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泥姆/五行缺糖/请勿转载

【喻王】Wandering Star-04

04.

前文→ 01    02    03

真的有雷,慎(有气无力。

 (老福特的过滤功能简直奇葩到极点了凸

----------------------------------------

尖沙咀某座大厦顶层的酒吧,招牌是一只眼睛,宽大的室外天台正对着维港的海景。

晚上气氛正好,维港的海面忽然起了一层淡淡的雾,空气清凉冷冽。在通向天台的自动门开开合合之间,这家店的酒保特别钟爱的艾灵顿公爵不时地飘过来。此时他们几个人占据了天台的沙发聊天,刚刚喝完一轮,每人面前都有一只差不多空了的杯子。

“所以我们究竟为什么要坐在室外?”张佳乐早已把林敬言的围巾抢了过来,把自己裹得只露出一双眼睛,“今天明明是寒潮第一天。”

“这是老韩定的地方,你有意见吗?”叶修说,此时他已经有点酒意了,声音愈发变得懒洋洋的。

“不敢不敢。”张佳乐说。

“所以老韩究竟什么时候到啊?万一他来了老叶都睡着了怎么办?”林敬言说。

“刚才说已经在机场快线上了。”张佳乐看了一下手机,“那我们再点一轮吧,争取在他来之前把这货放倒,然后就能看到老韩的暴力叫醒了。”

“乐乐,哥最近是不是什么时候得罪过你?”

“所以说……‘经常去中环喝一杯’就是你俩这种喝法?”王杰希斜睨着身边的喻文州说,带着取笑意味的目光在那人的杯口上打了个转。

此时他们三个人坐在一张沙发上,沙发很宽大,王杰希和喻文州各坐一端,而叶修坐没坐相地盘踞在他们俩中间,对面坐着林敬言和张佳乐。

“小酒怡情啊,这你就不懂了吧,”叶修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也就是一杯金酒的量,不过文州更差,这家伙酒精过敏,所以每次他都是virgin【1】我随意。”叶修说。

“哦,文州是virgin啊。”林敬言忽然扶了扶眼镜说,声音无比正直。

“啧,老林你冷不冷……哦……文州原来你是virgin啊?”张佳乐嫌弃地推了一把身边的人,然后一转过头也撑着下巴一脸真诚地问。

“唉,真是,现在的T&H都被老林带坏了。”叶修摇着头说,“我们文州哪里看起来像是virgin了?”

“噫。”

对面的两个人神色各异地上下打量了一下喻文州。

被调戏那人只是在笑,却并不反抗。

王杰希也忍着笑隔着中间的叶修看向沙发另一侧,而喻文州却恰好也在看他,对上王杰希的目光时,自然地挑了挑眉毛,笑意却变得更深。

喻文州是典型的富士山唇形,略丰润而显得有点孩子气,即使不笑的时候也带着微微的笑意。

因为一天内跑了两个政府部门,这人穿得相当道貌岸然,只是此时他的领带已经取下,衬衫领口松松地解开两个扣子,衬托出脖颈的优雅线条。

此时喻文州正身体前倾坐着,双手自然地拢着面前那杯还剩一点点的无酒精Negroni,手指修长洁白。

“也对,他要都是魔法师那蓝雨肯定全体都是处男了……”这时,张佳乐继续真诚地做总结。

“没错…不如说老叶你更像……【哔——】”

反正这一桌人都是多年的交情,所以插科打诨起来也相当肆无忌惮。

“拜托大家,没事别再咒我们蓝雨了,本来就没有几个女生,结果最近连我们组的秘书都换成了一个五十岁的大叔……”喻文州说。

【1】Virgin:无酒精的鸡尾酒。

 

就在他们嘻嘻哈哈互怼的时候,玻璃门忽然滑开,紧接着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十二、三度的气温中仍然穿着一件黑色短袖T恤的青年一只手挽着驼色的风衣,另一只手拖着拉杆箱大步走了进来。

却见那人浓眉紧锁,不怒自威,一身风尘仆仆,身边那个娇小的服务生要一路小跑着才能跟上他的脚步。

“是老韩!老韩,这边!”张佳乐个二货顿时像见到亲人解放军一样地欢呼了起来。

“天台的客人到齐了……”

等韩文清坐定在林敬言身边后,王杰希注意到服务生像是松了口气一般地对着耳麦说了一句,然后把一叠酒水单放在桌子角,飞快地退了出去。

 

“我是韩文清,幸会。”

韩文清的手掌宽大温暖,握手的节奏短而有力。

“久仰。”王杰希说。

“这是王杰希,我GSD的学弟……”叶修说。

“哪里用你介绍,在Glory香港他可比你有名多了,”韩文清瞄一眼对面的叶修,然后十分不给他面子地说。

接着韩文清又看向喻文州:“好久不见啊,文州。”

“好久不见,韩总这次出差的时间可不短,有三个月了吧?”

