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泥姆/五行缺糖/请勿转载

【喻王】Wandering Star番外1- 好雨知时节(下)

  • 泥石流呼呼。


人在心情不好的时候自制力会降低,就很容易开始重复某种近似成瘾的行为,或者进入一种不能自拔的恍惚状态。所以现代人越来越多地强调自己的某种依赖——手机,烟草,酒精,沉迷工作,晚睡,还有毫无目的的拖延。

喻文州离开后,王杰希在空荡荡的起居室里焦躁不安地来回踱了两圈,然后拿起手机拨给了公司某人。

直线电话响了两声后很快就被接起,然后就是一道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温润声线响起在耳边:“你好,这里是景观组Eddie。”

“嗨,我是……”

“老大?!”王杰希只来得及吐出半句话,对面那人就微微提高了声音,嗓音依然温柔,却满满都是惊喜,“老大,是你吗?你现在怎么样,身体好些了吗?”

“……啊,是我,”王杰希抓着手机停顿了一下,慢慢走到沙发边坐下,对着空气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苦笑,“我好些了,不……没有,在家休息中。”

“不知道,现在还在观察,我会尽快回公司的……”

“你呢?这两天我不在的时候怎么样?这么晚怎么还没下班?公司还有谁在?大家都吃饭了吗?”

……

十五分钟后,摊开在餐桌上的笔记本电脑传来了收到新邮件的提示音,王杰希端着马克杯从厨房循声转出来,拉开椅子坐下。

左右活动了一下脖颈和肩膀后,他举起咖啡杯啜了一口,然后开始下载高英杰发过来的那个压缩文件包。

自从王杰希把高英杰带进了逸松路179的项目组里,已经半年过去了,那个年轻人已经变得老练和沉稳了很多。

此时王杰希滚动着鼠标读着对方发过来的扫描档,高英杰已经仔细地在需要解答的RFI(request for information)文件上贴好了黄色的便签条,简要地写下自己的分析,并等待作为项目负责人的王杰希进一步确认。

在翻了两页PDF后,王杰希忽然一愣。

逸松路179号已经进入了施工阶段,由于现场条件复杂,总承包商的RFI每周都像雪片一样飞来。

就在王杰希请病假的这两周中,在Glory提给总承包商的大部分文件上的签字都是冯宪君,偶尔还会出现韩文清和张佳乐的签名,很明显是由几个大佬轮换着带小朋友的节奏……而另一件让人介意的事是,相比负责人缺席多少反应迟缓的Glory,反而作为项目总管的蓝雨经常抢先一步出手替Glory回答了总承包商或分包商的相当一部分问题。

更重要的是,那个明明在越俎代庖多管闲事很容易惹祸上身的建筑师却做的非常有技巧,可以说高明到让任何一方都挑不出毛病。

王杰希把其中一份RFI的附件翻来覆去地读了几遍,四页A3纸上是蓝雨关于酒店裙楼结构顶板的批复。那密集到让人快瞎掉的顶板图旁边留着建筑师清晰利落的红笔草图,在建筑专业之外,对方仍不忘将从机电排水到景观专业的问题都列入了考虑当中一一进行解释说明,洋洋洒洒的中英文笔记足足写了三大段。

王杰希心里很清楚,在这份缜密清晰的表象下隐藏着的是项目背后的博弈与平衡,隐藏着对其他专业的尊重,还有那份让任何一个从业人士都会心生敬意的渊博与经验。

真的很难想象,那个人和他一样,今年只有三十岁。

王杰希的目光重新落在建筑师的签名上,再熟悉不过的峭拔飞扬字体。

不知不觉地,他伸出了手指,轻轻地描摹着电脑屏幕上那个微微向右倾斜的大写字母V。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王杰希从工作中再一次回过神来,通向阳台的门开着,有微凉的风吹进来,带着湿润的泥土气息,还有水滴落在叶片上的细微声响。

十二月的夜雨,听起来好像一首蹩脚的抒情曲题目。

他走过去关好阳台的门,然后又想了想,从衣柜里拽出一件藏青色的粗线毛衣套在了睡衣外面。

等王杰希刚刚回到桌前,门铃却又忽然响了起来,划破了这夜晚的宁静,他不由得看了一眼此刻电脑显示的时间,22:37分。

会是谁呢?难道是管理处的大叔?还是邻居那个经营网咖的年轻老板娘又要借鸡蛋煮宵夜?

王杰希一边想着一边走到门边,他也懒得看猫眼,而是伸手径直拉开了门。

 

门外那人罕见地穿着一身蓝色的运动服,拉链足足拉到下巴,头发还有点湿湿的……不知道是刚洗完头发还是因为外面在下雨的原因。

站在王杰希门口的喻文州一扫白天的时候那衬衫西裤,头发抓得精致得体又带几分随意的精英造型…此刻的他正穿着旧运动服,双手插在口袋里,仿佛变成了高中隔壁班那个成绩很好又有点莫名拽的学长,一脸有点不高兴又有点期待的神色。

“……这么晚你怎么过来了?”王杰希足足愣了半晌才说。

“跑步……跑着跑着经过你家楼下就下雨了,就上来避一避。”

那人硬邦邦地回答,从头到脚似乎都散发出“我叫不高兴”的气场。

王杰希没忍住翻了个白眼,您老人家也是可以的……大半夜从中环跑到太古,足足跑了半个港岛,等着吧明年看我一定给你报个渣打马拉松。

“好好说话。”

