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泥姆/五行缺糖/请勿转载

【王喻】九零-01

  • 架空向,主王喻,私设如山,注意避雷。
  • 之前写过一篇文州视角的《蜉蝣》,这个故事基本使用了同一个设定,不过情节发展截然不同,算作是《蜉蝣》的平行宇宙吧www。
  • 老王生日快乐,年年有鱼(x


01.

“抱歉先生,我们这里是国内出发,国际和港澳台出发在对面大厅,F7柜台。”地勤小哥把王杰希的护照推了回来,眼神里闪过一丝不解,“建议您抓紧时间,现在距离登机还有二十分钟。”

“……”

意识到自己干了蠢事的王杰希揉了揉额角,有点无语地接过自己的护照:“抱歉,我走神了,您刚才说港澳台出发在对面是吗?”

……

早上七点的X市机场居然意外繁忙,王杰希头昏脑涨地在兴高采烈吵吵嚷嚷的夕阳红旅游团中艰难穿行。

就在两个小时之前,他还坐在烟雾缭绕的LDI(当地设计院)会议室中和各方顾问公司斗智斗勇。

天色渐明的时候,王杰希站在洗手间里从随身的包里取出牙具刷牙。他抬头看看镜中的自己,一脸的疲惫,眼睛里满是血丝。

他弯腰接起一捧冷水扑在脸上,低头时却闻到自己衬衫上浓浓的烟味。

有人在身后咳了一声:“司机已经到楼下了,等你收拾好就可以出发去机场了。”

"好。"

王杰希抬头看清了镜中的另一个人,他抹掉脸上的水,转身看向身后的青年:"这次麻烦你们了。”

"你也太客气……”李轩搔搔头,“是我们不好意思才对,害得你这几天基本都在连轴转,连酒店都没回过……”

“彼此彼此……”王杰希笑了起来,“就是没想到几年不见,吴羽策现在抽烟比你还凶。”

“没办法,在国企混就是这样的。”李轩笑了起来,“倒是你,什么时候戒烟了?”

“有三四年了吧……”王杰希想了想,“决定回国之前就戒掉了。”

 

X市每天飞香港的航班数量极少,因此值机柜台只开了两个,排队的人也稀稀拉拉,显得很冷清。

此时,队伍最前面的那个中年男子的行李托运似乎出了什么问题,只听他正在用带着浓重粤语口音的蹩脚普通话大声和地勤交涉,两个人的对话已经进行了五六分钟,却如同遇到鬼打墙一般完全没有进展。

王杰希有点不耐烦地低头看了看表,现在他正排在这支队伍的第四位。

在他前面站着一个年轻女孩,正在不停地东张西望,浑身上下都透出一股无言的烦躁。

越过女孩的肩膀,王杰希恰好能够看到排在队伍第二位的那个年轻的男人,那人穿着白色的POLO衫和深蓝牛仔裤,扶着箱子的拉杆站着,背影沉静挺拔。

这时,前方的青年低下了头,一瞬间王杰希却被一个意想不到的东西吸引了全部注意力。

他看见那个青年的后颈上留着一个圆圆的淤血痕迹,好像是刚拔完火罐留下的,那一团看起来有点狰狞的紫色在白皙的皮肤上格外醒目。

一瞬间王杰希的心脏仿佛漏跳了一拍,或者说,是那种下楼梯的时候踩空了一级的感觉。

两天不睡只靠咖啡续命果然有点太拼,现在连心脏都开始抗议了,他想。

原本以为马上就到而立之年的他们都会更惜命一些,可这次来X市出差见到相识多年的李轩和吴羽策之后,王杰希才知道,原来这些年他们一直都没怎么变过。

 

那时他们坐在床边的地板上,那个人皱着眉头在纸盒里挑着,然后取出一个杯口和乒乓球直径差不多的空气火罐递给了王杰希。

“这要怎么玩?”王杰希举起那个透明的塑料小火罐翻来覆去地看。

“把它按在这里……对,就是这儿,超级痛……”

那人正坐在他身前,然后拉着王杰希的手把那个小火罐按在自己脖子后面。

“看到那个真空枪了吗,用它帮我把火罐里面的空气抽出来就好了。”

“……你确定这样非法行医没问题?”被身为大学教授的父母潜移默化,从小就不怎么信任中医的王杰希伸手轻轻地捏一捏面前那人的后颈:“不然还是我陪你去诊所吧?”

