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泥姆/五行缺糖/请勿转载

【喻王喻】光合作用-05

  05.

 

根据作者那个并没有卵用的大纲,目前故事已经进展了快一半,会尽量不坑的,谢谢大家的喜欢=3=。

 关于细节都是扯淡,请随便看看就好,不用当真:) 

 ------------------------------------------------------------------------

     “王杰希,你有没有兴趣回学校教书?”

     王杰希愣了一下,停下正在整理桌上散落文件的手,有点惊讶地看向对面那个男人。

    “不是吧又来?”正站在落地窗前咬着一根烟眺望大海的叶修闻言回头,“大眼我跟你说啊,苏博士已经失心疯了,每天看到我们R+这欣欣向荣的花园都在眼冒绿光,恨不得分分钟抓几个回去种在自家后院。”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王杰希嘴角抽了抽。

     “我是认真的,”苏沐秋不以为忤,仍然笑眯眯,“我看过王杰希的简历,他在A国读了三年建筑学本科两年景观学硕士,在XX事务所工作的时候还在他母校做了快四年part time的研究助理,现在回国也待了三四年了,现在我们真的很需要这种既有研究背景又有实践经验的年轻设计师来给学院换换空气。”

      坐在会议桌另一头,那个带着温暖微笑的男人,正是ATRC【Reminder:ATRC=Advanced Technology & Research Centre=尖端技术研究中心】的副主任苏沐秋,然而他并不是R+的雇员——苏沐秋的名片第一行印着的其实是Z大建筑学院副教授的头衔,只是当他在中心工作的时候,大家更习惯于称他为苏博士。

 【p.s. 设定强迫症真是伤不起orz,希望大家不要嫌弃伞哥这个自带好多头衔的男人……orzzz】      

      因为很多复杂的原因,当R+搬去Z市创意园那个白色四层小楼的时候,ATRC仍然留在了原先坐落在市中心的办公楼里,多少有那么一点天高皇帝远的意思,而且运营相对独立,背景更撇不开和Z大千丝万缕的联系。

     “再说了,不要分那么清好嘛,什么我们Z大你们R+,别忘了我们学校的小朋友一毕业都先奔着R+投简历,杰希过来以后可以帮着拔拔草施施肥,也能肥水不流外人田。”苏沐秋把姓氏都省略了,说的格外亲昵正直。

     他微笑的时候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精光一闪,王杰希和叶修都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

     “好怕怕,原来苏博士这么鬼畜……听哥的,千万别上他的当啊!”叶修拍拍王杰希的肩膀。

     “……”王杰希苦笑。

  

    关于夏天即将在雅加达展开的项目,他们每周都会在ATRC举行一次耗时大半天的技术会议。现在会议结束,房间里只剩下了他们三个人。

     “关于这次项目,因为是我们和NGO出钱,T大——就是印尼最好的大学抓住了机会,派了他们的老师和学生参与。为了和当地政府及居民更好地沟通,这一点是对我们有利的。”叶修说,“但是校方的意思是,还想用这个项目的一部分作为他们高年级本科生的studio。这就意味着你们可能得过去指导教学,就像今天方锐提出的问题,总共就四周时间,你要怎么去协调和T大、NGO以及实际项目之间的关系,可能你的计划书还得再深入修改一下。” 

     “嗯,我明白。”

     “不用急,时间还很充分,现在才二月份。”苏沐秋说。

       黄昏将至,天色暗了下来,可并没有人去开灯,窗外是阴沉的天空和港口。

     “哟,感觉快下雨了……”叶修说,“不行了,哥要下去抽根烟透口气,这个无烟办公室真是分分钟要把我弄疯。”

     “我也该回小白楼那边了,”王杰希说,“一起走吧。”

     “对了,还有一件事,”苏沐秋说,“虽然这次开会还没有顾得上讨论,你准备带谁去啊?”