“……我刚才走的时候忘带电脑了,电脑放你书房了,明天上班还要用呢。”喻文州揉了揉鼻头说。

“那我去取来给你,你等一下啊。”王杰希作势要转身进屋。

“诶……等一下,我要用洗手间!”喻文州说,“快死了我都憋一路了。”

“你忘了楼下大堂就有洗手间吗?反正管理员大叔跟你挺熟的,每次我们等电梯的时候他没事都找你唠嗑。”

“……哎王杰希你今天究竟是怎么回事啊?”门口那人像是终于生气了,一个没忍住提高了声音。

王杰希一手扶着半掩的门一边转过脸无声无息地偷笑,这时一股大力忽然从外面将门推开,猝不及防间,他踉跄了一下,然后手臂就被拉住了,再下一秒,他被喻文州拉进了怀里,接着就有熟悉的气息笼罩下来。

那人的身上有刚沐浴完的清新气味,暖暖的,王杰希把脸靠在对方颈窝,双手自然地绕过了对方的腰。

 

“你来就来,怎么还带这么大件的行李?你的东西不都在我这儿嘛?”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拖着一个大拉杆箱堂而皇之地进入了他的客厅,有点莫名其妙。

此刻他们终于能好好地在沙发上坐下讲话了,这还要多谢隔壁C室的网咖老板陈小姐,她刚出了电梯正在低头从包里往外摸钥匙,结果一抬头就看到她的新邻居正在门口被另一个男人壁咚的情景。

喻文州没回答,而是弯腰把箱子打开,然后一件一件地把东西往外拿。

“……文州,你这是想干嘛?”

“投名状。”

……什么鬼?这前殖民地的中文教育质量果然是让人无力吐槽。

王杰希顿时有点担心地看着对面那个一脸严肃地往外掏东西的青年。

 

不多时,茶几上放满了某年限量版的高达手办,某游戏的珍藏版绑定主机,某印象派画家的原版画册,柯布西耶基金会的复刻版画,电影海报,耳机,林林总总几本旧书……还有一个相框和一个文件袋。

“来,介绍一下,”喻文州拿起了相框说,“这是我爸和我妈,你应该知道我是独生子……哦,你知道的对吗?那好,跳过他俩的部分……然后,我生在广州长在香港,高中去了英国,大学毕业后才回来这座城市工作。”

“这是我家的狗,索克萨尔……”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本书……”

“我最喜欢的建筑师是柯布西耶,大学毕业那年满世界飞了一圈去看他的房子……”

“我跟少天他们说我特别喜欢印第安纳琼斯系列,为了一张海报快跑断了腿,他们都不相信。”

……

王杰希坐在沙发上,有点发呆地看着面前的那个人盘腿坐在地板上给他一件件展示自己的宝物。

喻文州穿着洗旧了的运动服,灯光下眼睛闪闪发亮,却是一副最不设防的样子。

王杰希忽然莫名其妙地想到了文件上那个旁逸斜出的签名,那个特立独行微微向右倾斜的大写字母V。

 

“这个又是什么?”王杰希指指一堆东西旁边那个牛皮纸文件袋。

“……”喻文州没有回答,他打开文件袋,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件摊开来放在王杰希面前。

“这是大学文凭,这是每年的体检副本,这是驾照的违章记录,我总共因为违章上过两次庭,蓝雨的员工合同,工作后第一次拿下的投标标书……哦,还有这个,这是我的商业医疗保险计划……”说到这里,喻文州抬起头来看着王杰希,“不管有什么意外发生,我的配偶都可以共用我的计划。”

“……”

“你知道我其实是拿加拿大护照的吧?可以去温哥华登记,或者我们就呆在那边,去美国看病也很方便。”

“…………”

“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我都希望你可以一直在我身边。”

“………………”

这时,王杰希实在忍不住了,一头栽倒在沙发里锤着靠垫放声大笑起来。

于是这个怪诞的下着雨的冬日夜晚,在此刻真正到达了顶点。

在错愕的冲击和无以名状的喜感中,王杰希闭起眼睛,感受着脸颊贴着织物那种温暖柔滑的触感。可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点不敢把靠垫从自己脸上拿开,去好好看一看对面那个人此刻的神情。

 

曾经一直以为他们是一类人,王杰希朦朦胧胧地想到,可是原来即使是像他们这样的人,也会有这样的一天。

可不就是投名状吗?

要交付出自己的过往和未来,交付责任和风险,就像老房子着火一般,摧枯拉朽,势不可挡。

 

两个星期后,王杰希在湾仔肺科医院的检查结果正式出来了,肺结核检验呈阴性。医生再次给他做完CT后确认病因是由感冒引发的肺炎和肺积水,以及之前的一个小事故留下的并发筋膜炎。

在做了一个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治疗手术后,等到出院那天,王杰希谢绝了特别容易大惊小怪的本地医护人员推来的轮椅,而是自己插着兜吹着口哨散步走去了医院地库的停车场。

他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原本正在埋头认真研读苹果日报八卦版的司机被惊动了,急忙抬头看过来,眼神里满是期待。

“等很久了吧?”

“还好,要不是被你威胁,我早就过去门诊接你了。”

“真没必要……就是一针管下去可以搞定的事,大家都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

“……”

“走吧,我们回家了。”

“好。”

 

------ END-----

 总觉得此处该开个车庆祝一下老王没事www。



 
评论(29)
热度(87)
© moominn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