“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人叹了口气,“他们每次都要我做核磁,可我只是来交换一年的,学校给办的那点医保cover不到这部分……算了,反正再过几个星期我就回香港了。”

“……”

 “我说,你别不信啊,火罐真的挺有用的,拔完之后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不少……”那人又转过脸看他。

“这又是你妈给你灌输的那些怪力乱神的理论吧?就像什么用艾叶煮水泡脚一样。”

“你等下要不要试试火罐?之前不是说肩膀痛吗?”对方说着说着忍不住笑了起来,“再说,每天泡脚泡的最开心的那个人明明是你。”

“得,谢谢您内,我还是算了吧……”王杰希嘴上这么吐槽着,手底下却没停。没过多久,他看着透明的小火罐从面前那人的后颈上脱落下来,白皙的皮肤顿时浮起了一圈淡淡的血色,又过了一会儿,那一小块皮肤泛起了出血点,最后蜕变成一个触目惊心的紫色印记。

 王杰希不自觉地低下头,嘴唇温柔地落在那人颈后,只一瞬,然后又离开。

“哎,你说……”王杰希在他耳边喃喃。

身前的人先是一怔,然后放松了身体,向后靠在他怀里。

“怎么了?”

“明天有pin up,可你却这个样子出现在studio,Sura会不会以为你被我家暴了?”

“我怎么没想到……不过这真的很有可能,”那人大笑了起来,“要是Sura想帮忙报警,我是不会阻止她的。”

“喂,万一警察叔叔把我抓走了,对你又有什么好处?”

王杰希紧了紧环在对方腰间的手臂,怀里的人恰好侧过脸看他,眼睛里带着流动的笑意。

 

回忆总是这样,在每一个猝不及防的时刻出现,比如现在。

王杰希疲惫地伸手按了按鼻梁,此时彻夜未合眼的他,正站在北方城市陌生的机场里,却因为那不经意的一眼被拉回了七年前。

那年王杰希刚满二十一岁,和几个学长合租着H街17号,一座位于维也纳旧城区的优雅老宅。

每天他选择步行去学校,路上会经过那间著名的中央咖啡馆,也会经常进去喝一杯。

那时王杰希选了Sura Rashid的studio做毕业设计,在学校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被那个获得过普利兹克建筑奖的疯狂女人进行360度无死角的智力虐待,然后在每一次presentation的时候又被她狠狠赞美和拥抱。

某一天,同租的学长叶修带回了他的朋友——一个从香港来的交换生,因为房子合约提前到期,那人便在H街17号借住了两个月,等到交换期结束后就离开了维也纳。

只是等到喻文州离开维也纳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王杰希的男朋友。

 

不远处中年男子和地勤的争执还是没有结束,排在王杰希前面的那个女孩终于按捺不住地离开了队伍,绕到了隔壁队尾。

王杰希不自觉地拖着箱子向前迈了两步,他和前面那个年轻男子之间的距离缩短到了大概只有半米。这时的他可以毫无障碍地打量着身前那个人的背影,从后脑勺的发旋到肩膀好看的线条。

一瞬间,仿佛是隐藏在本能中的反应,血液仿佛在身体中汹涌奔流起来,王杰希听见心脏猛烈搏动带来的巨大噪音,在身体内部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

不。他有点茫然地想。他怎么会在这里。

这时中年男子终于骂骂咧咧地离开了,排在王杰希前面的青年向前走出几步,把自己的证件递给了柜台后的地勤:“您好,直飞香港,有一件行李需要托运。”

那声音低沉悦耳,却又如此熟悉。

现在去隔壁排队还来得及吗?王杰希心里只有这一个念头,丝毫没有意识到此时的自己似乎已经失去了理性思考的能力。

 

