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泥姆/五行缺糖/请勿转载

【王喻】Blackout-05

前文:

01-Intro        02-Bolero      03-Arpeggio      04-Capriccio

啥也不想说了(微笑。


05. Fortissimo

 

Q市。

这条窄窄的街道两侧都是殖民时代留下的老洋房,不远处路边的法桐底下,穿着蓝色卫衣和牛仔裤的少年手里捏着一叠厚厚的宣传单,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这一日天气阴郁,深秋细雨中行人们撑着伞悠然走过,面对少年递出的传单时,大部分人都会礼貌地做出婉拒的手势,也有人接过传单后并不细看,在走出一段距离后会顺手把传单塞进垃圾桶里。

不多时,少年的头发和上衣都已经湿了大半,而他丝毫没有露出气馁或不耐烦的表情,而是悄悄地对着不远处的咖啡店露天座位调皮地眨了眨眼。

 

这时,又有三名少女嬉笑着从少年身边走过,穿红色短裙的少女顺手从少年手中接过一张传单,看了一眼后笑着指给同伴看:“艾艾你看啊,By2又要有演出了哟~”

“哎,是吗?这次是什么乐队?后摇还是朋克?”

被同伴称作艾艾的女孩伸过头来,她生着一张书卷气的白净小脸,打扮得却很帅气,长发绑成高高的清爽丸子头,黑色机车夹克,紧腿牛仔裤搭配马丁靴,愈发衬托出两条修长的腿。

“这个……哎,反正我不懂这些啦,还是你看吧。”

说着,同伴把宣传单塞进少女手中。

“是哪个乐队呀?”少女拿着那张印刷粗糙的绿色环保纸左看右看,“周六晚上七点,凭此票入场,Wandering Magician……啧,从来没听过呢……”

一边碎碎念,她一边和同伴继续向前走着,然后目光忽然落在了宣传单右下角的一个银色星星符号上。

 

这时,坐在露天咖啡座里的喻文州端起手边早已没有热气的咖啡杯抿了一口,身边感冒还没痊愈正裹着大围巾的黄少天小小地打了个喷嚏,然后抬头对上了喻文州的目光,做了个鬼脸。

下一秒,两个人都笑了起来,然后不约而同地把目光移到咖啡桌那个有点突兀的猫咪外出包上。

当然,他们都知道,那个外出包里并没有猫,只有那盏摄影机的小红灯在一闪一闪地亮着。

 

再下一秒,少女的尖叫就划破了周遭的寂静。

另外两个女孩子哭笑不得地看着她们那个仿佛中了邪一般在马路中间又跳又叫的朋友。

“啊啊啊!!!我的天哪!!这不是真的!!!你们快告诉我我是在做梦!!!!”

看着那个黑衣服的年轻女孩快步冲回到依然站在树下的传单少年身边,激动地抓住少年的肩膀摇晃起来,喻文州忍不住低头掩饰住自己的笑意。

而此刻演技一秒上线的BTR实习生卢瀚文露出了一脸茫然无辜的表情,然后摊开手给少女看自己手中的传单。

就像真的魔法一样,传单少年的手中只有一叠GTV电视网宣传他们今年最新推出的相亲真人秀节目“鹊桥为你”的报名小广告。

“小姐,我真的不知道这是什么……不好意思,可你确定这张东西是从我这里拿到的吗?”少年一脸懵懂地开了口。

对面的少女将那张绿色的环保纸紧紧地拢在胸前,此刻她的眼睛里都是小星星,或者说,都是因为激动和百感交集而闪烁着的泪光。

“三年了!他没有出过单曲,没有更新过WB,也没有上过FB和Ins,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这时,红色短裙的同伴小心地拉了拉她的手。

“那你怎么知道就是他呢?”

