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泥姆/五行缺糖/请勿转载

【喻王喻】光合作用-03

03.

 想写的梗都写了耶。

--------------------------------------------------------------------------------------------

    只要一起熬过几个夜,在专业协调会上吵过几次架,一起吃过地沟油外卖吹过水背后骂过甲方……其实人要想混熟也是很快的一件事。

    于是现在黄少天已经开始大大咧咧地朝景观组那边喊:“大眼大眼快点来看看,还是你们那堵墙、就是入口车道那个种植墙,我觉得标高好像有点问题……”

    “嗯?”王杰希走过去,“哦,这里我们已经改了,你们把最新的Xref文件加载一下看看,应该是昨天的日期。”

    黄少天拍拍卢瀚文的头:“我就说嘛……”

    小卢呼噜了一把自己的头毛,吐了吐舌头。

    “今天喻文州不在?”

    “他已经去厂里了,今天太上皇出巡看模型,你不是也要去盯着吗?”

    “我下午两点到就行了。”

    “嗯,记得让司机送你去啊,那地方太破了不好停车,刚才文州微信里让我跟你说一声。”

    “好的。”

    

     王杰希撑着伞走在林立的旧区工厂大厦间,头顶天空阴沉。然后他看见不远处一座厂房屋檐下喻文州正站在那里抽烟,居然还穿着西装。

     “来得还挺早。”对方冲他挥挥手,“来一根吗?”

     “好啊,不过我自己带了,你那绿万抽不惯。”于是喻文州就看着王杰希从随身包里拿出过滤嘴叼在嘴里,然后掏出烟丝烟纸开始卷。

     “……现在的年轻人居然都这么洋气。”喻文州无奈地摇摇头。

     王杰希笑得不行:“不是,之前觉得自己卷比较省钱,后来回国了发现外面卖的烟都太淡了,就还是继续找朋友代购回来。”

     说话间,他已经灵巧地卷好了一根。

    “诶,别急,我看看。”雪茄烟斗见得多,喻文州倒是真没见过周围有人手工卷烟的。

     他端详着王杰希细长手指间的那根烟卷,淡棕色,比正常的尺寸要小一圈,卷得精细匀称。

     “能让我卷一根试试吗?”

     “来。”王杰希拿出新的过滤嘴和烟纸放在他手上。

     “这玩意儿要怎么弄……”

     “你先把过滤嘴放准位置,然后抓一点烟丝……对,就是这样,”王杰希指导着对方,“一开始别放太多,要不一会儿卷不起来。”

      “然后你舔一下这个烟纸边缘,它就有粘性了。”

      “差不多了,可以卷了我觉得……”

      卷烟在王杰希手里看似十分简单,他甚至不用低头,一边和喻文州说话一边就卷好了一根。可是到了喻文州手里就不听使唤,折腾了两回之后,过滤嘴滑了出来,烟纸也皱了。

    “这种事情我真的很不擅长……”喻文州遗憾地摇摇头,“就这一类的,你懂,包括做模型什么的,我大学的时候每次要交模型都会抓少天来给我帮忙。”

      王杰希笑了:“我这也是熟能生巧,这些年卷过的烟连起来大概可以绕这幢楼几圈了吧。多练练就好了。”他从喻文州手里接过可怜兮兮的原料,把皱了的烟纸换掉,然后重新卷了一根。

    “等回去我应该找个卷烟视频来看看,学习学习。”

    “不是我吹牛,现在网上那些人卷的真没我好。”

     喻文州看着对方伸出一点点粉色的舌尖,轻轻在烟纸上沾过。

    王杰希把卷好的烟夹在指尖:“要试试吗?Drum的味道挺冲的。”

     喻文州清了清嗓子才说话:“好啊,这根我也算是出了一半力。”

   

    能够抽烟聊天看雨的闲暇,其实也只有那短短的一会儿。

    王杰希仔细检查了工厂做的1:1仿真模型,把不满意的地方和负责人沟通了一下,比如石材颜色、材料交接手法、种植墙排水等等。

    原本一直在旁边发呆的灯光设计师山口忽然凑过来用蹩脚的英文说Jesse你看门口。

    王杰希抬头,看到几辆黑色轿车停在厂房门口,立刻有人冲上去开车门。紧接着白发苍苍的老者在一群西装男女的簇拥下走了进来,喻文州带着其他几个人迎上去,和老者握手。

    “这就是你们的首富?”灯光设计师问。

    “不,是首富他爹。”王杰希淡淡地说。

    小日本撇了撇嘴:“管他呢,他已经迟到40分钟了,能让我按时走就好,我还要去接女儿。我猜我们这边15分钟就能结束?