仿佛在观看慢速播放的电影一般,他看着对面那个熟悉的身影弯腰拎起箱子放在传送带上,然后接过了地勤递出来的登机牌和护照。

那人一边整理肩膀上挂着的电脑包带,一边转过身……他抬起头,正对上王杰希的目光。

 

一瞬间,包围着他们的嘈杂人声都消失了,如同退潮一般历历退去,机场也消失了,仿佛在虚空中塌缩成了一个点,时间空间似乎被滑稽地打碎一次,然后又重新杂乱无章地拼贴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王杰希再次找回自己思绪的时候,他发现所有的事情都已经不复原地,而他们就那样面对面站着,怅然若失。

 

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呢?王杰希有点恍惚地想。

也许是三年前,也许是四年……似乎只过了一弹指的时间,却又仿佛是上辈子的事了。

和记忆中相比,喻文州的面容隐隐有了些变化,他瘦了些许,气质变得更加圆融妥帖,只是眼前那双明亮的眼睛里并没有记忆中熟悉的笑意,而是带着晦暗难明的惊讶与迟疑。

 

“下一位……下一位乘客请上前,”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了王杰希的思绪,“那位黑衣服的先生,您现在可以过来办理值机了……”

正说着,地勤妹子从值机柜台后伸出了头来,然后看到了喻文州和王杰希面面相觑的样子:“啊,您两位是一起的吗?”

“呃,不……”

“是一起的。”

王杰希却鬼使神差地开了口,他走上前把护照递了进去,并不打算去看身后的喻文州此时的表情。

 

直到他们两个人一路默默无言地通过安检,登机,安顿好手提行李落座之后,王杰希才强迫自己去直面充斥在他和喻文州之间的微妙空气。

原本一直看着窗外的喻文州,在感觉到他的注视后回过头来,然后微微一笑,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寂:“真的是……打死都想不到居然会在X市机场遇到你。”

正在斟酌究竟是用“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还是“最近还好吗”做开场白的王杰希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即使又过了很多年,眼前这人似乎仍然保留着那早一步猜到自己的心思的能力。

 “是啊,真的没想到……”王杰希索性诚实地回答,“我去李轩他们设计院开会,最近在和他们合作一个城市设计的项目。”

“啊,是那个李轩?”对面的人颇有兴味地扬起了眉毛,“我以为他还在英国。”

“是‘那个’李轩,”王杰希笑了笑,没错,他们的默契一直都在,“是,他也回国了,而且进了国企。”

“真是想不到……”喻文州转头继续看着窗外,这时飞机已经开始在跑道上滑行了,“更让我没想到的是,连你们公司也会对国内的商业项目感兴趣。”

王杰希一怔,他忽然意识到喻文州说的是他几年前就职的那个瑞士事务所,常年在东南亚和NGO合作一些人道主义救援项目。

很久之前他们就删除了彼此的facebook好友,删除了手机号、微信和其他所有的通讯联系,甚至连平常很少用的LinkedIn都未能幸免……喻文州不知道王杰希的近况,也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

 

不知道为什么,王杰希忽然想起了那个曾经一直放在卧室窗下的西洋棋棋盘。

王杰希喜欢骑士,喜欢它变幻莫测的移动,而喻文州操纵着他的白色城堡推进,沉稳如同磐石。

“你还有三步。”那时喻文州抬眼看他,嘴角带着笑意。

“我现在还不会认输。”

“你会的……”喻文州笑起来,“王杰希你这个疯子,虽然你竟想得出用皇后交换我的皇后,可我跟你说这没什么用。”

那局棋最后就像喻文州预言的那样,黑色的国王倒下了。

“Checkmate。”

“我们分手吧。”

“还是……不要再联系了,这样比较好。”

王杰希忽然发现,虽然一直以来都更擅长防御,但是进行最终宣判的那个人一直是喻文州。这一刻,那些遥远的来自不同时空的声音重叠在一起,在他内心泛起了剧烈的涟漪。

 

“这几年好吗?”

这时喻文州正看着他笑,王杰希从自己神游的世界里猛然惊醒,不知道为何,一瞬间他发现自己错过了跟喻文州解释自己其实早已离开了那家瑞士事务所的最佳时机。

“还行吧,”王杰希假装自己没注意到喻文州的目光不留痕迹地从自己的左手上扫过,“你呢?”