“差不多,不过新杰还得在马尼拉再多待两星期。”韩文清说,“你们怎么都不喝了?嗯?等我?好啊,那就再来两轮吧。”

 

结果说好的两轮酒就变成了三轮,然后是第四轮……只是第二轮还没喝完的时候,叶修就毫无悬念地趴了,却听他靠在王杰希肩上说了一句“密码你知道”,然后就滑下去落在了沙发上。

这人酒量不行,酒品倒还好,喝高了不疯不闹,只是一味睡觉。

王杰希舔了舔手背的盐粒,和韩文清碰了一下杯,然后仰头把手中的那一小杯龙舌兰一饮而尽。

“看不出来啊,你酒量这么好。”喻文州说。

号称酒精过敏的那人此时已经捧着一杯热乌龙茶坐在了叶修之前的位置上,他侧着头端详了王杰希一会儿,然后顺手把柠檬片推了过来。

这时对面的张佳乐也快趴了,正眼神涣散地枕在林敬言肩上。而林敬言早已谢绝了第四轮,并声称自己的人生哲学就是见好就收。

这时,王杰希身后蜷着睡觉的那人忽然动了动,他回身看了一眼,叶修正裹着王杰希的风衣翻了个身,半张脸露在天台景观灯幽蓝的光线里,显得愈发瘦削苍白。【2】

离职前一个月这个人比他更加忙得昏天黑地,头发长长了也没时间去打理,下巴还有没刮干净的胡茬。

王杰希舔了舔指尖的柠檬汁,又酸又咸。

 

【2】我……我偏不写虚胖的脸(生闷气。

 

“没事的……等老叶的农家乐开起来了,我们……我们组个团去杭州给他捧场。”张佳乐忽然从林敬言肩头支起脑袋,然后嘟哝了一句。

 “农家乐?什么农家乐?”王杰希忽然抬起了头,“他不是去杭州看朋友,然后歇两天就去Glory上海吗?”

一瞬间,周围的人都陷入了沉默。

“你一直不知道吗?”最后还是林敬言开了口,“Glory香港这边既然容不下他,就说平级调回内///地去,后来和Glory上海也谈崩了,那边说让他领个顾问的头衔,其实就是架空他,最终还是什么事情都做不了,然后老叶就说没意思了,解约吧。”

原本已经萦绕在周身的那股混沌又轻懒的酒意忽然消失了,王杰希猛地坐直了身体,紧紧盯着桌子对面的三个人。

“他跟我说算了,反正还有人在杭州等他,干脆回去在龙井租个院子开个农家乐种种茶也挺不错的。”张佳乐笑了起来,“这混蛋,明明平常一口茶都不肯喝的。”

“Glory中国最早的那批人,几乎都走光了……”林敬言摘下眼镜擦了擦,“吴雪峰,郭明宇,张益玮……然后魏琛去了蓝雨。”

王杰希注意到喻文州捧着茶杯的手指忽然握紧了。

“只是,魏老大现在也离开蓝雨了。”他低声说,声音平静,没有任何起伏。

“你们蓝雨那边也是个烂摊子……”张佳乐说,“讲真,喻文州,我一直挺佩服你的,在很多事情上。”

“然后现在叶修也离开了Glory。”

“以他在这一行的地位,居然会被这样对待……我想整个业界都会对Glory感到寒心。”喻文州继续说,声音低沉。

 “没错,这是耻辱。”许久没有开口的韩文清忽然说。

“所以,有时候想想真觉得挺没意思的。”林敬言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在方士谦离开Glory北京后,你知道叶修为什么要力排众议,一定要说服老冯把你调到Glory香港来吗?”

