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泥姆/五行缺糖/请勿转载

【喻王】Wandering Star - 01

架空向,想哪写哪。

主喻王,全员酱油。

雷,慎,OOC癌晚期没救hhh。


01.

“还有两分钟。”柜台里的那个黑围裙掐着表说。

“……啊,原来还没开门。”

王杰希一边说着一边四下里张望,几米之外另外一间红黑主色的咖啡店里,穿着红色短袖T恤扎着一个马尾辫的小姑娘恰好看过来。

本来那女孩子正倚着收银机发呆,对上王杰希的目光,顿时眼神一亮。

王杰希所在的这间星巴克位于商场一层中心,包起了两根柱子形成了一个半开放的咖啡座,正和对面的Pacific Coffee遥遥相对。

此时是早上七点二十八分,商场里空荡荡的,连咖啡店都还没开门,只有一看就是住在这间商场上盖物业里,又需要早起通勤的上班族匆匆走过他们身边。

“诶,王先生您今天需要喝点什么?还是GrandeLatte吗?”亚麻色头发的黑围裙小哥一看情况有点不妙,急忙开腔唤回王杰希的注意力,“要不要试试我们的圣诞新品?昨天才推出的哦。”

“现在才11月中旬,你们就出圣诞新品了?”

“对呀这季的新品特别香,除了这个花式拿铁还有亚洲特别版的白咖啡,昨天还有个客人说,闻着那股焦糖苹果味儿就仿佛耳边响起了圣诞歌一样。”这黑围裙小哥的语速很快,普通话说的相当溜,而且语气促狭。

“什么鬼。”王杰希笑了起来。

“昨天早上我就注意到您的星星已经积够了一杯免费兑换券,今天要不要换一杯饮品呢只要多加三蚊就能为您升杯到Grande。”

“嗯……好啊,不过今天要打包带走,两个大杯拿铁,热的。”

“好的,七点半啦,让您久等了。”

 

王杰希拎着咖啡外卖盒推开商场的大门,走下长扶梯后就是这座商场通向G层地库的落车点,此时一辆鲜黄色的校车正停泊在那里,有老师引导着背着书包的小学生们一个个依次上车。

“不知道那家伙是不是又睡过了……”王杰希想。他从肩上斜跨着的包里摸出手机看了一下,没有新消息也没有未接来电。

这时校车关起了门,然后缓缓驶走,汇入了车流中,王杰希一抬头,就看到一辆明亮的蓝色跑车静静停在不远的地方,只是刚才被高大的校车完全遮挡住了。

此时那辆Jaguar的司机也注意到了站在安全岛上的王杰希,摇下车窗对他挥了挥手:“大眼,这边。”

王杰希看着阳光下闪闪发亮的那个美洲豹标记,愣了一秒才朝对方走了过去。

 

“我还以为你没驾照……”

“那不至于……”叶修一边摇下车窗弹烟灰一边说,“只是我没车而已。”

“……”

“今天的会要在地盘办公室开,你不知道那个鬼地方马上就到离岛了,实在太远……昨天晚上叶秋刚好过来我家,我就把他的车钥匙没收了。”叶修笑笑,“然后发现,其实好像也没什么用。”

叶修说的正是早上的狮子山隧道,早上7点半到8点半之间,正堵得一塌糊涂。

看了看车窗外的景象,王杰希把咖啡递过去,叶修按灭烟头,接过纸杯喝了一口。

“对了,房子看了吗?”

“还没……”

“你再不抓紧,月底就找个桥洞睡好了……”叶修说,“公司给你租的酒店公寓是到这个月底吧?”

“嗯,到11月30号。”王杰希说。

“好嘛,或者睡会议室也行,我回头跟Viola说一下,让她假装没看到,你还能在公司洗手间洗脸刷牙。”

“这都怪谁?上个月我飞机一落地是被哪个人直接拦了辆出租车拉回公司加班的?”