 

    其实连15分钟都不用,等到太上皇的巡视真正开始的时候,他只在景观组三个仿真模型那里停留了一下,连喻文州的介绍都没有听完,就继续走向建筑和室内的部分。

    对于一个花重金打造的高档居住楼盘来说,那边才是真正的重头戏。

    王杰希捕捉到了喻文州目光里的一丝抱歉。

    这样的事情,自从回国以后,其实早已习惯了。王杰希想,永远是最早出现最晚离开,却永远被人忽略的部分。

    山口拍拍王杰希的肩膀,他们的情况也差不多,只是太上皇说,要有光,很多很多的光。

 

    “他们秘书刚给我翻译说,大佬的意思是现在车行道两边的灯光设计太少了,要让我们加很多太阳能板铺装——就是白天吸收太阳光,晚上放出光线的那种——整条路要有闪耀的感觉……oh golden road!这个建筑要成为一颗黑夜里的明珠。”他挤眉弄眼地做了个鬼脸。

    王杰希没撑住笑出来了。

   “明珠是什么鬼……”

   “你别笑啊Jesse,你们也要受影响的,万一我找不到大小合适的太阳能板,你们就得改路面铺装了。”

   “……我命令你必须找到合适的产品,明白吗!”王杰希作势挽起袖子。

   “好好好……”山口也笑得不行。

    R+和山口的事务所也不是第一次合作了,算是彼此知根知底。

 

   “哎,我说,你看室内设计的那几个样板间了吗?”山口八卦兮兮地说。

   “还没有,怎么了?”

   “你看过就知道了……”山口拉着王杰希凑近看热闹。

 

   是不是富人的品味都是这样……异军突起?

   王杰希想。

   就看看那花团锦簇镶嵌着丝绒壁毯的电梯间,奶油色与金色相间的大理石地面,巨大到压迫的水晶吊灯,浴室里镀金的水龙头,大堂里同样镀金的后现代雕塑……不禁让人一阵头晕。

   不得不说ADS实在是厉害,单看这个楼盘的外观,无论如何都和这大佬亲自操刀指导的室内设计无法联系起来。从裙房到塔楼的设计没有丝毫花巧浮夸,低调粗粝的米色石材却也压得住符合大佬品味的冷色水晶棱柱灯箱立面,细节精致又高雅。这大概是喻文州和黄少天所能做到的极致了。

   仅仅因为室内设计师建议是不是该取掉一些装饰性元素,那年过7旬的老人暴躁地用手杖砸着地板,怒斥着那个比他高一头的青年,让他“快点滚回香港去”……于是周围人多少都有点垂头丧气的意思。

  喻文州站在大佬身后,低头在笔记本上记着什么,基本没有什么表情。

  他皮肤白,平常又爱笑,脸上总给人感觉有和煦的柔光,可今天却如同蒙着一层霜雪。

 

   王杰希婉拒了山口要开车把他捎去市中心的建议。他回到车间,看看喻文州还在被工程师缠着,就回到那段车行道铺装的模型前面,一块块重新翻检着石材。

   “怎么,在重新配颜色呢?”身后一个声音说。

   “就想想接下来怎么改……”王杰希拍拍手站起身来,“你忙完了?”

   “结束了,正准备叫个车,就看到你了。”喻文州的西装搭在手臂上,领带也扯松了一些,“一起走吗?”

   “好啊。”

   喻文州用app叫了个Uber,司机说去工厂那边的路有点堵,让他们稍微等一会儿。这时车间工人要下班,也开始赶人了。于是喻文州和王杰希两个人重新回到屋檐下看雨,还有黑沉沉的天空……这工厂区一到晚上就荒凉如同一座死城。

   “晚上想吃什么?”王杰希说。

   “你有空?”

   “嗯。”

   “我想想啊……”喻文州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那个“男人的浪漫”,自己在黑暗里偷笑了一下,“还是你定吧,我听你的。”

   “……”王杰希就开始思考了,他其实并不算老饕,过去就被方士谦评价“对食物完全不在意,只要有烟有酒有茶就能满足”。因此一旦王杰希认定某家店的东西好吃,翻来覆去就是那家店、那几道菜、连吃的顺序都不变。

   看起来仅仅是选餐厅这样一件小事,可是王杰希却认真地觉得他很难找到一个能让出身大吃货省、又难得露出消沉一面的喻文州高兴的地方。

   王杰希就是这种人,当主导权不在他时,他便会露出破绽。

   看着对面那个人露出了认真的表情,喻文州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整个下午都充塞在他胸腔里的那口闷气忽然烟消云散。

   

   最后两个人去吃了日本菜,喻文州选的店。

 

   “等下你急着回家吗?”喻文州说,他知道王杰希戒酒了,吃饭的时候就体贴地没有点清酒,“我知道一家店不错,你可以点不加酒精的饮料。”