最后,韩文清注视着对面的王杰希,一字一句地说。

 

“你知道密码?”在昏暗的楼道里,身后的那个人问道。

“知道,我之前来帮他取过文件。”王杰希说。

这时忽然亮起了一团小小的光,从身后照过来,喻文州一只手撑着软作一团泥靠在他身上的叶修,另一只手举起手机。

王杰希推开密码锁的盖子,按下一串数字。

05291021。

然后是井号键。

门开了。

 

“没想到,老叶的品味居然这么少女?”打开客厅的顶灯后,喻文州环视了一圈周围说。

“你说这个沙发?”

王杰希帮着对方把睡死过去的叶修运到了落地窗前的橙色贴地沙发上,那沙发的样子长得相当趣致,就像一块巨大的华夫饼。

“老叶说自己是个懒骨头,加完班回到家经常看着球赛就在沙发上就睡死过去,后来他妹妹就给他挑了这个沙发,让他不至于半夜滚到地板上……”

正在跟喻文州解释的王杰希忽然自己顿住了,可是,叶修……他不是只有一个双胞胎弟弟吗?

在新加坡森道大堂里看到的那个挺拔的黑色西装背影。

西装男子转过身之后那张和叶修一模一样的脸,只是气质更加肃杀冷峻。

和家里人本来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不过最近我弟来了香港出差。那时叶修点着烟,笑着对王杰希说。

我弟还非要住我家,真的烦死人了,明天我就赶他出去住酒店。

昨天顺手没收了叶秋的车钥匙,刚好载你去开会。

……

“你怎么了?”

这时喻文州也注意到了他的迟疑。

“没事……”王杰希摇了摇头,“你去厨房看看,给他烧点水放这儿,半夜醒来肯定会口渴。”

 

他把叶修的外套和鞋子脱掉,解开那人衬衫领口的第一二颗扣子,然后用毛毯把他裹住。

接着王杰希蹲下身,注视着眼前熟睡的那个人。

 

黄昏时,王杰希还在办公室等着喻文州开车载他去聚餐。

因为一个死线刚结束,他便早早地放了手下那群小孩回家过周末,而他一个人则坐空荡荡的会议室里,玻璃门对面就是叶修的小办公室,房间里没有亮灯,因为那人在开会,一整天都不在公司里。

门上的名牌已经有点褪色了,发黄的有机玻璃小盒子里装着一张卡片。

Shawn, YeXiu, Project Director, Landscape Architecture Team.

有人一直在杭州等他。

你知道他为什么要力排众议,一定要说服高层把你调到Glory香港来吗?韩文清问。

 

这时,原本睡得不省人事的那个人忽然翻了个身,他像是哪里不舒服一般地皱起了眉,然后抬起左手手臂挡在眼前。

王杰希急忙起身走到一边关掉了头顶的灯,房间便重新归于黑暗,只有不远处厨房的灯亮着,喻文州不知道在里面鼓捣着什么,不时发出器皿碰撞的声音。

这时,王杰希发现客厅通向阳台的落地窗遮光帘并没有拉好,一束微弱的光线照进来,落在沙发上,隐隐绰绰地勾勒出那人在黑暗中的轮廓。

像是被蛊惑了一样,他向前走了两步。

叶修的另一只手臂也从毛毯里滑了出来,落在沙发垫子上。

果然就像叶修自己说的那样,他的睡相可真差——此时这人正四仰八叉地躺成一个‘大’字,右臂伸开,好看的手指微微蜷着,掌心向上。

然而就像一个最最无心的巧合那般,那束暗淡的街灯灯光恰好落在那人的手心里。

一点幽暗的灯影。

仿佛洁白的月光淡淡落下来。

又仿佛一朵随时会破灭的花。

 

仿佛被这束光线洞穿一般,王杰希忽然明白了什么,他仓皇起身,不知不觉间急急地向后退了两步,然后径直撞到了身后的一个人,温暖的液体顿时洒了他们两人一身。

他回过头,发现喻文州正端着水杯站在他身后。

昏暗的光线中,他们两人面面相觑了很久。

 

“走吧,很晚了,我送你回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喻文州开口说,声音平静。

 

------------------TBC----------------

顶锅盖跑。

我有个不祥的预感这篇会比《光合作用》长?!

cp如题,感情的事就不多说了(深沉点烟。

 再p.s. 官方好像没有透露过伞哥生日对不对?求指点。


 
评论(31)
热度(60)
© moominn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