“这都是革命需要呀小王同学……那两天赶着交标嘛。”叶修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最近倒没那么忙,也没见你开始找房子。”

“不忙的人是你,总监大人,”王杰希用力捏着空了的纸杯说,“我怎么感觉一到Glory香港就没有按时下过班,过去在北京办公室一年的加班量在这一个月里都用掉了。”

这时,老不修又点起一支烟,哼歌,再喝一口咖啡,装傻。

 

“总而言之呢……”

他们行驶在青马大桥上,这辆运动系跑车的优势此时才真正发挥出来,叶修踩下油门,叼着烟一脸气定神闲,仿佛在去郊游的路上一般。

此时青空下的海面是一片闪光的蓝,直到目力所及的最远处,才和天色混为一体看不分明,的确是适合郊游的好天气。

“假如刚才下错辅道,不如我们就直接拐去迪士尼乐园好了,今天天气这么好。”

“我和你,两个人,去迪士尼?”王杰希说。

“啧,别这么认真好不好,大眼。”

“你刚才想说什么?”

“啊,对,总而言之呢……”叶修说,“我正打算问你,要不就住我那儿得了,我12月3号晚上的航班去杭州。”

“……”

“如果不租给你,我还得找中介把房子挂出去,麻烦。”

“……”

“推开窗就是山景,私人露台能看到海,千尺……嘛,乘以零点八的豪宅,下楼就是港铁站,虽然不能三面下床,但是也能做到拎包入住的高尚优美物业。”

“怎么走的这么急?”

“其实早都定了的事儿,你从北京办公室转过来那天我递的辞职信,最近眼看着项目忙不完Jason又硬拉着我拖了快一个月。”叶修笑笑,“你考虑一下,要是感兴趣的话就12月1日起租,然后收留房东住两个晚上怎么样?”

他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看着不停闪过视线的高速公路标识牌,蓝底白字加箭头,分别指着“机场”,“迪士尼”和“大屿山”的方向。

“迪士尼”的字样旁边画着一个小小的米奇头,“机场”的标识则是全世界通用那样,小飞机的图案向上朝着天空,仿佛随时起飞的样子。

为什么没有人会把降落的飞机图案作为机场的logo呢?王杰希忽然莫名其妙地想到。

又沉默了片刻,他终于开了口:“所以你把我叫过来是为了什么?”

“带你拜山头啊……离岛这边以后就是你的地盘了。”开车那人仿佛没听懂他的意有所指,而是自然至极地回答。

“PM人还不错,是个英籍华人,不会说中文,但是能听也会说少少广东话。建筑的话,设计建筑师是美国的,本地做配合的项目建筑师是蓝雨……你知道他们吧?我们公司也算和他们合作比较多,去年蓝雨的老大换人了,但是对这个项目没有什么影响。”

 

后来叶修把车停在了地盘入口的停车场,挤在一堆灰扑扑的吉普车中间,看着有点突兀。

进了那幢包着脚手架的大厦后,叶修和驻场工程师打招呼去了,王杰希拎着图纸包发呆,忽然一顶安全帽就从天而降落到了头上。

“走吧,会议室在后面……”叶修不知何时从后面绕了出来,他把白色的安全帽一巴掌扣在王杰希脑袋上,接着自己也戴好一顶。

 

等他们推门走进房间的时候,地盘办公室里已经挤满了人,王杰希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会议桌那头正中穿着深色西服的男人,正在和身边两个鬼佬激烈地讨论着什么。

“中间那个就是Sheldon,中文名叫白庶,这个项目的PM。”叶修低声说,“然后那两个老外是酒店方的项目负责人,一个来自嘉里,另一个是弗礼哲的人。”

王杰希听到弗礼哲这个名字后不禁一愣,转头注目叶修,那人倒是一脸的神色自若。

虽然刚刚接手这个项目仅一天,但是王杰希还是忙里偷闲做了一些功课,这个靠近香港机场和港珠澳大桥的大型综合体项目包括商场,港铁站,相连的上盖物业和酒店。酒店方刚刚确定了两家,一家是毫无悬念的嘉里香格里拉,另一家就是刚从新加坡和日本进入香港的森道。森道是一个很年轻的品牌,定位大约等同于威斯汀,不过更加年轻别致简约一些,最近几年颇受欢迎,没想到原来也同属于弗礼哲酒店集团旗下。