“因为……”少女终于没有忍住,捂着脸一边抽泣着一边又微笑了起来,“所有的Glimmer Green老粉都会知道是他,是他回来了。”

 

G市。

那是一个格外普通的周六清晨,还没完全清醒的喻文州顶着一头乱毛拉开家门,在自家门口捡到了一位全副武装的知名摇滚音乐人。

而巨星并没有把自己当外人地大摇大摆走进喻文州家里,要求了拖鞋和可供换穿的居家服,还要求吃饭喝水看电视,后来,他还坐在地板上用一种专业眼光审视着屋主买回来研究的那堆学习资料,然后拿起一个盒子回头看看正坐在沙发上喝咖啡的喻文州。

“你居然买到了这么久远的一张……地下时期的专辑。”

“感谢万能的Ebay,专业人士告诉我淘宝上高价在卖的那几张都是假货,我想了不少办法才从台湾搞到这一张。”喻文州笑着说。

那是在正式出道前,Glimmer Green在live house时期通过独立出版人推出的迷你黑胶EP,封面是纯黑色,上面有用银色蜡笔涂鸦的星星符号,据说来自从小就是个灵魂画手的主唱大人之手。

喻文州知道后来这个星星符号又在很多地方出现过,比如Wandering Star的专辑内页里,比如王杰希和德国艺术家合作的那首在柏林墙上涂鸦的MV里,比如他在手写乐稿时的专用签名。

“这张你听过了吗?”王杰希晃晃手里的专辑。

“当然。”喻文州笑了起来,“然后我才发现,地下时期的你和现在有多么不一样。”

“……怎么讲?”

“Glimmer Green地下时期的音乐就像一条黑暗中的季节河,变幻莫测,只有涌出地表的时候才会反射出光线,其余时间都很沉重,也充满了隐喻。感觉第四张wandering star有点在向地下时期的那口黑暗泉眼回溯的意思,当然写迷星的时候你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创作者了,而在地下时期还是在摸索阶段,同时还有着每个青少年都不可能避免的用力过猛。”

“……有没有人说过让你去写乐评?”

“有啊,不过我可是很贵的。”喻文州耸肩笑道。

 

那天晚上,喻文州被王杰希用力抵在墙角,他们呼吸相闻,目光胶着着彼此。

 

“我……现在可以吻你吗?”

比他小三岁的青年低声说,呼吸里有灼热芬芳的气息。

不知道为什么,喻文州的水瓶座脑回路立刻拐到了那天早上两人的对话,他差一点就想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用来调侃一下对方的谨慎,但是又怕真的说出那句话后,会不会被王杰希豪气地甩出一张黑卡再被按倒在沙发上。

为了安全起见,喻文州最后还是选择了闭起眼睛,然后主动吻上了对方的嘴唇。

他感觉到了王杰希轻轻颤了一下,然后回应起了他的吻。

 

明明都算是老司机了……为什么还会这么纯情。

在被冲昏头脑的灼热情感彻底淹没之前,喻文州半睁开眼睛,偷偷看一眼正在将他拥在怀里的那个人,脑子里却煞风景地转过这个念头。

此时整个上半身的血液仿佛都冲到了脸上,而对方也没有比他好多少,王杰希的浓黑睫毛颤动着,脸颊有点红,耳鬓厮磨之间只感觉到一片滚烫。

 

……要怪只能怪对方尝起来的感觉实在太好。

 

柔软嘴唇的触感细腻又诱人,连王杰希怀中的气味他都喜欢得不得了。正在意乱情迷时,喻文州感觉到王杰希的手顺着自己的衬衫下摆摸了上去,然后流连在他的腰际。

喀拉。

喻文州听见自己的皮带扣被松开的那声脆响。

“……”

喻文州松开环在对方腰际的手,按在了某人不那么安分的爪子上。

“?”