很久之前,他隐约就听老叶提过,自从分手后他在欧洲游荡的那段时间里,喻文州也辞职离开了香港,丝毫没有心疼刚刚到手的注册建筑师执照,径直去了加拿大和早已移民的父母团聚。

“还可以,我现在的工作也是满世界跑,”喻文州笑笑,笑容和记忆中的一样生动,“不过也很累,就像你那时一样……啊,对不起,不提这个了。”

话一出口,喻文州立刻意识到了自己说错了什么,他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有点无奈又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时间真是奇妙的东西啊,王杰希模模糊糊地想。

他曾经以为,他们俩都不会有机会再次面对面提起当年的事,可是此刻的他正在注视着喻文州,有点贪婪、又有点幼稚地不肯移开自己的目光,像是要将他再次深深镌刻在自己的记忆中一样。

然后他们不约而同地陷入了沉默。

 

王杰希想起了那段颠倒如梦的时光,在分手之后最初几个月里,每个清晨他睁开眼睛的时候都要努力想一想自己身在何处。

他辞了职,在欧洲游荡,在不同的事务所打工。他记得自己在李轩的客厅里醒来,在叶修搭在车库的帐篷里醒来,在苏沐秋的地下室里醒来,在Sura Rashid事务所的伦敦总部会议室醒来……王杰希没有像身边的鬼佬小伙伴治疗失恋时那样酗酒泡吧飞叶子去山里露营,他反而戒了烟,像疯了一样的每周工作一百个小时。

最后王杰希再一次回到了维也纳,他站在H街17号的楼下,抬头凝视着那个曾经属于自己的窗口。只是最初属于这座房子的人们都离开了,各自散落在天涯。

 

喻文州注意到王杰希的神情,他仔细看了看王杰希的脸,然后抽出毛毯递过来。

“睡一会儿吧,我简直不想问你究竟几天没合眼。”

“啊……有这么明显吗?”

“嗯。”喻文州用一个笃定的单音代替了回答。

王杰希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就这样乖乖地裹起毛毯闭上眼睛,他听见身边的人似乎打开了电脑,然后就有敲击键盘的细微声音不时传过来。

在即将沉入黑暗的时候,他隐约听见有人在耳边轻轻说,你应该问问他,下一站要去哪里。

然后呢……答案是什么还重要吗……

然后王杰希睡着了,梦里满是二十一岁那年夏天的回忆。

 

后来那天最神奇的转折发生在他们抵达香港机场的时候。

当喻文州发现王杰希自动在他身后排队,然后从皮夹里掏出香港身份证,准备和自己一样走自助通道过海关的时候,他简直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你……你不是要在香港转机回苏黎世吗?”

“谁跟你说的我要回苏黎世?”王杰希眨了眨眼睛。他发现自己真的很喜欢看到喻文州吃惊的样子,哪怕只有短短的一瞬,哪怕眼前那人立刻就恢复了往常冷静温柔的模样。

“你……你现在住在香港?”喻文州说。

“已经住了三年多了。”王杰希说,小心翼翼地不让对方感觉到自己有那么一丝丝的得意。

“……真是,真是想不到。”

喻文州干巴巴地说,有点颠三倒四。

大概因为他陷入混乱的样子实在太罕见了,王杰希感觉自己被严重娱乐了一把。

“对了,你等下去哪里?还是红棉道的家吗?”王杰希问。

王杰希知道喻文州的父母移民之前并没有卖掉他们在香港的旧宅,在他们曾经交往的三年间,他也曾经无数次地从东南亚的项目中脱身出来,飞到香港见喻文州。

直到现在,那座露台上爬满忍冬,栽着两缸银桂的老房子还不时地会出现在他的梦里。

“不,我准备去尖东找个酒店。”喻文州说。

“啊,酒店?等等,你把红棉道的房子卖了?”王杰希顿时脱口而出,下一秒又感觉到了自己的唐突,“啊,对不起,其实你不用回答这个问题。”他说,蓦然感觉心沉了下去。

“不,我最近……怎么说呢,因为我最近15个月都长驻B市,因为这边房子空着也是浪费,就先租给朋友了,只是这两天先绕道X市出差,再回香港总部开会,在香港也就呆三个晚上……”喻文州说,“只是没想到,居然能在X市遇到你。”