“现在美国佬的设计已经做差不多了,就等着蓝雨给政府报批,对面那一大堆就都是他们的人了…”叶修低声说,“不过最近换血换得七七八八,我现在也只能叫得上一两个人的名字。哦对,室内也是本地公司,叫Blanc……哟,他们今天只来了Sheryl一个人。”

顺着叶修的目光望去,王杰希看到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看起来和他年纪差不多的长卷发女生正托着下巴坐在角落里发呆。

这种每周举行若干次,所谓的专业协调会,其实就是有事上奏,没事摸鱼的节奏。现在项目经理正在忙,机电和结构的人正在吵得脸红脖子粗,叶修便拉着王杰希钻进去坐在角落里。只不过看着叶修左摸摸右摸摸坐立不安的样子,王杰希便知道这人烟瘾又犯了。

“早,Shawn。”这时一个低沉好听的男声从长会议桌对面响起,说的是广东话,语气温煦。

王杰希抬头,正看到对面蓝雨那群人中有一个男人站起身来,然后将会议桌中间的咖啡外卖盒朝他们轻轻推了过来。

“刚才让他们去买了咖啡,也有帮你和同事准备,这里面有美式有拿铁,请不用客气。”

“谢啦,Vincent,”叶修笑笑,然后忽然切换成了国语,“来,我介绍一下,这是我同事Jesse,以后会代表Glory全面介入逸松路179这个项目。”

“你好,我是Vincent,幸会。”

“你好,我是Jesse。”

王杰希伸出手和对面的人相握,对面的男人约莫三十出头,看起来斯文清秀。现在天气已经有点凉了,他穿着白色衬衫和浅灰色的开衫,袖子很妥帖地卷起,露出线条好看的手臂,左手腕上戴着一块线条粗犷的全钢表,倒和整个人身上淡淡的书卷气的形成了微妙的冲突。

“Jesse,请问你会不会讲广东话?”

“不好意思,我刚从北京办公室转过来,广东话有点困难,但是国语英文都没问题。”王杰希回答。

“啊,没关系,蓝雨这边的同事大部分也能讲国语,不过呢,可能还是讲英文比较方便吧?”对面的人笑笑,然后看了一眼坐在房间另一头的白庶,王杰希便也会意一笑。

寒暄过后,Vincent被机电的人叫走了,他对叶修和王杰希笑笑,然后便走到房间另一头加入了讨论。

“那就是蓝雨的头儿?”王杰希低声问叶修。

“怎么可能?!那么年轻怎么会是蓝雨的总监?”

“……”

王杰希很鄙夷地看了一眼那个从来没有正形的,同时也是Glory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项目总监。

“和你一样是Associate,不过这个项目他算是总负责,签字归他咯。”

“Project Architect?”

“没错。”叶修说,“你放心跟他讲中文或者讲英文都可以,从来没见过普通话说这么好的香港人,英文也不错,从小到大都在英国读书的。”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因为我和文州是没事去中环喝一杯的关系啊。”叶修说。

 

那天,有点咖啡因成瘾的王杰希伸手去取桌上的咖啡杯时看到了蓝雨的那一排安全帽正乖乖躺在会议桌中间,每一顶帽子上都贴着黄色的姓名牌。

Vincent Yu。

想起叶修的话,这时,一个念头忽然不着边际地浮现了出来。

Yu Wenzhou……应该是这样念吧。

王杰希看了看对面的青年,那人正双手交叉在胸前,专注地听着机电工程师口沫横飞地快速说着什么。

接着,他摇摇头,挥去了这个念头,放下手中的咖啡杯,打开了面前的图纸。

 

----TBC----

无聊的梗:

弗礼哲:Foliage

森道:Santal

……不知道大家懂了没有233333


 
评论(21)
热度(80)
© moominn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