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泥姆/五行缺糖/请勿转载

【王喻】九零-02

  •  前文01

  • 正式的老王生快,结果还是没赶上整点呵呵哒(挥手。

02.

从小到大,喻文州都是一个对甜食不怎么感冒的人……当然,事情总有例外。

 想象一下,在这样一个大雨倾盆的黄昏, Sura Rashid刚刚结束了对你们全班“直击灵魂、拷问肉体、残害大脑”的期中评图,恰好又赶上连轴转了二十四小时连口水都没顾上喝的精疲力尽……这时的你可能也会像喻文州一样,开始迫切地想念一块萨赫蛋糕(Sacher Torte)。

 那松软湿润的巧克力饼体入口即融,两层馅料当中夹着的微酸杏子酱在蛋糕本身摧枯拉朽的甜度中简直微弱到可以忽略不计。

就是这样直接的糖分注入,仿佛能量被具象化一般顷刻从舌尖蔓延到全身。

如果非要找一个类比的话,这种对萨赫蛋糕突如其来的渴望就如同这窗外的夏日雨水一般简单粗暴。

喻文州叉起一小块蛋糕送入口中,沉吟片刻后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口。

就在那一天他忽然理解了维也纳人持续百年对萨赫蛋糕的狂热。

原来只有用蒸馏咖啡的苦才能中和那种蛮不讲理的甜。苦和甜的共存太过微妙,却也是精华所在,是一种让人欲罢不能无法停止的东西。

 喻文州抬起眼睛,发现坐在对面那个人正饶有兴味地看着他。

“怎么了?”

“没想到你今天居然会想吃这个……而且不惜冒着这么大的雨。”

王杰希朝桌子下面努努嘴,喻文州不用低头看也知道,因为冒雨从学校走到中央咖啡馆,他们俩的长裤和鞋子都湿透了。

“就像阿银(注:银魂的那位)一样,我现在也需要糖分…”说着,喻文州叉起一小块萨赫蛋糕作势要送到王杰希唇边,“不来一口吗少年?”

“不要……齁甜齁甜的。”

B市人王杰希说那个“齁”的时候总有点微妙的可爱,却见这时的他一脸嫌弃地举起咖啡杯阻挡住恋人的攻势。

“并不是让你空口吃它,你吃一口蛋糕再喝一口咖啡看看……”喻文州循循善诱着,然后满意地看着对方露出了迟疑的表情,企图再接再厉。

“真的不骗你,再试一下,你会吓一跳的。”

他再次将叉子伸到恋人唇边,看着王杰希皱眉,然后缓缓张开了嘴。

那色泽美好,只是因为形状削薄,因此不笑的时候会显得略寡情的嘴唇。

喻文州看到了对方只伸出一点点湿润舌尖的样子。

 

下一秒他就猛地睁开了眼睛,发现中央咖啡馆和王杰希都消失不见,而自己正好端端地躺在一间白色为主体的书房里,天色已经大亮。

喻文州翻了个身,有点气馁地想把脸埋进枕头里,却发现自己连这个模仿受惊鸵鸟的动作都做不到。

因为昨天晚上睡觉前,王杰希把家里现存的四只枕头取出来排成一排,然后用挑西瓜的气势挨个敲敲打打地检查了一遍,最后递给了喻文州一只硬得堪比透水砖的枕头。

“你的颈椎……还是要当心些。”那时王杰希说。

喻文州在床上抱着棉被继续滚动了两分钟,最后还是挫败地决定起床。

 

喻文州打开书房的门,一眼就看到王杰希正在读报纸,手边放着红茶杯,一副退休老干部的标准姿态。

只不过此时餐桌边坐着的是一个光着上身,腰很细,还有着清晰人鱼线的老干部。

“你起来了?”王杰希抬起头来发现是他,下意识瞄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昨天说8点叫你起床,现在还没到时间,我以为……”

“嗯……大概换了地方就睡不着了。”

穿着校庆纪念T恤和夏威夷裤衩当睡衣的万年大学生喻文州下意识地抓了抓自己的一头乱毛。

“那去洗漱吧,准备吃早餐。”王杰希从桌边站起来,然后不小心碰翻了手边的红茶杯。

 

等喻文州终于把自己收拾清爽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王杰希正在把一个冒着热气的汤碗端上桌。

“……”

“?”

“不是吧,这都是你做的……?”

