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泥姆/五行缺糖

【喻王喻】光合作用番外 - Unicorn


(图片来源:土屋仁応个人网站

  • 心血来潮写完了很久之前梦游时码的《光合作用》OOC番外,又名小学生看图说话。

  • 给最可爱的龟山岛,有内部梗。(staff们要是看到了请不要殴打这么甜又这么雷的我好吗?


1. 

R+Design位于Z市创意园,那里有着迷宫一般的红砖厂房建筑,可以喂鸽子的口袋公园,有餐厅和酒吧,随处可见的露天咖啡座,还有不时会冒出来然后又快速消失的各色奇奇怪怪的画廊和小店铺。

某一天喻文州下班回来,怀里抱着一个盒子。

“这是什么?”王杰希问。

“血拼战果。”喻文州回答。

王杰希盯着眼前的人看了半分钟,然后微微眯起眼:“说吧,这次花了多少钱,交出收据不杀。”

喻文州伸手松了松领带,咳了一声,然后顾左右而言他。

“以后它就是我们家的传家宝了。你知道吗,刚才多亏我眼疾手快,少天才没抢赢,一路吵回来到现在我还脑仁疼。”

……这句话实在是槽多无口,王杰希不可置信地看了喻文州一眼。

“之前你明明说ADS中的那个超高层标书以后就是传家宝了,要传给你干儿子,还要写进遗嘱里让张新杰公证。”

“没错,我之前一直是这样想的,但今天在车上差一点就要被吵得改遗嘱了……希望黄小烦以后越长越像妈妈,千万不能随他爹。”

王杰希终于撑不住笑了出来。

 

此时他们围在餐桌边,当喻文州小心翼翼打开盒子的一瞬间,淡定之人如王杰希也忍不住咦了一声。

盒中之物仿佛是一只活在神话中的生灵,静静立在柔和的光线下,它像鹿又像麒麟,有着纤细的四肢和流云火焰一般的鬃毛。

雕像的质地明明是柔白的桧木,却被艺术家打磨出了柔滑皮毛的质感,淡淡的蓝色粉彩云纹蔓延在优美的肌体曲线中,映衬着蓝水晶雕琢而成的眼。

这只美得让人屏息的小动物嘴里叼着一片草叶,脖颈微倾,一条前腿悠闲地提起些许,仿佛面前正横亘着一条看不见的河流,而它正要涉水而入。

两个人静静地注视了木雕一会儿,王杰希终于按捺不住,伸出食指,摸了摸那颗优美的小头颅。

它的前额还长着两只纤细飞扬的角,说像鹿角吧,却又锋锐和几何化得多,如同两弯新月。

 

“创意园C区新开了一间画廊,老板说他们和很多日本艺术家有着长期合作。”喻文州说。

“所以这也是日本雕塑家的作品?”

“是的,作者据说是个崭露头角的新人,最近才在东京和纽约开了个展,”喻文州笑笑,“画廊经理也是个挺有意思的姑娘,跟我说她一早给这个雕塑起好名字了。”

“它叫什么名字?”

“食野之苹。”

“什么啊,这些搞艺术的……”王杰希笑了起来,“也许人作者只想叫它‘奈良鹿丸’也说不一定。”

“所以说有时候你真的是超级没有情调啊,老王。”

 

2.

那件被喻文州虚张声势了半天的传家宝,最后也不过就平平常常地放在了他们家里主卧的床头柜上,早起晚睡之间都能看到它。

又过了一段时间,王杰希发现爱人给那只“奈良鹿丸”拓展了新的用途——喻文州每天睡前会把戒指挂在鹿丸的角上,然后早上起床的时候再重新戴起来。

再后来连王杰希自己的戒指,每天也会被喻文州拿过去挂在小鹿的角上,左边金色,右边银色,如同一个日常的仪式。

王杰希偶尔会拿起这两枚截然不同的戒指比划,将它们叠戴在手指上,静静端详……他和喻文州,甚至连戒指的尺码都是一样的。

 

3.

某天他们俩吵了一架,即使王杰希和喻文州在相熟的朋友眼中已经是十年如一日虐狗,相当不食人间烟火的一对儿,可他们吵架的原因依然不能免俗。

起初是从带点揶揄意味的鸡毛蒜皮开始,然后陷入了你一轮我一轮翻旧账挖黑历史的恶性循环,到最后,不知不觉间两个人都认真了起来。

那天晚上喻文州搬了枕头和毛毯走进客房,王杰希端着一杯水从厨房出来的时候,透过半掩着的房门,正好看到那个人弯腰铺床的身影。

于是王杰希一边咕嘟咕嘟喝水一边目不斜视从客房门口大步经过,走到卧室门口时忽然发现杯子空了,他愣了两秒又悻悻地走回厨房,重新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冰水。

 

半夜的时候王杰希被想嘘嘘的感觉憋醒,迷迷糊糊中翻个身,却发现透过没拉紧的遮光帘,月光照在空荡荡的另外半边床上。他愣了两秒坐起来,然后伸手去够床头灯开关,结果一扬手就听到一记清脆的玻璃落地四溅声,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把睡前在床头放了杯子这件事忘了个一干二净。

就在王杰希打开灯正准备检视一下地面惨状的时候,门却被大力打开了,另一个人赤着脚冲了进来。王杰希抬头,正对上那人一脸没睡醒却难掩惊恐的神情。

“怎么回事啊你没事吧王杰希……”

哟,都连名带姓叫上了。

自从认识那天开始就没有怎么见过爱人露出慌乱一面的王杰希顿时被对方脸上的神情严重娱乐了一把。

待那人走近一步,王杰希却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急忙喝止他:“等等!光着脚别过来!”