     “一直以来这个基金选人都是自愿原则的。”

     “我建议这次多带点新人……”苏沐秋说,“像上次老韩他们去尼泊尔那个考察队,中国这边除了老韩张新杰老林张佳乐以外全都是毕业没超过2年的小孩儿,挺有挑战性的,想试试吗?”

     “我再考虑一下。”王杰希说,“走吧,”他看看叶修。

     “还有伞吗?”叶修问苏沐秋,“我顺便要去下便利店。”

     “办公室里应该还有一把。”苏沐秋说。

     不知道怎么回事,本来应该直接去地下停车场的王杰希被叶修忽悠着陪他去便利店买烟,后来就变成了两个人站在便利店屋檐下抽烟,看着雨中阴暗凄艳的城市。

     “其实刚才他不是在开玩笑……”叶修吐了一个烟圈,另一只手摆弄着他从苏沐秋办公室里顺出来的那把银白色的雨伞。

     王杰希耸耸肩:“发现了,他后来说多带点年轻人,其实也是想试探我吧,看看我在这种情况下究竟能不能当好这个领队……”

    “区区一个领队能难得倒你?”叶修露出一副“你在逗我”的表情,“不说别的,老方走了以后,你为现在的景观组投入了多少心血,你以为没人看在眼里?”

    “又不是多大的事儿,”王杰希说,“老方走了,总得有人继续带他们。”

     叶修笑了:“你以为我离开ATS【Reminder:还有人记得他们吗…把讨厌的项目踢给文州和黄少的讨厌家伙所在的组】去做ATRC了,公司内部发生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吗?”

     他把烟头碾灭在身边的垃圾桶里,“说到底R+是个建筑公司,这两年房地产不景气,董事会里一直有声音要缩小几个部门的规模,其中就有你们景观。上面说招不到合适的项目总监所以让你一个人先担着?说出来不怕人笑掉大牙。这不是针对你个人,但这仅仅只是个开始,你明白吗。”

    “前辈……”王杰希的声音还是很冷静,“你要说什么我都明白,但是我现在真的暂时不想离开我的组。”

     当他和叶修的谈话开始的时候,王杰希就看出来了,这个老狐狸,是跑来给苏沐秋当说客的。

    “你真误会我了,大眼,”叶修深深吸了一口气,又点燃了一根烟,“我从来、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让你放弃你的团队,他们是你的人。就像ATS是我建立的,然后我走了,我明白那种心情。”

     王杰希看着他,其实叶修是他的直系师兄,同是A国那间著名建筑学校出身,两个人认识已经有小十年的时间了,他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才华横溢又总是在不正经地满嘴跑火车的师兄说出这样正儿八经的话。

    “我只想问你,你现在开心吗?这是你想做的事情吗?撇开那些责任感什么的不谈,只谈谈你自己……”

     在王杰希听到“开心”那两个字的时候,不知道为何,他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喻文州的脸。

    “挺开心的,真的。”王杰希说。

    叶修拍了拍他的肩膀,像是没有留意到王杰希其实只回答了一半的问题。

    “那就好,总之,继续多尝试点新东西,多和不同的人交流,毕竟还这么年轻。”

    “嗯,谢谢前辈。”王杰希说,“对了……”

    “什么?”

    “那会儿你说‘又来了’,”王杰希说,“我们公司还有其他让苏沐秋很感兴趣的人吗?”

    “啊。”叶修望了望天,打个哈哈。

    “是文州吗?”

    “……”

    “哦,我就知道是他。”

    “不是吧大眼……”叶修惊讶地看了他一眼,“你真的会看相啊,你告诉我你是从我脸上哪里看出喻文州三个字的。”

    “这很简单……”王杰希说,“我们公司应该再也找不出另外一个比我还会说教的人了。”

 

 

    离开ATRC,王杰希开着车从市中心赶去创意园,因为天雨有点堵车,他在等红灯的时候翻看一整天都顾不上读的新消息和邮件,其中并没有喻文州。

     昨天喻文州没有在他家过夜,早上出门前王杰希给他打了个电话报告了一下今天的行程,喻文州的语气一如既往地温柔促狭:“知道了,那你今天会很晚到办公室吧?去老叶那边,记得多吃点多拿点,千万别大意,吃穷他最好……”

      王杰希拨了一个电话给办公室,是高英杰听的。

    “老大,今天的会怎么样?”

