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泥姆/五行缺糖

随机掉落系列04 - Symposium (上)

  • CP王喻(目测)

  • 题目没有任何意义

  • 梗来源:我摩卡卡 @咸鱼摩卡星冰乐 的wb



  • 特别感谢龟山岛脑洞协会会长糊糊 @一糊酒 协力制作2333。


    ----上篇----

     

    随着王杰希轻松地几下手起刀落,桌子上放着的那一排圆滚滚黑乎乎的长刺生物被逐个劈开成两半,露出里面鲜嫩的海胆黄,看得人食指大动。

    “哇!!!队长威武!”一边的刘小别已经坐不住了,“队长,现在可以开动了吗?”

    “大家放开吃,刚才听船长讲就这一带海域的海胆最大最新鲜,今天晚上回到酒店就算多花三倍的钱可都吃不到了。”

    一边说着,王杰希拿起半只海胆,连同调羹一同递给对面的人,“蓝雨也别客气,等下不够了我再去捞几个。”

    “嘿嘿,够了够了……还有王队刚才钓上来的石斑呢,只是船长二话不说就给扔火里烤了连我都觉得可惜。”坐在刘小别身边的郑轩垂涎三尺地说。

    “小别前辈,我吃完了,麻烦你把那个大的递过来!”

    “……”

    “????小卢啊我说你这也吃太快了吧,队长和我都才吃了两口有没有?你这孩子怎么不见长心眼就光见长胃口了呢?”

    一边的黄少天也受到了惊吓,转头看着身边那个只穿一条花花泳裤,赤裸着上身,仅仅过了一个早上就已经晒成了金棕色的小少年。

    “不光是心眼……还有身高也不见长。”徐景熙吐槽道。

    “真没想到啊,王队居然还有浮潜这一手……”

    “那是当然了,”刘小别得意洋洋地说,“我们队长在出道前可是B市高中游泳锦标赛冠军,国家一级运动员。”

    “都多少年前的事儿了……”这时王杰希也忙完了,擦了擦手上的海水坐下,“小时候练了几天游泳而已,现在已经荒废好多年了。”

    “我刚才都看到了,您这技术,就真的别谦虚了王队……”宋晓说,“在我们G市,游泳可是中学必修课,但是大家也就是混一混,考试不挂科就行了,跟您比起来可真是差得远。”

    “咦,这还挺有意思的,原来G市游泳是必修课啊?果然是南方。”袁柏清伸出头说,“我们中学的时候,好像只考跑步跳远,真是没劲透了。”

    “谁说的,前两天我看到出了新闻,从今年开始,要在B市中小学生中推广冰雪运动,什么滑冰啊冰球啊滑雪啊之类的。”

    “哇好像很酷炫的样子……”

    王杰希默默听着身边的人叽叽喳喳地东拉西扯,也伸手舀起一勺海胆送进嘴里。

    “还有一个,”这时,对面的人把最后半个海胆推到他面前,“王队都吃了吧,他们也都吃的不少了。”

    王杰希抬起头,对面的喻文州正撑着下巴对他微笑。

    在好不容易不用顾忌狗仔,因此穿得格外清凉恨不得直接在甲板上裸奔的一票男选手中,喻文州还是规规矩矩地穿着白色T恤和牛仔中裤,墨镜夹在领口处。

     

    夏休期和队员们难得地出门旅个游搞搞团队建设,居然还能在安达曼海的某小岛遇到宿敌战队,真是耐人寻味的一件事……当然,等这群疯子真正high起来,那就是另外一副情景了。

     

    “小别前辈,看我看我快看我!”卢瀚文站在游艇的二层甲板上,用力冲刘小别挥舞双手。

    正躺在一层甲板阴影中戴着耳机听音乐的刘小别一脸头痛地支起上半身,刚坐起来,就看到一条纤细的人影从二层跃下,嗖地蹿入船尾的那一片蔚蓝中,又过了一会儿,才从不远处的海面露出一个头来,抹去脸上的水对着他露齿而笑。

    “……”

    刚才大龙虾大海胆吃得太饱此时正有点犯困的刘小别有气无力地对着不远处的小少年做了一个“66666”的手势,还没等他继续躺下,就被袁柏清撸掉耳机提溜到了船尾。

     

    “这里……的海水……very good!”说一口蹩脚英文的当地船长对他们竖起拇指,“浮潜!snorkeling!!”