这时对方终于睁开了眼睛,表情有点无辜。

 

B市。

深秋的微草音乐节一如既往地在京郊草原举行。

就在音乐节的最后一日,原本预定出场的东欧某国迷幻摇滚乐队因为签证问题在演出当天与音乐节取消了合作。本来是一件有点扫兴的事,但是主办方很快通知在场的所有人,他们已经找到了救场的乐队并且会安排在当天的最后一场演出。

黄昏时的风带着刺骨的寒意,34岁的田南星脱下大衣罩在自己妻子的肩上,对方也抬头,看着他微笑。

这时他们正坐在枯黄的草地上望着远处的落日,那一轮颜色凄艳的圆已经开始缓缓沉入地平线。

“有点奇怪啊……”这时田南星听见妻子喃喃地说了这么一句。

他抬起头,顺着妻子目光的方向望去,不远处的一个分舞台被升起的深绿色的帷幕包围了起来,仿佛被临时封闭起来了,周围也有不少人注意到了这一点,但是注意力又很快回到了目前正在主舞台表演的乐队身上。

“估计是现在接近结束了,主办方提前开始拆除声光装置吧。”田南星说。

不多时,天色已经暗了下去,他拉拉妻子的手:“我们回去吧,越来越冷了,等会高速肯定会堵车。”

“你不打算听最后一场吗?”

“算了,救场的乐队而已。”田南星说,“明年……唉,明年肯定不来了,每次开车都快两个小时,就为了跑这么一趟。”

“怎么了?你不喜欢今年的演出?”妻子伸手拢了拢在风中剧烈飞舞的长发,仰脸看他。

“现在的国内摇滚都做的太浮躁了……”田南星摇摇头,“民谣还好些。”

“不是还有GG吗?”妻子说。她不怎么听摇滚,但是这些年耳濡目染下来也多少知道丈夫的喜好。

 “GG也是很久没有消息,小高他们倒是经常有活动会出来露脸,只有王杰希一点动静都没有,现在到处都有消息说应该是要解散了,就等年底……”田南星摇了摇头说,“算了,只要他做的开心就好。”

田南星是在B市读研究生的时候第一次听到了live house时期的Glimmer Green,从此一头扎进这个大坑,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年。

就在去年,因为属于自己的公司开张和女儿的出生,他终于还是辞去了Glimmer Green B市粉丝会会长的职务,而那个从地下时代就开始用心经营,到十年后已经扬名海外的GG资料站也最终交给其他人去打理。

“……那好吧,我们回家,顺便去外婆家接西西。”

妻子还是懂他的,她什么都再没说,而是将手温柔地搭在他的肩上。

 

他们起身向停车场的方向走去,一路上有篝火一丛丛燃起,在昏黄的光线中摇曳不停——这大概是微草音乐节最有特色的地方之一。因为远离城市,头顶的星空澄澈,而人们就这样围着篝火听心爱的乐队在一望无际的夜空下唱歌。

田南星看着火光照亮的那一张张年轻快乐的脸,忽然在想,也许真的并不是因为音乐不好了,而是因为自己老了。

这种微妙又惆怅的心态让他忽然特别想抽一支烟,然后他叫住了妻子,两个人站在远离众人和篝火的地方,他把一支烟叼在嘴里,然后摸出了打火机。

 

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低沉好听的男声,带着些许懒洋洋的B市口音,震颤着田南星的耳膜。

“咳……喂喂,你们可以听到吗?”

“OK,可以听到是吧?”

“晚上好,这里是Wandering Magician……一支临时拼凑起来的三流乐队,”仿佛在逗大家笑那样,说话的人稍微暂停了几秒,“今天谢谢你们还在这里,我是主唱,王杰希。”

 

田南星的手猛地一颤,那支刚刚被他点燃的香烟从指间坠落下来,在黑暗中划出一道微微的光亮。

那抹火苗的微光,触地即灭,除了田南星自己,谁都没有看到。

而在他面前,现在的整个草原都已经陷入了一种沸腾的状态,所有人都站起身来急切地四处张望着。

有绿色帷幕轰然落地,然后有更大的光亮降临。无数不知何时被架起的射灯从不同的角度照亮了整个舞台。

 

