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泥姆/五行缺糖/请勿转载

随机掉落系列-01




特别雷。慎。

------------------------------------------------------------

随便抽了几个设定来用:

  • LOVELESS世界观:原作by高河弓。简而言之就是这个世界观中的每个人出生后都长着小动物的耳朵和尾巴,只有在进行了某种形式的不可描述行为后,耳朵和尾巴才会脱落。在作品中,是否有耳朵和尾巴被作为界定一个人是否真正成为大人的标志。

  • 反映了一部分受到英国传统影响的大学舍堂(即宿舍)文化,舍堂(Hall)是大家组织活动、结交朋友的主要场所,成为了学生的第二教育课堂,俗称“舍堂教育”。不同的舍堂(Hall)之间存在着竞争关系,同一个宿舍的人则十分团结,每个舍堂都有着各具特色的文化氛围与丰富的学生自主活动。

  • High table:高桌晚宴是从英国大学传统的学堂晚餐(FORMALHALL)基础上发展而来。其形式是由侍者服务的三道菜西餐正餐,辅以佐餐饮品及餐后咖啡。

  • O 'Camp : 迎新营。

 

作为升入大学后的第一次高桌晚宴,母亲自然是极重视的。

她为他选择了一件极浅的灰色衬衫和颜色与之相配的深灰色双排扣正装,那件衬衫的颜色仿如黎明时清澈的天色一般,不仔细看几乎无法与白色分辨出来。

“为什么不干脆选一件白色衬衫?”

被裁缝折腾了一下午的王杰希已经有点倦了,终于忍不住抬头看着镜中身后穿着一袭端庄海军蓝长裙的母亲,此时她正在与那位戴着单片眼镜的年老匠人低语着什么。

“因为人的视觉比你想象的要敏锐得多,小少爷……”母亲还未来得及开口,接话的人却是那位把他背后的衣料又收紧了一点点的优雅老人。

“即使是这样细微的色差,其他人感受到的却是完全不同的氛围……比如说,你的肤色在亚洲人里属于偏冷调,猫耳和尾巴又都是黑色的,这种灰色能够让你显得气色更好,而不是暗淡和沉闷。”

“一点点……记住,”那时,王杰希看着老人狡黠地在镜中对他眨了眨眼,“只要一点点颜色就足够吸引人了。”

 

果然……他想,那个做了一辈子高级成衣的老人是对的。

 

那是一种冰冷的白色,洁白到微微发蓝,完全不同于他们身下的床单那种被浆洗过的硬邦邦的白,也不同于眼前那人光洁肩头的颜色……即使过了一个热闹的夏天,喻文州也完全没有被晒黑的迹象。

王杰希的指尖梳理着那条白色蓬松的狐尾,忍不住沉迷于那种温暖和柔滑的触感。

狐尾的毛发簌簌抖动的一瞬间,那点极淡的蓝色就消失了,纤细如落雪,又如同挂在草尖端的点点霜华。

再后来,那条狐尾轻柔地盘落在他光///裸的膝头,蹭了蹭,一点痒从膝盖蔓延开,然后王杰希顺势就拥紧了此时正面对面跨坐在他腿上的那个人。

(……当你室友不在房间的时候可真好啊 

 

他从衣架上挂着的丝绸成衣袋中抽出衬衫穿起来,当冰凉的衣料贴住脊背的一瞬间,王杰希忍不住吸了一口气。

“疼。”

“怎么会疼?”喻文州探头看他背后。

“被你抓的……我刚才冲凉的时候就感觉好像有点肿起来。”王杰希看着镜子中的人说,忍不住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微笑。

“……”

那人白了王杰希一眼,然后转身走开。

过了几分钟,他又重新回到了镜中王杰希的视野里,居然已经着装完毕了,只剩领带还没有打。

此时的喻文州穿着一身极合体的深蓝色的双排扣西装,腰线被心机的裁缝做得稍微高了一点点,更显得皮肤白皙,两腿修长。

“……”

直到喻文州含着笑伸手在他眼前晃了两下,王杰希才发现自己正一直愣愣地盯着对方看,这个过程中大概连眼睛都没有眨过。

他回过神咳了一声,忽然鬼使神差地想到半年前O'Camp的时候,那个从头到脚——包括头顶那对白色的狐耳上——都沾满了绿色颜料的狼狈少年。

在那时的大乱斗中,喻文州满脸满身都是被微草舍堂围攻后的痕迹,可他没有退缩,仍然站在用草莓纸箱堆起…可惜此时已经垮了一半的工事后面坚韧不拔地继续指挥着郑轩和宋晓对微草丢颜料弹。

就在王杰希举起问清洁阿姨借来的扫帚,准备带领微草一鼓作气拿下对面早已溃不成军的蓝雨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不知何时从众人视线中消失了的黄少天绕到微草阵地背后的图书馆二楼,把一个巨大的充水气球从窗口丢了下来。