  “看来你今天真的很难熬,都需要用酒精来麻痹自己了……”对方毫不留情地嘲笑他。

   认识现在的王杰希的人,大多会给他一句“能干靠谱”的评价,可是喻文州更好奇王杰希那个沉默缜密的外表偶尔包不住的毒舌锐利,他甚至对此有点甘之如饴。

  “对啊,所以可以陪我喝一杯吗?”喻文州的眼睛很大,一直都好像会说话。

    靠。王杰希心里想。

 

   在那个可以看到Z市出名海景的酒吧里,喻文州点了一杯“八号风球”,王杰希点了树莓汁。

   “八号风球?”这是什么怪名字。

   “他家特色的鸡尾酒,加了辣椒。”喻文州说,“我祈祷明天打台风,这样就不用上班了……”

   “不要逃避。”王杰希说。

    话音刚落,喻文州和他忽然对视了一下,然后两个人同时开始抱头呻吟,“不要逃避不要逃避不要逃避不要逃避不要逃避不要逃避!”【注:很冷的EVA梗,一般十个设计师有九个宅。】

    “你太冷了……”笑完了之后,王杰希做评价。

    “你明明也和我一起演。”喻文州说。  

    “想谈谈工作吗?关于今天的事……”

    “不。”喻文州说,“工作和生活要分开。”  

    “可我是个很无趣的人,也许和我聊天还是聊工作比较好。”

    “是吗……”对面的人漫不经心地撑着头看过来,“其实聊什么都行,不聊也行,就这样坐着。”说到这里,他奇异地沉默了一下。

     王杰希似乎有点猜到了后面他可能会说的话。刚才那种主导权不在自己手上的感觉又回来了。

    “不如来练习卷烟?”王杰希试着找回自己熟悉的节奏。

    “可以啊。”

 

    于是在昏暗的光线下,王杰希真的手把手教喻文州卷烟。

   “我听过一个传闻。”

   “什么传闻?”

   “关于ADS的老大是个手残的传闻……”

   “这个传闻是真的……”喻文州笑得不行,刚铺好的烟丝抖出来一半,洒在其他几件失败的作品上。

    “手长这么好看,怎么偏偏就是个手残呢……”王杰希学着黄少天那颇有特色的广普说,语气惟妙惟肖。

    “少天早习惯了……”喻文州有点得意地说,“在学校的时候,一开始小组功课他和我搭档,简直要疯了。后来发现其实可以他做模型我画效果图。我就是技能点歪了,其实手绘啊软件技术啊还是不错的……哎……好像哪里不对劲,你快帮我看看这里……”

    “……”王杰希感觉到了一种久违的心累。

    他索性抓住对方的爪子,试图把那几根修长的手指掰到正确的位置:“你看,像我这样,从现在开始用指腹轻轻去搓烟纸,不要太用力,它就卷起来了。”  

    “……”

    感觉到了王杰希手指的温度,面前那人先是僵直了一秒钟,随即又松弛了下来,坦然地转过脸看着王杰希,微笑着。

    主导权这种东西,如果真的存在的话。

    王杰希忽然觉得有点心跳加速。

    “手残真的无药可救了。”

 

    ------------------------------------------------------------------

    喻总:“其实聊什么都行,不聊也行,就这样坐着,(对面是你)。”

    读心术高阶魔道学者杰西卡:“……”

    --------------------------------------------------------------------

 

    苦逼了三个月没怎么有过周末的ADS和景观组,在10月初的时候终于安排了一次联合短途旅行,去邻省的清远山看红叶泡温泉。

    “原则是自愿报名,可以带家属,往返是高铁,一共四天……”喻文州把一叠行程安排放在王杰希桌上,“如果对房间有特殊要求的,要提前跟我们说,然后好通知酒店安排。”

    “好的,”王杰希抽出一张看看,“不过现在清远山的红叶……”

    “基本上没怎么红,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个温泉度假山庄是ACS做的,据说特别高级……”喻文州笑笑,“另外一个重点是老韩最近忙死了,既然甲方要招待我们公司,就去替他们享受一下。”  

    “对啊对啊,刚才张佳乐看到我还逮着掐了一顿……哈哈哈哈我说怪我咯!谁让他永远这么背,这次是要做竞赛、上次去斯里兰卡的时候他误了飞机、上上次他们组去意大利的时候他又住院割盲肠……”黄少天凑过来搭着喻文州的肩膀,说得眉飞色舞。“我说,我们组和大眼他们景观是该好好休息啦,最近要忙得昏过去,简直就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啊,你的军功章有我的一半啊……”

     王杰希抬起眼看了他一眼,准备在抽屉里翻耳塞。

    “吵死了,少天。”喻文州温柔地说。

 