    “纳尼。”刘小别说。

    却见黑得发光的中年大叔憨厚一笑,对着不远处的海面指了指,然后再指了指自己脚下堆着的呼吸管和脚蹼。

    “他刚才跟我说,这里是一个浮潜的好地点,下面都是珊瑚特别漂亮,还有那个沙滩只有下午2点以后才露出海面,晚上涨潮的时候就没有了,我们可以游过去。”

    黄少天跃跃欲试地跟刘小别和袁柏清解释,此时他正在和徐景熙郑轩李远串成一串在彼此的背上大量抹着防晒油,“我跟你们说一定要注意防晒啊,不然明天就惨了。”

    午后的安达曼海有着极其华美碧蓝的颜色,细小的海浪翻滚着冲上不远处裸露在一片灿烂阳光下的洁白浅滩,景色美得令人窒息。

    这下连刘小别也来了兴致,迫不及待地从袁柏清手上接过防晒油在队友背上随便呼噜了两把,然后转过身来等着对方为他服务。

    微草的队长这时也走到了后舱甲板上,因为一大早下海晒得有点狠,王杰希此时已经套上了一件白衬衫,头上戴着一顶破草帽,正弯腰把固定在船尾的几个鱼竿逐个检查过去。

    “老大,跟我们一起下去呗?”刘小别说。

    “好,你们先去玩,我马上过来……”王杰希应了一声,给一个鱼竿重新换了饵,“蓝雨的人都下去了?”

    刘小别一指海面,不远处带着浮潜眼镜的黄少天一边踩着水,一边嘟嘟哝哝地对身后的徐景熙和郑轩说着什么,李远和卢翰文也停留在不远处的海中漂着,还不时埋头下去,似乎在游来游去地观赏着珊瑚。

    “都在海里呢……不过好像没看到喻队。”刘小别说。

    “那我去叫他吧,你们先去玩儿,注意安全。”王杰希说。

     

    王杰希踏入舱中的时候,穿着白T恤的那人正躺在沙发上,用一本书遮着脸,似乎是睡着了。

    他默默看了一会儿,走过去坐在那人身边,然后把盖在脸上的那本《The big blue》挪开,片刻后,喻文州睁开了眼睛,看清是他,然后露出了一个微笑。

    “怎么是你?”

    “那你希望是谁?”王杰希说。

    “我以为你又到海里去了……”喻文州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盘腿坐在沙发上。

    “他们都去对面的沙滩玩了,我今儿一早就上上下下潜了三四回,有点累了。”

    喻文州抬眼看了看他:“哎,好难得听王队说这样的话,我一直以为你上辈子是条鱼变的。”

    “什么鬼。”王杰希笑了起来。

    此刻外面艳阳高照,舱中冷气开得正好,四下里又安静得不像话,隐约能听到海浪的声音,眼前自半决赛后就没时间见面的恋人正盘着腿好整以暇地看着王杰希,他那件T恤的领口有点低,正露出一段洁白的锁骨。

    喻文州天生有着一张微微的笑颜,即使没什么表情的时候也似乎有笑意浮动在眉梢眼角。

    盯着对方看了几分钟,王杰希忽然觉得心里痒痒的,便径直俯下脸去。

     

    “你刚才喝了什么?好甜。”

    “船长偷偷塞给我的椰青啊,他说看我一个人呆在舱里看书太没意思了,还叮嘱我要把椰青丢到海里毁尸灭迹。”

    “……那个骗子,他明明跟我说冰柜里的椰青都被你们家小卢喝完了。”

    他们就这样静静地在沙发上依偎了一会儿,王杰希忽然想起了一件事,转头看了看靠在自己肩上的人。

    “刚才宋晓说,你们上中学的时候游泳都是必修课,那像你这种彻头彻尾的旱鸭子要怎么办啊?”

    “说是必修课,但我上学那几年管得不严,最后就是靠作弊过啦。”蓝雨队长放松地翘着二郎腿说。

    “……你倒是跟我说说游泳考试要怎么作弊?”

    “期末考试之前我就跟体育老师实话实说了,说小时候溺过水,这些年一直也想克服恐水的毛病,也看过心理医生,但是都没有特别大的作用……后来老师也很感慨,就跟我讲,只要考二百米的时候我能扶着板在标准池漂过两个来回,他就算我及格。”喻文州耸耸肩,“当然我也知道这样不好啦,还好没过多久就进了训练营,然后就再也不用上游泳课了。”

    “……”

    虽然是个有点伤感的话题,但是一旦脑内出那个在空无一人的游泳馆里做着水母漂的小小的喻文州,王杰希还是很没人性地低头闷笑了起来,然后就收到了恋人一记重重的肘击。

    “不过,那时候就很有说服力了啊,喻队。”

    “……王队过奖了。”

    “那现在呢,还会有继续学游泳的想法吗?”

