象。因为怕样板砸到王杰希,喻文州伸手去挡王杰希的额角,结果整个人的冲力将王杰希撞在了材料架子上,沉重的铁架晃了两晃,然后又有惊无险地站稳了。

  “没事吧……”喻文州抓住王杰希的肩膀左看右看,然后忙不迭地去检查对方的脑袋,“有没有打到头?”

  “没有……”王杰希苦笑了一下,随即倒吸了一口冷气,“就是背撞到了有点疼……还好架子没倒,要不我们就惨了。”他低头看了看地板上的碎块,“可惜全公司唯一一块这个型号的石灰岩,还是废了……”

   “咳。”

   “呃……对不起啊王总,我刚才实在……”

   “没关系。”

   “……”

   三个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喻文州转向了卢瀚文:“怎么啦,有事找我?”

  “是,刚才黄少说效果图公司那边发图过来了,让你过去看一下……”

  “好的,你跟少天说我马上去……”喻文州想了想,“然后,这儿还有个任务给你。”

  “啊?”

  “接着你去王总那边,问柳非要供应商的联系方式,这事儿就交给你了,把新的样板尽快给景观组补上,明白了吗?”

   “诶?啊,好的,没问题,我马上去!”小卢一溜烟跑掉了。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忍不住笑了一下。他的笑容让喻文州想起来了某种明灭不定的光线。

   “怎么了?”

   “就仅仅是补上样板这么简单吗?”

   “请问王总还有什么要求,尽管跟我们ADS提,小卢交给你们了,要杀要剐清蒸红烧我绝对不说一个不字。”

   “那你自己呢?最近先是变身催图狂魔弄哭了我这边两个小姑娘,然后又摔了我们组的东西,我全部要记下来,以后一件一件问ADS讨回来。”王杰希说。

    他走近了一点,从喻文州的衬衫口袋里取出一支常年盘踞在那里的红笔,然后拉起了喻文州的手,在他手心里写了一个“-2”。

 

-------------------------------------------------------------

 圆手。

 



 
评论(12)
热度(133)
© moominn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