     温泉山庄在清远山景区,距离N市高铁站有段距离。酒店给安排了两辆大巴,把40多个人从车站接到山里。

    等到了酒店开始办理入住的时候,王杰希就坐在大堂的沙发上等着其他同事先安排。

    ADS和景观组的特点就是年轻人多,成家的人很少,因此大多都是和同事或者男女朋友安排两个人一个房间。王杰希之前早早打过招呼要一个人住,他怕吵,而且他知道自己不是黄少天那样的性格,如果说组里的小朋友们和他一起住、多少还是会有些拘谨的。

    等到前台的人散得差不多了,王杰希拎起自己的包走过去办理入住,可是却被告知酒店的安排出现了失误,少登记了一间商务套房。

    “您在这里稍坐,我们想办法给您解决一下这个事情……不过因为最近是旅游旺季,我们真的不能保证还有没有套房,您看普通大床房行吗,实在不好意思。”前台的女孩子犹豫地说。

    “没关系。”王杰希说,“麻烦您尽快给安排吧。”

    “怎么了?”喻文州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

    “没事儿,就是少了一间套房。”王杰希说,“他们正在给我弄。”

    “嗯。”喻文州插着兜站在那里。山里还是有点凉,他在肩膀上搭着一件鸽灰色粗线的开衫,里面是淡蓝色水洗棉衬衫,看着比平常还要年轻。

    “要不要和我住一间?”

    “嗯?”

    “我那里也是一间商务套房,从阳台能看到清远湖,风景很好的。”喻文州说,“而且我睡相也很好。”

    “……”

 

   和组里吃完午饭都已经下午两点多了,王杰希问高英杰他们下午有什么安排,高英杰说要去爬山,刘小别说要和ADS的人去泡个温泉然后去做马杀鸡。

   “老大,你也来吧?”刘小别说。

   “我晚上再去泡温泉,最近太困了,想补个觉。”王杰希说。

    王杰希回到房间的时候,喻文州还在睡。在他出门前,喻文州就睡下了,说不用叫他吃饭,他饿了会自己叫酒店送餐。

    于是王杰希在套房外面的起居室里晃了两圈,又看了会电视,实在觉得有些撑不住了,就打开卧室门轻轻走进去,顺便还在心里嘲笑自己究竟在在意些什么。

    卧室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一片昏暗,空间里有一股柑橘味浴液和浴室水气混合的味道。在2米宽的大床上,那人倒真的像他自己说的那样老老实实地占据着一个小角落,睡得一动不动,呼吸声清浅绵长。

    王杰希换了睡觉时穿的T恤休闲裤,把换下来的衣服折好放在卧室窗下的沙发上。

    这时他看到喻文州的衬衫、牛仔裤和开衫也在沙发上揉成一团。他下意识地拿起来抖一抖,然后想帮喻文州放好,没想到的是不抖不要紧,一动就从衣服里噼里啪啦掉下来一堆别的东西。  

    “这人平常没事究竟要在兜里塞多少东西。”王杰希很无语,他从地上一件件捡起的东西有:车钥匙,硬币,小便签,烟,打火机,记事本……还有喻文州万年随身带着的红蓝笔。当拿着那支红笔的时候,他忍不住笑了笑,觉得喻文州实在有点可爱。

    他走到床边,看了看那个熟睡的人的脸。

    他站着,低头看了一会儿,然后忍不住坐到床沿去,仔细地看他。

    喻文州的睫毛长长地覆盖下来,却盖不住黑眼圈的痕迹。皮肤是很好的,可是有点干燥,一看就疏于打理。下巴上的胡茬没有刮干净,王杰希想到上次看到喻文州三天没刮胡子的样子,内心感受到了幻灭……那个一向人模人样的家伙,居然也有那么邋遢的时刻。

    他忍不住伸出手,轻轻地抚摸对方下巴上那一点点青色,然后手指上移到他的嘴唇,轻轻摸了一下。

    王杰希在他身边坐了一会儿,才打算起身离开,绕到床另一边去躺下,就在他准备站起来的时候,一只手忽然抓住了他的手臂。

    他悚然回头。

    对方手上继续用力,把他拉向自己,于是王杰希的整个上半身都贴在对方身上。王杰希听到自己的心脏砰砰地跳。

   喻文州从被子里伸出光裸的手臂紧紧抱住了他。王杰希的脸就贴在喻文州的脸侧,喻文州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然后亲了亲他的额头,然后是鼻梁,最后一个轻柔的吻落在了王杰希的嘴唇上。

   “抓住你了。”他的声音里全是笑意。

--------------------------------------------------------------------

Drum:英国产。我有一个卷烟技术和王杰希不相上下的小伙伴也很喜欢这个牌子。

 
评论(20)
热度(156)
© moominn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