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泥姆/五行缺糖/请勿转载

【喻王喻】Before Sunset- 01

  • 《光合作用》过日子番外。

    本番01    10已补档

  • 好久不见,写个家长里短小甜饼。

  • 大概会多CP出没,还有少许BG,雷到请自由点叉。


01.

半夜的时候,窗外忽然雷声大作暴雨滂沱,那时王杰希正在汗流浃背地弯腰捆扎一堆纸盒,忽然听到喻文州在客厅另一头急急喊他:“老王,快去关落地窗,水浸进来了!”

王杰希赤着脚,踩着蜿蜒一地的水迹走过去,拉紧了通向开放阳台的两扇玻璃门。这时他看到窗外挂在阳台檐下的那盏白色的玻璃风灯在风中剧烈摇摆着,微弱灯光撕开了漆黑夜幕的一角,那张狂暴雨水织成的大网网住了天和地,世间万物皆无处可逃。

盯着那雨看了半晌,王杰希忽然觉得气闷,这时才发现自己身上的家居服早已被汗水浸透了,他正要回头找遥控器,却忽然听到了机械运作时的一声轻响,然后就听到空调开始徐徐送风的声音,而对面的满地狼藉中,喻文州正盘腿坐在一堆包装纸上伸出手,而他们养的那只名叫“索克萨尔”的加白美短不知何时已经踱到了身前,然后一跃而起跳到了喻文州怀里。

“猫怎么又跑出来了?不是早都说了让你把卧室门关好吗?!”

话一出口,对面那人抬起了眼直直看过来,王杰希抿紧了嘴唇,感觉到了自己压抑了整个晚上的细微火气终于都泛滥了起来。

“最近太忙了都忘了跟你讲,索克这家伙学会了开门……”喻文州说,“我刚才也大意了,没反锁主卧的门。”

“算了,你快带索索上楼,下来的时候顺便把礼服袋都带下来,西装也要装箱了。”

王杰希不动声色地吸了口气,再开口时声音已经恢复了冷静,对面的人没再接话,而是夹着猫默默起身。

王杰希抬头看看喻文州的背影,那人此时也只穿着一套米灰色的背心短裤,因此背后一大块汗湿的地方格外明显,还有一条被剪碎的蓝色缎带不知道怎么回事正粘在他光裸的小腿后面,而那只圆滚滚的猫咪被喻文州搂在臂弯里,正在发出不甘心的哼唧声。

 

两个小时之后,四只40寸的托运箱已经初具规模地躺在了客厅中央,王杰希早已累得不想说话,正坐在那只两人装衣物的箱子上调整气息,此时他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凌晨2:45。而这时的喻文州也没闲着,正在收拾客厅角落里的猫厕所,脚边堆着一堆瓶瓶罐罐以及那只外出专用的猫咪包。

“小戴明天、哦不对,今儿早上几点过来接索索?”王杰希问。

“我跟她说了我们八点必须出门去机场,她说没问题,七点半左右开车过来家里。”喻文州回答。

“记得跟她说一下,索索不怎么亲人,胆子也小,只会在家里作威作福,除了你跟我之外都不喜欢被人抱。”

“她知道的……”喻文州停下手来,回头看着王杰希笑,“你忘了?小戴来过咱们家,上次还被索克狠狠挠了一爪子。”

“她家里那只是加菲对吧?我觉得加菲应该脾气还好……啧,不过也难说,会不会应激呢?索索长这么大都还没送出去过……”

喻文州没接话,而是注视着王杰希,良久,然后忽然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于是王杰希默默扭过头去,然后决定换个话题。

“你的笔记本呢?再看看还有没有什么东西漏下了?”

“应该没有了,把这点收拾完就赶紧睡一下吧,明天还要转机。”喻文州打了个呵欠说。

“嗯,老叶和苏沐秋八点过来载我们去机场,对了,爸妈从G市出发的行程都确认好了吧?”

“安排好了,少天两口子带着烦烦跟他们一起走,转机什么的也好有个照应。”喻文州说,“B市那边呢?”

“没事,有堂妹他们家跟我爸妈一起走,还有老方也是从B市出发。”

王杰希疲倦地揉着额角说,这时那人也凑过来,非要跟他一起挤在那只托运箱上坐着,然后就有修长有力的手指伸过来探进王杰希的头发,帮着他轻轻揉按着头部的穴位。

“你这一周大概每天只睡了两小时吧?”喻文州说。

“没办法,恰好赶在期末这节骨眼上。”王杰希喃喃地说,“所以我是真的不明白了……”

“不明白什么?”

“为什么我们要举行什么鬼仪式啊?旅行注册一下不好吗?为什么要兴师动众地带着一堆老老小小跑到那么远的一个岛上……”

身边的人不说话,却带着一脸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王杰希气闷,站起身就想上楼回卧室洗澡睡觉,刚站起身就被那人从背后拥在了怀里。

“干嘛?”