喻文州抬脚时闻言一愣,然后立刻条件反射地向侧后方一跳,不偏不倚地踩进了床尾铺着的白色长毛地毯中,接着他就嘶地一声吸了口气弹起来往床上扑腾,王杰希正好被喻文州扑了个满怀,身体顺势后仰差点从床上滚下去。

然后又是一声巨响和纷至沓来兵荒马乱的动静从卧室里传了出来。

 

4.

那天晚上喻文州踩到了飞溅进地毯里的玻璃碴,王杰希则撞翻了立在床头柜的鹿丸,鹿丸坠落地板的时候撞断了一只角。

玻璃碴大致清扫干净后,王杰希趴在地板上从床底下摸出了他们的戒指,而左脚贴着创可贴的喻文州戴起眼镜,拎起那块小地毯在阳台上抖了又抖。

 “吵架真的好辛苦……”喻文州摘掉眼镜按了按鼻梁说。

“嗯……”王杰希也打了个呵欠,不动声色地把一条腿搭在对方身上。此时他们俩都窝在沙发里,默默注视着茶几上断了一只角也依然保持着优雅涉水姿态的鹿丸。

“桧木很软,我觉得用白乳胶就可以搞定。”王杰希说。

“还是可以看出来痕迹吧,这个断茬实在不够利落。”喻文州说。

“当然会有修补过的痕迹,因为颜色的关系,不过应该不明显。”王杰希说。

“既然怎样都会留下痕迹,要不要试试做个箍圈?我想了一下可以用特细弹簧片收紧,那样简直超级酷炫,以后它就可以改名叫超级鹿丸大和舰了……或者我明天去公司给它和那只断角做个榫卯如何?”

不管到了多少岁,喻文州的脑洞总是可以在一瞬间加速跑去又远又冷的银河系边缘。

早已习惯这一切的王杰希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迅速起身准备回房睡觉:“全部否决,你别乱来,等到明天下班的时候拿去给画廊老板看看。”

这时他回头看看还在起居室里神游天外的那人:“啊,对了,你要是想继续睡沙发的话我也没意见。”

话音未落,却见沙发上正盘着腿盯着鹿丸发呆的那个人一跃而起,好像浑然忘记了自己脚上有伤。

 

5.

第二天下班后,他们一起带着受伤的鹿丸去了创意园的画廊,然后果不其然地被漂亮的画廊经理狠狠cei了一顿。

不过骂人归骂人,经理还是留下了鹿丸,并许诺将会漂洋过海送回日本的雕塑工作室修理。

两个月后,喻文州再次走进了那间名叫云霓流星的画廊,恰好看到经理一个人坐在展厅角落里看书。

“好久不见,请问‘食野之苹’已经修理好了对吗?我刚才接到您这边的电话就赶过来了。”喻文州说。

“啊,你好,欢迎光临。”

年轻的女孩从书中抬起头来,发现有客人,急忙起身迎接,只是表情仍然带着一丝迷惑,“不好意思,您刚才说的是……‘食野之苹’?”

“对,‘食野之苹’……就是那个……嗯,小鹿的木雕,”看着对方一脸茫然的神情,喻文州情急之下伸手在头顶比划出两只角,心下却觉得有点纳闷,“就是委托你们画廊送回东京修理的那个。”

“明白了!先生你说的是‘当我们谈论小鹿时我们在谈论什么’[1]啊!”经理顿时眼睛一亮,然后笑了起来,“对对对,今天刚寄到的,您先坐一下,我去后面库房给您取。”

“等等,‘当我们谈论小鹿时我们在谈论什么’……又是个什么东西?”

被转瞬间画风突变的经理小姐吓一跳,一向淡定自若的喻文州也不禁露出了=口=的表情。[2]

 

6.

“别乱动。”

王杰希拿起另一条铁灰色的领带在对方的衬衫上比了比,丢给身前那个正在一点点和自己贴近的人一个不满的眼神。

不过他手下的动作却没停,很快一个精致的半温莎结便在灵巧的手指间成型了。

 王杰希伸手拉平喻文州的衣襟,满意地上下审视,偏偏对方此时却丝毫不在意自己身上笔挺的正装,而是伸手环过王杰希腰间,将他用力拉近了自己。

 

透过喻文州身后的穿衣镜,王杰希可以看到立在不远处柜中的那只鹿丸……哦,也许给现在的它换个名字会更好些,因为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远在海外的雕塑家并没有为它修补好撞断的那只角。

此刻在镜中,王杰希可以看到一只纤细的独角兽,正在温柔地垂首注视着他们两人。

这是一只活在神话中的生灵,它像鹿又像麒麟,有着纤细的四肢和流云火焰一般的鬃毛,头顶的角不是平常在油画中经常看到的那种优雅洁白的螺旋,而是更像一只幼鹿的角,稚拙得令人怜惜,在衣帽间明亮的光线中反射着淡淡的光泽。

 “你知道,独角兽是有魔法的。”王杰希在爱人耳边低声说。

面前的人毫不意外地扬扬眉毛:“所以你是想说伏地魔和魔法石的那个故事吗?”

“我是想说,你就不好奇我们这只‘食野之苹’有着什么样的魔法吗?…”王杰希忍住笑,继续一本正经地胡扯。

“嗯?”喻文州侧过脸,好奇地看进王杰希的眼睛。

“据说,它可以帮我们停住所有一起度过的时光。”王杰希说。


 -----番外 END----


[1] 当时岛民们在刊名《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和《食野之苹》中间进行了一场艰难的抉择。

[2] 经理小姐其实是一对双胞胎哦呵呵呵(看向妹控云总 @云霓之旗 和她的小滑wwww)


 
评论(23)
热度(95)
© moominn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