“吐司不是,是楼下面包店买的。”王杰希一头雾水地说。

“不,我不是说这个……”喻文州继续感到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气馁,“算了,当我没说。”

他拉开椅子坐下,然后深吸了一口气,感受满桌食物腾起的温热水汽轻轻扑在脸上。

现磨咖啡香气扑鼻,一片烤得恰到好处的吐司配着色泽金黄松软诱人的炒蛋,切好的黄油盛在一只小鱼形状的碟子里备用……然后就是那碗承载着一顿港式早餐全部尊严的雪菜肉丝汤米粉。

喻文州忽然绝望地发现,他那个娇生惯养的广东胃在这一刻摇起了白旗。

而餐桌对面那个偷偷摸摸穿起一件黑色背心的人下一秒就缩回了报纸后面,不知为何却让喻文州想到一只把头埋进沙子里的鸵鸟。

躲什么躲……又不是没看过你不穿衣服的样子。

喻文州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然后拿起吐司咬了一口。

 

蓝雨香港总部位于中环某洋行的顶楼,自带一个宽敞的露台,地理位置奇佳,此外,下楼后步行五分钟便可以从公司到达酒吧林立的兰桂坊……这大概是让单身汉云集的蓝雨众人对老板的英明选址最最感激涕零的地方。

“等等你晚上有事?!大佬,你都多久没回来了!你老实交代今天晚上除了跟我们喝酒还能有什么事?”

这时黄少天停下了整理桌子上图则文件的手,目露凶光地从会议桌另一头瞪过来。

“……我晚上是真的有安排了,少天。”

“什么安排?不就是回酒店睡觉打游戏吗?你这次回来住哪里?我猜还是洲际对不对?明明让你住我家你偏不肯……那好喝完酒我们可以陪你一起回酒店打游戏啊反正明天是周六不用上班要不要我们在你隔壁再开一间房陪你pkpkpkpk……”

喻文州无奈地微笑着伸手按了按额角。

蹲在一边察言观色了半天的徐景熙这时也开了口:“黄少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既然老大说了有事,那就肯定是真的有‘情况’啊……”他特意在“情况”俩字上加重了音调。

“是啊,老大这次去B市驻场就是奔着一年多两年的节奏去了,这城中有多少人黯然神伤你们简直想不到,我上次去S酒店集团开会,那个御姐项目经理还在问你们的Vincent Yu呢怎么好久都不见了真是颇为想念……”郑轩在旁边帮腔。

“所以说到底,黄少你究竟是有多大的自信老大今天会跟你在竞技场pk一晚上啦……”宋晓忍不住继续补刀。

“……”

后来喻文州终于撑不下去,便找了个借口溜出会议室找老板聊天去了。

说聊天,其实就是两只不约而同修炼成人型的狐狸相对而坐,笑眯眯地东拉西扯,同时还要不时地留意自己会不会太过忘形,导致尾巴动一动就露出了西裤外面。

不过与对面那个鬓角已经灰白的儒雅英国男子比起来,喻文州毕竟是那只年轻了二十岁的狐狸。

即使对方看自己的眼神大多数时间里都充满了激赏,可是仍然会有一些时刻……比如现在,老板那双狭长的灰蓝色眸子里闪烁着一种控制得非常得体、能够在激怒喻文州与开玩笑之间保持着微妙平衡的调侃光芒。

 

“为什么这一次要说‘不’?”

“其实我经常对您说‘不’。”

喻文州保持着微笑,内心却在剧烈吐槽,如果这时有人推门进来一定会惊讶自己听到了怎样的一段对话。

“迪拜是个好地方,你不觉得激动人心吗?我记得很清楚,几年前你面试的时候说很高兴可以有机会满世界乱跑。”

“那时的我觉得有更多的机会去不同的地方和不同的人交流是好事……但是现在的我更倾向于安安静静地做好一个项目,比如B市的那个会展中心。”

“B市会展中心是你的项目,不会有人抢走的,只不过现在重要的部分都已经完成了……相信我,我会派一个优秀的项目经理接手,替你完成收尾的工作。”

喻文州看着对面的人,并没有回答。

“迪拜的那个超高层项目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和你一起工作的将会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设计师和工程师……当然还有最有钱的甲方。只需要三年,你就会成长到令你自己都感到惊讶的程度……当然,我知道你需要时间考虑。”

“是,我需要再多一些时间。”

就在喻文州即将推门走出房间的时候,办公桌后面的人忽然又开了口:“你什么时候回B市?”