背后那人依然沉默着,只是一味轻轻摇头,柔软的发梢擦过王杰希的脖颈和锁骨。

“即使这么麻烦,可我还是很期待。”

不知道过了多久,却听那人在王杰希耳后轻轻地说。

 

从Z市先飞到东南亚某国首都,再转机去安达曼海那个著名的小岛酒店的过程就不多赘述了,等三十多号人在酒店大堂集合,然后在当地驻守的婚礼策划团队的帮助下办理好了入住,安顿下来之后时间已经接近黄昏。

“仪式安排在后天下午四点开始,今明两天大家可以自由活动,想出海的人可以直接找酒店前台让他们帮忙安排,明天晚上七点伴娘团和伴郎团跟我们在大堂集合,最后彩排一下。”

分完门卡后,喻文州举着手里的一张纸对所有人解释着。即使折腾了一整天,这人穿着的白色麻质衬衫早已揉的稀皱,整个人却依然气定神闲,脖子上还挂着一串酒店欢迎时送的鸡蛋花花环,在渐沉的天光中,那洁白花朵的颜色和他脖颈的肌肤颜色几乎融为一体,愈发显得清凉无汗。

人群渐渐散去,王杰希还在发愣,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快,似乎犹在梦中。

要知道整个婚礼的全部细节都是他和喻文州一点一滴设计出来,然后亲自交付给驻守在当地的婚礼团队去执行的,中间他和喻文州还挑周末飞过来了两次和团队以及酒店方沟通……可是直到此时,他才忽然有了种实感——原来,他们真的要结婚了。

 

不远处,喻文州正站在前台和大堂经理不知道在沟通些什么,却见那位皮肤黝黑气质斯文的中年男子大笑了起来,喻文州则耸耸肩做了个无奈的手势,从王杰希的角度看过去,左手无名指那枚银色的戒指恰好反射出一点微光,转瞬即逝。

那枚王杰希在仓促之中买下的戒指,喻文州已经戴了整整三年。起初,他们俩就这样从早到晚戴着对方买的那枚戒指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两个人都无比满意于彼此的状态……直到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翻天覆地地改变了他们的生活和想法。

 

忽然一条冰冷潮湿的织物猛地贴了贴王杰希的面颊,还带着一股尤加利精油的药水气息。

他猛地抬起头,看到喻文州从服务生手中的托盘上又取过了一条冷毛巾。

“累了吧?擦把脸我们就回房间。”那人看看他微笑着说。

有轻度强迫症的王杰希最终还是在起居室整理完了四个托运箱的物品才走进了套房的卧室,此时另外一个人倒也没睡着,正湿着头发盘腿坐在床上摊着笔记本写着什么,王杰希含糊地跟喻文州打了个招呼,拎起浴袍进了浴室。

不愧是登上过无数建筑杂志的著名超五星酒店,浴室中的各种小细节都处理得非常优雅克制,王杰希眼馋地盯着天窗夕照下的那个圆圆的按摩浴缸想了想,叹了口气,还是转身走进了淋浴房。在微温的水流中,淋浴房的门忽然被拉来了,满手泡泡的王杰希刚要回头,一个温暖的身体就匆匆贴了上来,然后就是带着少年般性急意味的灼热亲吻落在他的眉间,唇角,肩膀。

“……干嘛?”

王杰希难耐地睁开了眼睛,下一秒,那人却握住他的手腕从背后将他按在了淋浴房的玻璃上。

“喂,文州你……”

“想要你了。”对方倒是坦率,“最近你太忙了,我都……”

“……也没有几天啊。”

那人笑了一下,不再言语了,而是贴紧了他,从后面细细咬啮着王杰希的脖颈,耳垂。然后一只美丽修长的手慢慢伸过来,贴住了王杰希的左手,十指交握,而另一只手则一路向下,伸到了王杰希身前,手势轻柔又充满色气地抚弄着某个渐渐醒来的器官。

“……”

王杰希倒是真没想到,交往多年早已老夫老夫的那人却也会有这么着急上火的时刻。

“你现在就……那后天晚上想干嘛?打一晚上麻将吗?”

即使在这快要抑制不住呻吟的边缘,他依然忍不住想调侃一下对方。

“……我忽然也觉得请这么多人不是个好主意了。”那人笑了起来,胸腔震动的感觉贴着王杰希的脊背传过来,“如果不是因为他们都在,我觉得我们这几天可以不用出门的……”

“忽然间老房子着火了吗?喻总?”

王杰希长出了一口气,摆脱了那人的钳制转过身来,伸手搂住了那人的脖子,眼神调侃地望着他。

温柔的水流在两人赤裸相贴的肌肤间奔流而下,喻文州的手则逐渐顺着他的腰线下移,然后落在了那段圆润挺翘的曲线上。

“是啊,刚才在大堂的时候,看着你去扶我爸妈下车,还跟他们说说笑笑……我忽然间就意识到……王杰希,你马上就会是我的了。”

 

那个黄昏,他们在浴室和卧室厮磨许久,直到夜色渐沉。此时王杰希困得几乎睁不开眼,另外一个人赤裸着上身靠着床头坐着,一手拨弄着他的发梢,另外一只手则噼里啪啦发着消息。

“……还不困吗?新郎先生?”

“嗯……嗯?”

这时喻文州依然微微皱着眉头在盯着手机:“少天那帮人约好了明天一大早出海,还问我们去不去。”

“去。”王杰希翻了个身,抱着枕头面对喻文州躺着,“当然去……我们之前商量的不就是,这次只请最亲密的家人和朋友,大家一起热闹玩一次吗?”

“然后老叶他们还说,明天晚上的单身派对要分开两拨人玩,然后我们也要分开,直到婚礼之前都不许见面。”

“这什么鬼……”王杰希伸过头看喻文州的手机,“需要玩这么大吗?”

“我也忽然有点担心了。”

说着,喻文州笑了起来,低下头去吻身边的人。

 

——TBC——


 
评论(22)
热度(114)
© moominnk | Powered by LOFTER