    “也会啊。”喻文州看看对面的人,在王杰希面前,他倒是一直意外地坦率,“一直很喜欢去海洋馆,也在幻想自己能够在海底漫步看看鱼和珊瑚,也试过和少天去重装潜水,可是一下水就还是会感觉到那种灭顶一样的害怕。”

    说着喻文州便沉默了下来,王杰希用手臂环紧了身边的人,若有所思。

    “你等我一会儿,我去去就来。”过了一会儿,他说。

    喻文州惊奇地看着眼前的青年径直甩掉衬衫露出精悍的上身,他忍不住吹了一声口哨,然后就看到王杰希只穿着一条黑色的泳裤,走来走去地在舱中四处翻找浮潜用具。

    当恋人背对着他弯下腰的时候,喻文州的思绪已经跑偏到了——从此以后不能允许他再穿布料这么少的泳衣——诸如此类的银河系边缘。

     

    在甲板上,王杰希熟练地套上脚蹼,护目镜和呼吸管,对着喻文州做了个手势就翻身跃进了海里。喻文州伫立在甲板边,看着那人从不远处探出头来,然后越游越远,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划开了水面。

    王杰希自由泳的姿势标准得出奇,当他接近在海水中玩的正开心的蓝雨和微草那堆人时,又明显地放慢了速度,开始埋头在水中上上下下游动,似乎在寻找着什么,接着,他又继续加速游到了不远处的浅滩边,上岸在沙子中踩了一圈,然后重新入水朝游艇的方向游了回来。

     

    “你刚才下去找什么了?”喻文州伸手拉王杰希上来,这人果然是电竞宅男中极其罕见的运动高手,往返游了个来回也能做到面不改色气不喘。

    “我下去看了看水下的情况,”王杰希说,“这水不深,也就十米左右,有很多珊瑚,礁石很少,还有几群小丑鱼,特别可爱。”

    “嗯。”

    “一起走吧,我带你下去。”这时喻文州听见那人简洁地说了一句,声音不大,却振聋发聩一般。

     

    一直到被强行抓着换好泳裤套上救生衣后,喻文州感觉自己依然处在一种没有回过神来的蒙圈状态。

    此时恋人正单膝跪在甲板上为自己再次检查脚蹼,他只要一低头就能看到那人头顶的发旋,还有肩膀和手臂肌肉流畅的线条。

    “要不,我还是不下去了吧……”喻文州说,“回到酒店也有泳池,你可以教我游泳。”

    “不,那是不一样的。”

    王杰希抬起头看向喻文州,因为刚从水中出来,他的湿发此时全部被拢到脑后,露出好看的额头,愈发显得鼻梁挺直,眉毛的轮廓英气逼人。

    “不用怕,你穿着救生衣,然后我会一直拉着你的手。”王杰希继续说,语气里却丝毫没有可供商量的余地。

    王杰希先扶着舷梯下去,落到水中后就伸出一只手接住那个一边犹疑着一边慢慢下到水中的身影,直到那人搂住了他的肩膀。而此时,他却明显地感觉到恋人的整个身体都是僵硬的。

    “别怕,有我在,你是不会沉下去的。”王杰希温柔地说。

    “你这算是暴露疗法吗,老王?”已经快要进入强直状态的那人苦笑着说,不过也亏得蓝雨队长此时还能笑着说出这句话。

     

    没有在海中溺过水的人,大概永远无法体会到那种无法触底的恐惧。

    当海水在胸口和喉咙附近浮动的时候,那种对常人来说不值一提的水压却会唤起此生最不堪回首的黑暗记忆。

    视线忽然变得狭窄,似乎只能看到眼前这一片无边无际让人恐惧的蓝,呼吸的声音变得极其响亮,还有同样被放大了无数倍的海浪的声音。

    “呼吸,文州,深呼吸。”

    那人踩着水,然后带着他背向着大海深处缓缓游动。一只湿淋淋的手指掠过他唇边,带来海水的咸涩气息,喻文州张口刚想说句什么,却被猝不及防涌上来的一个浪头拍了一脸,他毫无悬念地呛了一口水,然后失了方寸一般地开始挣扎。

     