Guerrilla Live。游击。

这是王杰希提出的概念。

计划中的三场演出分别在B市,Q市和G市举行,只有B市的那场依托了微草音乐节的天时地利,而在Q市和G市的两场Live House演出则需要借助当地音乐人的帮助。

在演出前一天,他们在街头随机散发传单,发出数量有限的免费门票,并且由Glimmer Green的死忠粉丝们负责识别。

在现在这个时代,只要消息不胫而走,就会如同爆炸一般地传开。演出当天,会有无数闻讯赶来的粉丝挤满在Live House附近,这时,附近的公共广场上会架起大银幕,同时还会有不同平台的网络直播和GTV电视网对这场演出的转播。

而所有的直播收入,除了演出的开支外,王杰希说服了经纪公司,计划将这笔费用全数捐给音乐教育相关的基金会。

 

深夜的时候,他们依然盘腿坐在喻文州的客厅地板上讨论着在G市这场live的细节。

By2的支援只能集中在Q市,而在作为BTR大本营的G市,王杰希需要的是更多来自GTV关系网的帮助。

只是不久前才被无情推开的王杰希显然气还没有消,他盯着年长三岁的导演,舔了舔嘴唇,目光里多少有点赤裸裸的威胁意味。

而喻文州赤着脚坐在王杰希对面,这时他也换了居家服,只是毛衣领口有点过大,需要不时地伸手拉一下。

 

“为什么想这样做?”喻文州一直都是个很能有效集中注意力的人。

“因为想吃你。”

“哈?”喻文州停了手上翻阅的资料,比出一个架起摄影机的手势,“注意言辞啊,王老师,这段我可不会剪。”

“那就不剪,你可以播给全国观众看啊。”

青年在地板上躺着,闻言翘起脚丫子,露出了非常稀罕的B市小混混的一面。

 

“……为什么想用这种方式做你的巡回?”喻文州白了他一眼,重新提问。

大概是多年BTR生涯磨练出了喻文州身上特有的这种润物细无声又让人信服的提问能力,这下王杰希乖乖回答了。

“就像猎人周泽楷说的那样,这几年我去了很多地方,也在思考我做音乐的本质。”

“这种游击战的方式,会让你想起了地下时期吗?”

“当然,那个自由自在想写什么写什么,想唱什么唱什么的时期。”

“那么,你觉得Glimmer Green剥夺了创作的自由吗?”

这是一个有点尖锐的问题,看来导演先生并没有完全被浪漫关系冲昏头脑,只是他和王杰希都知道,接下来的对话永远不会出现在BTR的正片里。

“这不是‘是’或‘不是’这么简单的回答,”王杰希摇了摇头,“Glimmer Green和我,我们一直在造就彼此,也在限制彼此。”

“我问你啊,当你想到Glimmer Green的音乐的时候,你会想到什么?”这时,王杰希反问喻文州。

“嗯……清新,明朗,开创国内一个摇滚时代的Britpop,鼓舞人心,”喻文州沉思着,“还有你。”

王杰希坐起身抓了抓头发:“你知道吗,最开始的时候,人们只知道方士谦才是GG的灵魂。”

这时,他注视着对面的喻文州:“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决定离开Glimmer Green,那么在音乐上,也许这一生都不可能再次达到现在的这种高度。”

“为什么?”