“后天,周日早晨的航班。”喻文州说,他站住了,回头望向身后那个人。

“听说你把房子租给了工程部的同事?”

“对。”

“那你这几天住哪里?父母家吗?”

“没有,我爸妈现在在加拿大。”

“这样啊……”

老板身后是一整面的落地窗,此时太阳即将落山,遮光帘早已全部拉开,喻文州能够看到那金红粉紫的霞光照亮了对面另外一座大厦的白色大理石立面,带着浓厚的殖民地风情。

“那你应该没什么可顾虑的……”对面的老男人笑了笑,“我在你这么大的时候,背着背囊跑了半个地球,然后第一次来到了香港。”

喻文州正想说点什么,这时他忽然听到了熟悉的叮叮声。

对了,在楼下不远的街角就是电车站,此时正值下班时分,而人们正在在月台上排队静静等候。

等到某一台叮叮当当清脆作响的红色电车驶近后,他便可以上车坐在二层,然后顺着那条绵延到远方的古旧轨道一路向西。

从叮叮车下来后,恰好可以看到一座伫立在半山的白色教堂,而那个人的家,就在教堂旁边。从他家的窗口看出去,正好能看到有鸽子飞过掩映在浓绿树荫中的母校建筑群。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发现自己正握着门把手发呆,而身后的人似乎正在兴致勃勃地观察着他突如其来的沉默。

“谢谢您的建议,我保证我会认真考虑的。”他微笑了一下,然后拉开门走了出去。

 

喻文州用备用钥匙打开门,并不意外地发现王杰希已经回来了。

此刻厨房里有汤在煲,房间里飘荡着温暖的香味,而那人正在卧室里整理刚洗干净烘干的衣服。

喻文州站在房间门口端详了一会儿,终于没忍住走了进去,然后一屁股坐在床边和王杰希聊起了天。

王杰希叠衣服和整理小东西的方式这些年都没有变过。

喻文州想起了多年前他们对彼此的调侃:万年大学生的自己和万年童军领袖的王杰希……他忽然觉得有点忍俊不禁。

“怎么了?”王杰希看了他一眼,然后把一双洗干净的袜子卷成一卷放在叠成标准长方形的白色polo衫和牛仔裤上,“你的衣服记得收进箱子里。”

喻文州忽然想起了几年前的那些夜晚,那时他坐在客厅的地板上,把王杰希的背囊打开,把一卷一卷摞得整整齐齐沾满泥灰的脏衣服拽出来,然后准备一股脑丢进洗衣机猛倒消毒水。

而卧室里的那个人早已湿着头发睡得不省人事。

那时的喻文州坐在床边凑近看王杰希,沉睡的那人不知道多久没刮胡子,睫毛浓密的阴影也遮不住眼下疲倦的两块青黑。

 

不知道何时,事情就忽然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喻文州忽然觉得奇怪。此刻在暮色四合的房间里,他注视着那个背对着自己忙碌的男人,一时有点恍惚,不知道这些年的时间都悄悄溜去了哪里。

这时他忽然在王杰希的卧室里发现了另外一个东西:在卧室的飘窗上放着一副西洋棋,隐约就是当年他们用过的那一副。

喻文州非常确定以及肯定,在昨天他刚刚抵达王杰希家的时候,卧室的窗下并没有什么棋盘的踪迹。

“吃完晚饭要来下一局吗?”王杰希也注意到了他的凝视。

“好啊……”喻文州笑了,“虽然很久没下过了,但是虐你应该没有问题。”

 

在喻文州那个有时想象力过于活跃的大脑里,也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画面。

他和已经分手快四年的前男友正面对面盘腿坐在飘窗下着棋,在他们身侧,窗帘并没有拉起,远处在夜色中闪烁的点点灯光勾勒出了古老塔楼的轮廓。此时外面应该起风了,因为喻文州可以看到公寓楼下团团浓黑的树顶正在震颤着一波波荡开,如同夜色中的大海。他还发现自己和王杰希还是能够很愉快地聊天,而且很快就可以进入状态。

 “所以说,蓝雨拿下B市会展这个标的时候,打败的除了美国和德国那两家之外还有Sura Rashid伦敦事务所?”王杰希把他的黑色骑士推进了一步。

“没错,毕竟我们有B市建筑总院做背书,赢面很大。其实我并不奇怪Eric没有跟你提起过这件事,因为他更在意的还是欧洲市场。”