    幼时和家人在粤东海边度过的那个黄昏,不留神却被涨潮的海水吞没。

    被巨浪淹没的挣扎。

    黑暗中无法呼吸的疼痛和窒息。

    睁开眼睛后看到的第一个画面就是母亲那双肿的如同桃子一般的眼睛。

     

    “文州,文州……”有人在温柔地呼唤着他的名字,然后是结实的手臂从身后围过来,将他的头托出海面,“我在,别怕,有我在。”

    与在他耳边反复回响,如同雷鸣一般的心跳声和海浪声相比,那耳语简直微不足道,却依然振聋发聩。

    他紧紧地抓住了那人的手臂,如同抓住了这世间唯一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不知道过了多久,从那似乎可以摧毁一切的巨大恐慌感中回过神来,喻文州发现他们还在海面中央载浮载沉,而且正在被细微的浪涛推向不可知的方向。

    “保持呼吸,好吗?没错,就是这样……”

    在那人熟悉又稳定的声音里,似乎有什么隐藏在黑暗中的东西正在被安抚地平静下来,他渐渐感觉到了自身意识的苏醒,呼吸也渐渐平缓了下来,融入了周围包围着他们的海浪之中。

    这时,一直在身后托着他的王杰希忽然转了个方向,和喻文州在水中成为了面对面的姿势,感受到身后一空的他顿时有点焦急地伸出手臂搂住那人的脖颈。

     

    “听我说,你做的很好……”那人踩着水,面孔离他很近,护目镜和呼吸管都被推在头顶,露出了一双明亮的眼睛。

    “特别好……”

    说着,他凑过来,在喻文州的唇角轻轻啄了一下,还是熟悉的触感,只不过带着海水的咸味。

     

    “我们现在很安全,对不对?现在我要给你带上呼吸管,然后你就可以把头低下一点儿,看一看水里的鱼和珊瑚,它们就在我们脚下一点点的地方,非常漂亮。如果你觉得不舒服或者害怕,随时都可以把头伸出水面,而我一直在这里。”王杰希说。

     

    即使西斜的太阳依然酷烈地照着这片海域,带来切肤的灼烧感,海中也依然是一片清凉世界。

    浮潜玩累了的蓝雨微草众人横七竖八地躺在洁白的浅滩上,任凭起伏的海水冲刷着肚皮,黄少天懒洋洋地翻了个身,感觉自己差不多已经是一条咸鱼了。

    这时,在倒转的视野中,他忽然看到不远处的海中有两个人正在慢慢地朝他们的方向游过来,而背对着他们踩水的那人正牵着另外一个人的双手。

    被牵着的那人穿着橙色的救生衣,正在以一个很标准的漂浮姿势埋在水中,呼吸管露在水面外。

    那两人就那样慢悠悠地在水中浮动游曳,此时天色已经接近黄昏,水面是一片浴血流金的颜色,而他们的白色游艇在这一片璀璨华美的海水中静默着停泊在很远很远的地方。

    偶尔,那个作为保护者的人会围绕着对方在水中转身,然后恶作剧一般地消失在水下,下一秒却又像一条优雅的海豚一样蹭着对方冒出水面,却不忘一直将对方牢牢地护在自己的领域之内。

    “我的天……我这是看到了什么?!”

    黄少天喃喃地说,浑然不觉自己已经从及膝的海水中站了起来。

     

    蓝雨的现任队长怕水,这件事他从十几岁还在训练营的时候就知道了,虽然那个人生性豁达,也从来都没有把这件事当做一个秘密。

    但是当黄少天看到那个穿着滑稽救生衣的人从水里伸出头来,吐掉呼吸管的咬嘴,然后兴高采烈地对他的保护者连比划带说着什么……那种感觉,真的是难以形容。

    那个从小就有点老成持重的人居然也有这么像个孩子的时刻。

     

    “哈哈打脸了打脸了,你们刚才还在吹牛说G市人都是水系魔法精通呢……目前看来,还是我们队长比较牛逼啊。”这时一个大大咧咧的声音忽然冒了出来。

    “啧,小别前辈果真还是不解风情啊……”躺在他旁边的小少年转头看看他,露出了一脸惋惜的神情。

    “???”

     

    ----------------------------TBC-------------------------------

    还有个下篇2333.

    关于不会游泳的人究竟能不能浮潜,我的答案是肯定的。某年出海,不会水的同班妹子就被我们的向导小哥(温柔,帅,肤色健康)这样牵着下水跟大家一起浪23333.

    所有温柔的游泳教练都好苏>3<


 
评论(26)
热度(155)
© moominn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