“因为Glimmer Green是一支伟大的乐队,而不是我一个人的音乐。”

 

喻文州站在By2观众席的最后排,不远处的舞台已经快要被疯狂的人群挥舞着的手臂淹没了。

因为被专业的直播平台接手,目前BTR的工作也暂停了下来,他得以有空来看这场live,以一个歌迷的身份。

这时喻文州忽然想到了刚认识的时候,王杰希许诺要给他的那个签名……忍不住微笑了起来。

 

这时,舞台上的那个人再一次回到了钢琴前坐下,他今天……真的看起来和以往太不同了,喻文州想。

当然,这不仅仅是因为在上一首很燥的歌唱完之后,全场气氛达到顶点时王杰希把上衣脱了丢到台下的原因。

 

“今天没有安可。这是最后一首了。”

这时赤裸着上身的王杰希扶正了麦,扭头对着台下一笑。

喻文州确信他听到了几百米外的广场上的人群发出的声浪,和场内的歌迷的呼声渐渐融合成了一股。

“安可!安可!安可!…………”

“唉,你们怎么不听话呢……”

王杰希伸手抹了一下额角滑落的汗水,佯装不满地抱怨道。

“今天的歌都不是GG的,而是我这三年慢慢攒起来的,老底都快被你们掏空了,你们也多体谅体谅我这个老人家吧……”

又是排山倒海般的尖叫和欢笑。

王杰希自己的音乐风格偏向另类摇滚,也许编曲更华丽一点,带着他本人具有标识性的古典音乐气息。

他的头发最近长长了很多,被那位从某种微妙的意义上来说、算是很懂他的造型师编成了一侧贴着头皮的小辫子,连眼睛的妆容都比往常更重,在演出走向尾声的这一刻,他连面颊上都有无数细碎的光点在闪烁。

“接下来的这首歌是要唱给一个人的……”钢琴前的青年继续说道,“一个对我来说很特别也很重要的人,如果没有他的话,可能我最终还是没有办法看清我自己……我想他今天也一定正在看这场Guerrilla。”

在现场海啸般的尖叫与掌声中,喻文州几乎听不清王杰希说的最后几个字,他愣愣地站在人群背后的黑暗中,唯有注视着台上聚光灯中的那个人。

现在By2的舞台上只有这一盏光源,笼罩着钢琴和它面前的人。王杰希伸手按下清冷的几个和弦,一边不紧不慢地开了口:“这首只为他而写的歌,名字叫做Urban Nomad。”

……

 

王杰希最终还是很抖S地唱完了那首完全版的Urban Nomad就丢下满场的人溜走了,完全不顾外面的人早已哭喊成一片,包括三四十岁的男粉也是如此。

接着他跟等在后台的经纪人打了招呼,然后一路跟工作人员击掌道谢,甚至拥抱了老韩一下,最后才回到了By2后台属于他的那间化妆室里。

他是一边哼着Urban Nomad一边推门进去的,然后就开始懊恼刚才因为太过激动而推开了林经纪人手中早已准备好的那件外套。

房间里黑洞洞的,在深秋的天气里,王杰希一身的汗水此时早已变得冰凉,他循着记忆在门口摸索着灯的开关,未果,又想起应该还有一件浴袍被留在了沙发靠背上,然后就在黑暗中伸手去寻找。

 

“today we escape...”

这时他一边轻轻地哼着歌一边在黑暗中走出两步。

“lay me down in your bunker...”

下一秒,他就失去了平衡,因为有人在黑暗中握住了他的手,接着一用力。

他被沙发上坐着的那个人扯进了怀里,然后那人将他拥紧,用自己的大衣裹住了他。


黑暗中王杰希急切地寻找着那人的嘴唇,而那人轻轻地笑了一声,像是在取笑他的心急。

“with white elephants…”

 在舞台上还未平息下去的肾上腺素风暴在那人身上好闻柔软的香气中再次摧枯拉朽地席卷了一切。

 

“你怎么在这里……”缱绻的深吻之后,他伸手触碰着喻文州的耳垂,喃喃地说。

“你的歌里都唱了,我当然要来后台带你私奔啊。”

“……”

王杰希顿时觉得自己快被这人含着笑意的低语弄疯了。

 

----------TBC--------------

这……连更两天居然都还没完?!!

我……你……你们俩……好吧,算你们任性!

……只好改wb名了QAQ


 
评论(22)
热度(109)
© moominn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