    “挺顺利的,中心的人很有效率。”

     “那就好。您现在在哪里?刚才F别墅那个项目,客户发了意见过来,好像要的有点急。”高英杰听上去有点犹豫,“说是今天结束之前必须审完发还给他们……”

     “我已经在回去办公室的路上了。”

     “哦,好的……对了,刚才喻总过来找您。”

     “有说什么事吗?”

     “没有,您等等我再看一下啊……”电话那边沉寂了一小会儿,“喻总已经下班了,ADS那边都没人了。”

     “好的,那一会儿我到了再说。”王杰希收了线。

      又是一个红灯,王杰希百无聊赖地打量着街景,然后忽然看到一个购物广场的室外LED屏幕上滚动着的大字:“Valentine's Day倒计时5日,情人节活动套装甜蜜绽放”,然后一个巨大的数字5伴随着粉红色的花瓣飘落。

    “哦……糟了。”王杰希想。

  

   “你喜欢什么?”那时王杰希问喻文州。

     那一次两个人刚刚做完一些很亲密的运动,面对面躺着,王杰希把一条腿搭在喻文州身上,困倦得不想动。

     对方的样子到现在还历历在目,王杰希伸出手指去抚摸恋人愈发鲜艳的嘴唇……皮肤白皙的人在情事中真的是很诱人,连眼角都染上了花瓣般淡淡的红色,未曾褪去。

    “你。”对方脱口而出,然后笑了。

    “不是说这个!”王杰希有点想用被子去蒙对方的脸,那笑容真的有点无法直视。“像喜欢的东西,喜欢的电影,喜欢的天气,喜欢的颜色……”

    “喜欢的东西啊……”喻文州把王杰希拉过来,他总是喜欢抱着对方,“好像还挺多的。”

    “说说看。”

    “建筑……算一个吧,建筑师我最喜欢柯布西耶,”喻文州捻弄着王杰希的发梢,“旅游?嗯,对,还喜欢旅游,喜欢大海,喜欢开车,喜欢白色和蓝色,喜欢下雨天。”

    “没有什么特别意外的地方。”王杰希说,“好像大部分我都知道,来爆一个我不知道的料吧?”

    “……”喻文州瞅了怀里的人一眼,“哪方面啊?”

    “劲爆点的……都行。”

    “比如X幻想对象什么的?”

    “可以啊,快让我认识认识我的前任。”王杰希大方地说。

      喻文州把手伸到对方腰上拧了一把:“我觉得好像不算是X幻想,但是就是印象深刻,有一部电影,里面的男主角是个地理学家,随身带一本希罗多德,还是个飞行员。”

    “啊,我知道那个片子……原来你喜欢这一款。”王杰希有点起劲,“帅是挺帅的,可是太装逼了吧,困在风暴里的时候,他还在给爱人讲沙漠里的风。”

    “……可是风暴那段是整个片子我最喜欢的地方。”喻文州扶额,“就是他看起来有点冷,很man,而且一开始很难接近。”

     “后面这样那样的时候可不冷。”王杰希插嘴。

    “……我喜欢他那种一旦讲起自己喜欢的东西,娓娓道来那个感觉……实在没有抵抗力。”喻文州说。

     然后他停下来看了看王杰希,王杰希也看了看他。

     “……”