Eric Schumacher是Sura Rashid三十多年来的唯一合伙人,也是当年在维也纳那所学校指导过他们的另外一位老师,说是王杰希的忘年交也不为过。

“其实是因为我很久没有和Eric联系……因为现在的注意力都在香港和珠三角,除了做自己的项目以外,我还在你们学校做part time的工作,带带本科生studio什么的。”

“我倒是从很多年前就觉得你很适合带头冲锋陷阵,偶尔带带小孩……”喻文州笑了起来。

“我也从很多年前就觉得你更适合坐镇哪里运筹帷幄。”王杰希一本正经地说。

“就是说最终可以当个项目大鳄吗?”喻文州故意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微笑。

“差不多,只要你愿意,你可以一直像现在这样坐镇后方,然后关门放黄少天。”

喻文州低头闷笑了一会儿然后缓缓开口:“所以你觉得我应该去迪拜吗?”

“……我看不出有什么拒绝的理由。”王杰希垂下了眼睛,目光落在参差的棋子中间,“不过目前你该操心一下你的皇后。”

“靠,我怎么感觉这次要输了……”

“三步,或者四步吧……我说文州你能不能专心点?”

“……”喻文州张了张嘴,决定出一招阴损的,“你那一年为什么离开苏黎世?我本来以为你会一直穿梭在欧洲和东南亚之间做那种无国界建筑师的项目……”

对面的人愣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来,意味深长地注视着喻文州的眼睛。

 “因为……”王杰希想了想,用指尖轻轻转动着一枚刚才被他绞尽脑汁从喻文州的主教面前保护下来,毫发无损的黑色骑士,然后将它朝白国王的方向移动了最后一个棋步。

“我本来以为,在棋盘上成为那枚自由地跨过周边障碍的棋子就是最幸福的一件事……直到后来发现,为了摆脱限制,我反而走了更远的路才到达了自己想要去的地方。”

“你想要去的地方是哪里?”喻文州低声说。

“Checkmate。”

这时,王杰希轻轻推倒了白国王,并没有回答他。

后来那天直到睡觉前,他们一共下了四局棋,最后战成了平手。

 

夜深了,王杰希洗完澡出来后换了喻文州进去,又过了一会儿,正倚着床头看书的王杰希一抬头就看到湿着头发的喻文州从浴室里走了出来,手里举着浴巾,一脸的大惊小怪。

“怎么了?”王杰希说。

“你看这个。”

王杰希一低头,看到白色浴巾上残留的淡淡的粉红色痕迹。

“Prince Charming会褪色啊……这个我早就知道了,”王杰希一脸淡定地说,“还是宁宁先发现的,最离谱的是有一次她用那个什么星辰大海沐浴球泡完澡,浴巾整个变成了绿色的。”

“……”喻文州无语,“那我们可以投诉这个牌子吗?说好的纯天然配方呢?”

“只有纯天然才会褪色吧……”王杰希满不在乎地说,“反正家里没有小孩也没有人皮肤敏感,应该不要紧。”

喻文州不满地抬起胳膊看了看:“还好这次不是那个星辰大海什么的,我可不想变成绿巨人。”

 

此时他们靠得很近,王杰希斜倚在床头,喻文州穿着特大号鲸鱼T恤站在床边。

这件衣服是他们某一年坐船看鲸鱼的纪念品,结果到最后只买到了只有北欧大胖子穿起来才会合身的尺码。

此刻面前的这个人闻起来就像一只甜蜜的果实,过大的T恤有点湿漉漉地贴着身体,白色的下摆轻轻扑着两条光裸修长的腿,皮肤在灯光下是一种诱人的象牙色。

 王杰希皱了皱眉,在那个人即将转身走开的时候,他拉住了那人的胳膊,然后用力将他扯进了怀里。

“老实交代,你是故意的对不对?”他有点喘息地说,此时喻文州被他压在身下,灼热的呼吸拂过他颈侧。

“Checkmate。”喻文州举起一只食指,轻轻点了点王杰希的太阳穴。

 

----TBC----

下章完结。

我真的很想当个官能写手……而不是……上班族小剧场写手(抹泪


 
评论(27)
热度(137)
© moominn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