 

“你傻不傻?”喻文州说。

“……傻子才不会自己系领带,只好等我给他系。”

看着眼前盛装之下容光慑人的少年,王杰希忽然莫名地卡壳了,他憋了几秒,终于挤出这样一句。

喻文州低头笑了起来,然后他从自己西装的翻领扣眼中抽出一朵灰紫色的小玫瑰,然后别在了王杰希的西服上。

这时王杰希也顺势环住了对方的腰,然后他的手一路向上,抚过脊背,脖颈,那人后脑勺柔软的短发,最后落在了那一对洁白无瑕的狐耳上:“为什么都过了两个小时了,耳朵还在呢?”

“我也觉得奇怪。”喻文州也抬起眼看看王杰希,伸手捻弄一下那对尖尖的黑猫耳朵,目前为止,那对猫耳在王杰希头顶还是一副站得很牢固的样子。

“唉,文州你别这么用力揪它们,疼。”王杰希说。

“抱歉啊,”喻文州放松了手指的力度,“这还真的挺奇怪的,之前老叶跟我说过,那什么之后,尾巴和耳朵就应该就啪嗒一声掉下来才对。”

“……”

“?”

“信息量有点大。”

“我也觉得。”喻文州眨了眨眼,继续低头闷笑起来。

“讲真,我也觉得自己刚才已经很卖力了呀……”王杰希忽然低声说,凑近那人耳边。

“闭嘴。”喻文州白了他一眼。

 

“不过,要是耳朵和尾巴真的都掉下来了,我们俩今晚要怎么办?”

“你是说……”

喻文州一下子就明白了王杰希的意思,他立刻伸手去摸王杰希身后,那条平常总是带着点冷傲的意味,高高翘起来的黑猫尾巴此时正温顺地卷着他的手指。

“半年前去定做这身衣服的时候,不管是我妈、我还是裁缝老先生,根本没有人会想到今天发生的事……你应该也是一样吧?如果现在我们的尾巴和耳朵都没有了,难道今晚不得不穿着这条有个洞的西裤去高桌晚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王杰希来说,即使眼前这人已经从隔壁舍堂的死敌变成了恋人,可他还是对喻文州那水瓶座谜一般的笑点经常感到束手无策。

“喂,我说,别笑了,我只是在假设……喂,真的有这么好笑吗……” 王杰希终于投降了。

“哈哈哈哈哈……我……咳咳,我就是忽然想到这样一个场景。”喻文州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什么场景?”

“在晚宴开始之前,我们俩都要代表各自舍堂致辞。等我讲完,你就会代表微草上台,然而就在这时,当着全校所有人的面,我们俩在台上擦肩而过,然后尾巴和耳朵同时掉了下来……”

“………………”

“你说如果真的是这样,冯院长会不会当场就犯了心脏病?”喻文州说。

可是王杰希却没有接话,而是静静地注视着眼前的人。

“如果真的是那样,你会怎么办?”沉默了片刻后,他终于低声说。

“我会拉着你,然后一直跑出宴会厅去,抢在被少天宰掉之前。”喻文州说。

很奇异地,他们俩忽然不约而同地陷入了沉默。

 

过了一会儿,王杰希开了口,声音却有点哑:“我今天让你过来我宿舍,你有想到可能会发生什么吗?”

王杰希寝室窗外有一棵很古老的大树,作为微草头号死敌蓝雨的大头目,喻文州当然不能径直大摇大摆地从微草舍堂的大门进来,所以几个月下来,运动神经平平的他居然也练就了一身爬树的绝技。

“喂喂……”喻文州抬眼看他,然后竖起一只手指落在王杰希嘴唇边,“别说出来。”

王杰希忽然伸手,用力将身前那人拉进怀里,丝毫没有理会这样可能会把他们俩身上的衣服弄皱。

他将脸埋进那人颈间,感受着皮肤熟悉的温度和气息。

“如果说我是蓄谋已久的呢?”

王杰希闷闷开口,他最终还是说出了在心里埋了许久的这句话。

喻文州愣了一下,没有回答,而是也紧紧地拥紧了对方。

 

尾声:

“老叶这个骗子……他说的那什么之后根本就不是那什么之后……”

“……我觉得他说的那什么和你说的那什么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东西……”

“等一下,你的意思是我才是那个比较污的人?”喻文州微微眯起眼,声音的温度似乎也降低了一点。

“你想啊,像叶修那样一个没有下限的人,他会不好意思说出‘高///chao后耳朵会消失’这句话吗?”

“这……”

“反而是让他说出‘心意相通后耳朵会消失’这句话会更困难一些吧……”

“……”

 

 ---------FIN-----------

 
评论(17)
热度(43)
© moominn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