     “唉?你脸红什么,我又没在说你。”喻文州笑得不行,伸手去挖棉被深处的那个人。

     “所以说,你随身带笔和本子的那个怪癖……也是跟他学的吗?”被子里的人闷闷地说。

     ……

     真要命啊。王杰希揉了揉额角,这时绿灯亮了,他果断掉转了车头,向另一个方向驶去。

        等到应付完难缠的客户,王杰希出公司的时候又已经过了12点,他看了看手表,那个标记着日期的小表盘已经转到了2月10日。

     他轻手轻脚地开门,生怕发出太大的声音。

     房间里黑沉沉的,王杰希屏住呼吸走到卧室门口,往里一看——窗帘是拉开着的,小区的路灯照进来,房间里的陈设都蒙上了一层朦胧的光晕,而床上并没有那个熟悉的人影。

    “……”王杰希默默地打开顶灯,然后把喻文州不大的公寓一间一间地转了一圈。最后当他走进厨房的时候,连自己都忍不住开始苦笑了,怎么,难道你真的希望他坐在冰箱前的地板上,在黑暗中默默抱着膝盖等你找到他吗。

     也许真的只有喻文州跟王杰希发脾气、跟王杰希抱怨为什么可以这么忙、连恋人的生日都忘记,只有这样,王杰希才能感觉自己心里好受一点。

     恋人真的是太温柔了,明明是他自己才是会失落的那一方吧,可他却依然默默地考虑着王杰希的感受,默默地留一盏灯,等王杰希回家。

  

    王杰希回到自己的公寓,打开门,把钥匙留在玄关的盘子里。

     果然,客厅里的壁灯亮着,茶几上留着保温桶,还有一只小小的芒果蛋糕。

     王杰希走进卧室,然后和衣抱住了床上的那个人,那人习惯性地睡在右侧,面朝空荡荡的左边。

    “回来啦……”喻文州迷迷糊糊地说,“好晚,快去冲凉睡觉。”

    “……”

    “唔……杰希?”

    “……”

    “咦,你怎么啦……”喻文州忽然从低血压的状态中惊醒过来,“你没事吧?发生什么了?”他坐起来,拧亮了床头灯。

    “……没事。”王杰希抱住他,重新把他扑倒在床上。

    “……”

    这怎么看都不像没事啊,喻文州伸手去揉他的头发,正要开口说什么,王杰希忽然勾住他的脖子,亲了亲他的嘴唇。

    “文州……”

   “嗯?”

    “文州,我好中意你啊。”王杰希用他很不熟练的粤语说,然后继续深深地吻下去。

  

   “还不睡?”喻文州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发现王杰希仍然在一直盯着他看,他有点无奈地回到床上,故意转过身去避开背后那两道火辣辣的目光,“这样了还不困吗?已经3点多了,明天干脆我们一起翘班吧……”

     喻文州背对他的时候,王杰希看到他的白皙脊背上全是一道一道的鲜红痕迹,非常显眼,有点觉得耳朵发热。

    然后他仍然忍不住贴上去,从背后拥住那个人,喃喃地说:“我给你读The Histories吧……哄你睡觉。”

   “好啊,”喻文州笑了,“你这是从哪里变出来的书……太厉害了。”

   “等着,听哥给你演示什么是标准的BritishAccent……”

   “不是British,是B市Accent吧……”

   “……你不想睡了吗今天?”

   “杰希,你难道还没发现今天你很没立场说这句话?”

   “……”

    最后在两个人都朦胧陷入黑甜之乡的时候,王杰希感觉到有一个轻柔的吻落在了额头上,对方在黑暗里轻轻地用粤语说:“生日礼物非常喜欢,我也好中意你。”

    “These are theresearches of Herodotus of Halicarnassus, which he publishes, in the hope of thereby preserving from decay the remembrance of what men have done, and of preventing the great and wonderful actions of the Greeks and the Barbarians from losing their due meed of glory; and withal to put on record what were their grounds offeuds.”

  

---------------------------------------------------------------

 喻总和作者都非常喜欢的男神出来打了个酱油=v=

 


 


 
评论(24)
热度(115)
© moominn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