“什么?你……你现在在B市工作?”王杰希说,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啊,B市。”喻文州低声说,声音里有不仔细分辨绝对注意不到的细微颤抖。

此时,他们正站在机场快线的月台上,自从重逢以来,第一次在讲话的时候没有注视彼此的眼睛。

 

“那什么,”王杰希深深呼吸了一下,才缓缓开口,他的右手在喻文州看不到的身体另一侧不自觉地握紧了,“我看你这两天也别浪费钱去住酒店了,要不要……要不要考虑一下住我家?”

他顿了一下,试图给对方一点点时间消化这个突兀的问题。

“我现在就住在你母校附近,你想去哪里我可以开车送你,而且现在港岛西的地铁也已经通车了,去哪里都很方便。”

 

王杰希在港大附近租了一套两房一厅的小公寓,从卧室的窗户望出去可以看到大学本部大楼的古老塔楼。

因为喻文州执意要睡书房,王杰希便把书房里那张可折叠的沙发床打开,然后给他换上新的床单。

在他忙碌的时候,喻文州一直交叉着手臂站在门口注视着房间里的每一个细节。

“怎么了?”王杰希说。

“这个可真有意思……”喻文州指指书架,王杰希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一个金属的H街17号门牌立在书架上。

“你离开维也纳的时候把它也带走了?”

“不……那可就太缺德了。”王杰希摇头笑笑,“我给它拍了照,回来以后自己画了详图,然后找人做了出来。”

“我也喜欢那里,虽然只在里面住了两个月,但是……都是很棒的回忆。”喻文州说。

“嗯。”

那一天,叶修带着初来乍到的喻文州楼上楼下地参观H街17号,最后老不修带着些恶作剧的意味地推开了刚交了图正在补眠的王杰希的卧室门,故意扰他清梦。

王杰希这一生都不会忘记,在他惊醒的一瞬间看到的那双眼尾细长的明亮眼睛。

那一刻喻文州正站在房间门口,有点促狭又有点不好意思地对他微笑。

一瞬间,王杰希觉得有点恍惚,那个少年的身影和现在站在书房门口的青年身影,忽然意味深长地合二为一。

 

“这个是新浴巾,其他东西你都随便用,还需要什么跟我说就好。”王杰希站在浴室门口,对捧着衣物,正在四下打量的喻文州说。

“哦,好的,谢谢。”

这时,喻文州的目光在浴缸边那一瓶用了一小半,玫瑰红色的浴液上打了个转,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名字叫Prince Charming的浴液?没想到啊老王,你现在品味这么少女,记得你过去只用松木味道的香皂……”

“咦?什么?等等,这个这不是我买的……”王杰希急忙辩解。

“哦~~~原来是别人买的呀。”喻文州拉长了音调说。只见他扬起一边眉毛,露出一副了然的神情。

“等下,你瞎想什么呢,这是……这都是宁宁买的,还有一堆浴盐浴球什么的,那丫头只管刷我的卡,结果全都没用完,现在还堆在那边柜子里。”王杰希忽然觉得有点抓狂,“她来这边过暑假玩了一个月,一直住在我这里,上个星期才回B市。”

果不其然,在听到宁宁的名字后,喻文州的眼神忽然变得温柔起来:“你说宁宁那小丫头?她现在好吗?三年、不对,快四年没见过她了……”

“是啊,那家伙明年就该高考了。”王杰希说。

王梓宁是王杰希的堂妹,两个人年纪差了十岁,感情却非常好。

“这次她来玩的时候,还在问起你……”王杰希说,话一出口就后悔了。一瞬间,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又忽然变得有点微妙。

“你先洗澡吧,顺便想想吃什么,一会儿我们可以出去吃晚饭……”王杰希推开门,转身走了出去。

 

------TBC------

我本来以为可以一发完的,结果太高估自己了…(眼神死。

Prince Charming

 


 
评论(23)
热度(187)
© moominn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